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94章 一朝被蛇咬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6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下午时分,陆陆续续的开始有宾客来了,梁浅茵在房间里给俩小孩子收拾打扮,一个是酷酷的帅气小绅士,一个是萌萌的可爱小公主,单是瞧着,就让人移不开眼。

厉远冥从外面进来,看见梁浅茵在给梁小月扎凑辫子,就笑道:“小阳,人际交往也是很重要的,你跟爸爸下去应酬宾客,怎么样?”

“嗯,那好吧。”

梁小阳看梁小月一下子也打扮不好,便点头同意了,只不过又叮嘱了句:“妈咪,等会儿你和下楼找我哟?我还得和您一起切蛋糕呢。”

“好,你和爸爸先下去。”

梁浅茵笑着点头,不过又略皱了眉,老爷子并不愿意让她以厉家媳妇的身份出现在宴会上,看来她得找个什么理由先避一避,免得又吵起来啊?

随着时间推移,楼下的欢声笑语也隐隐传到了楼上,梁浅茵把梁小月送到楼下,就见老爷子穿的精神抖擞,正在和人谈笑,也就安静的站在旁边等着他。

也没等多久,老爷子便走了过来,“有事?”

“我把小月和小阳交给您,生日宴就由您主持了。”

梁浅茵端着微笑,把梁小月的手交到他手里,“我就在宾客里混着,不让您为难。”

“哼,你这是想让厉远冥和我吵架?”

“并不是,我也说过了,我没得到您的承认,也不愿意就这么和所有人见面。”

梁浅茵笑笑,“厉远冥那里我会去说的,您不用担心。”

老爷子皱着眉头,盯着她看了会儿,忽然就说了句:“梁浅茵,你变了不少。”

“人总是会变的嘛,您说对不对?”

梁浅茵眨眼笑了起来,又看向梁小月,“今晚就由祖爷爷陪你和小阳一起切生日蛋糕,不许闹脾气,知道吗?”

“嗯,我知道了,妈咪。”

梁小月乖巧点头,又补了句,“您放心,我会说服梁小阳的。”

“真乖,”梁浅茵摸摸她的小脑袋,这才笑着退开了几步,“妈咪就在休息区看着你和小阳,你们都要乖一点,不能给祖爷爷添麻烦哦?”

“好,”梁小月答应下来,梁浅茵不舍的看了她两眼,这才转身离开,去了休息区。

老爷子则盯着她的背影,若有所思。

或许他该更宽容些?

傍晚时分,落霞漫天,偌大的老宅里已是欢声笑语不断。

许久没有这么热闹了,老爷子脸上也是笑开了花,精气神十足。

而梁小月和梁小阳一左一右的跟在他身边,酷帅和娇萌形成鲜明对比,无不令那些前来道喜的人纷纷称赞,越发令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。

梁浅茵站在角落里,厉远冥就满目温柔的陪在旁边,“浅茵,难为你了。”

“没关系,你看爷爷笑的多开心?”

梁浅茵笑着摇摇头,老人家也已经八十多岁了,能尽孝的时候,就尽量多依着他吧。

看看他身边的梁小月和梁小阳,凤眸也是满满的骄傲,“都说三岁看老,瞧小月和小阳现在的模样,以后的成就绝不会比我们低。”

“那当然,长江后浪推前浪,一代更比一代强嘛。”

厉远冥笑起来,又低低的道:“今晚的生日宴就让爷爷主持好了,我陪着你。”

梁浅茵一眼嗔过去,“你就不怕爷爷骂你?”

“总要有所取舍嘛,他主持生日宴,占了风光,也不会在意我有没有跟着去。”

厉远冥大概也知道老爷子的脾气,老爷子若是不想让他陪着梁浅茵,早就派人叫他了,但此刻老爷子牵着俩小孩,并未往这边望,就是摆明了不管他。

他都这么说了,梁浅茵也只是拿眼儿嗔他,没再拒绝。

厅堂里已经聚了不少人,将老爷子和孩子围在中间,说笑聊天,梁浅茵和厉远冥就安安静静的坐在角落里,低声说笑,偶尔留意下厅堂里的动静。

正说着话呢,忽有一阵香风袭来,娇笑声也随之而来,“浅茵姐,阿衡,你们俩怎么不去主持生日宴,却坐在这里?”

“今天是爷爷的主场,我们掠阵就行了。”

梁浅茵看看像只花蝴蝶似的梁雯雯,也懒得计较她的那些话,倒是厉远冥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一片冰冷,“我和梁小姐关系不熟,你最好注意下称呼。”

“阿衡,我……”

“嗯?”

厉远冥不悦,眸光冷若冰霜,看的梁雯雯从骨子里窜起寒气,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改了称呼,“厉总。”

嘴巴里喊了,可那双眼睛却在狠狠的剜梁浅茵。

肯定是她在厉远冥面前煽风点火了,要不然厉远冥怎么会如此在意一个称呼?

梁浅茵懒得理她,眸光淡淡的看向别处,“若是无事,你就请自便,今夜来参加宴会的都是上流人士,你吃相好看点,别吓着人了。”

“浅茵姐,你怎么能这么说我?”

梁雯雯委屈起来,眼眶红红的看向厉远冥,“厉总,浅茵姐她……”

“她说什么,就是什么,少来烦她的心。”

厉远冥素来对梁雯雯没好感,幽冷的眸子里带着不耐烦,“今天是我孩子的生日宴,你最好收起那些小心思,不然别怪我叫人把你扔出去。”

一番话说的梁雯雯涨红了脸,难堪不已,但见厉远冥已经低声和梁浅茵说话去了,根本没有再搭理自己的意思,也只能恨恨跺脚,跑到别处去了。

没多时,宋水和宋云过来了,宋水皱眉,“浅茵,那女人是谁?对你恶意颇大啊?”

“梁家堂妹,觊觎她堂姐夫罢了。”

梁浅茵笑笑,给了个解释,宋水想了下才弄明白她说的是什么,顿时睁大了眼睛,“她还要不要脸啊?堂姐夫都想抢,世上的男人是都死光了吗?”

“这跟男人死没死完没有关系,在于只要我有比她好的东西,她都想抢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又冲她暧昧的眨了眼,“今晚来的优质男人不少,你看中了谁,我去给你介绍介绍,说不定能成就段美好姻缘呢?”

“还是别了吧,我现在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”

宋水敬谢不敏的赶紧摇头,看看身边默不作声的宋云,才又朝梁浅茵挤眉弄眼,“倒是你看看能不能给某人牵根红线,让他归于正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