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95章 牛角尖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的事情,不用你管。”

宋云板着脸,起身就走,“我去别处转转。”

“呃,你这人怎么……”

宋水想说他死脑筋来着,但宋云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,气的宋水就找梁浅茵告状,“你说他是不是脑子不转弯?你都拥有甜蜜幸福的生活了,他居然还不知道放手。”

“他放不放手是他的事情,但我老婆,他想都甭想。”

厉远冥赶紧宣誓主权,把宋水给气笑了,“我又没说要抢浅茵,再说了,你只要一如既往的对浅茵好,谁能抢的走她?”

“我对她好是我的事情,但你得警告宋云,不要老是成天惦记别人的老婆!”

“哎,浅茵那么漂亮温柔,被人惦记不是很正常的吗?”

“宋水,我看你是来吵架的吧?”

“哼,我就看不惯你的霸道,怎么着,还不许人说了?”

“我说,你们俩别吵了行不行?”

梁浅茵夹在中间,头都大了,哭笑不得的看看两人,“好端端的,怎么什么都能吵起来?还有你厉远冥,你今天是东道主,你就不能让着点客人吗?”

“她打我老婆的主意,我为什么要让着她?”

厉远冥才不愿意让着宋水,宋水气笑了,“说的好,你要不留神,我就把你老婆背走了!”

“得,你们俩吵去吧,”梁浅茵是服了这两人的幼稚行为,起身要走,宋水却拉住了她,“哎,我来是想跟你说,我看你那个堂妹不像是个好东西,你得防着她点。”

她光顾着和厉远冥吵架去了,差点就忘了正事。

梁浅茵皱眉,“她向来小聪明层出不穷,你别搭理她,免得恶心到你了。”

“我知道,你自己也要多注意着些。”

宋水扬扬杯子,笑眯眯的起身,“好啦,我也不跟厉远冥吵架了,今晚来的商界名流挺多,我去跟我哥转悠转悠,看能不能寻到优质的合作商。”

“好,那你们悠着点,别喝太多酒。”

梁浅茵抿唇笑笑,也没提宋氏那一茬,她离开宋氏许久了,但宋云和宋水都没有打电话问过她原因,她也就当什么都不知道,就这样也挺好的。

宋水找到在阳台角落里独自喝酒的宋云,甚是无奈,“哥,你就真的不问问?”

“问什么?有什么好问的?”

阳台正对着花园,夜风送爽,带来了花的清香,宋云幽幽的望着那些摇摆不定的花枝,“她既无意回公司,你也不许开口问她,别让她为难。”

“可万一她是在等着咱们开口呢?”

宋水觉得他就是太容易钻牛角尖了,问一句而已,难道会死吗?

宋云不说话,就幽幽的望着花园,在那喝闷酒。

宋水等他的话都等的不耐烦了,刚想要走,宋云忽又低低开口:“她和云染关系很好,但你却负了云染,她夹在中间,必是左右为难,咱们又何必再做恶人?”

提到云染那茬事,宋水也沉默下来。

云染始终不肯原谅她,她也无法责怪谁,毕竟没有她的撺掇,阿宁也不会起诡心,害的云染不幸早产,失去了孩子。

也许宋云说的对,错已酿成,她只能尽力弥补,不能再叫梁浅茵跟着为难。

阳台上一片沉默,而厅堂里却是笑语不断,很快佣人推出了七层大蛋糕,老爷子牵着梁小月和梁小阳的手走到了蛋糕旁边,笑容满面的道:“来,切蛋糕了!”

周围恭贺的人群不时道喜,但人群里有阴阳怪气的声音插进来:“老爷子,怎么是您陪孩子切蛋糕呢?您的孙子和孙媳妇,怎么不见他们?”

这一句话插在道喜声中,格外突兀。

那些道喜的人瞬间闭上嘴巴,面面相觑,但围在蛋糕旁的人挺多的,也瞧不出是谁说了那么句话,破坏生日宴的气氛。

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冷了几分,想要说话,梁小月却扯了扯他衣服。

低下头去,就见梁小月眨巴着大眼睛看他,笑容清澈明亮,“祖爷爷,一百个人,有九十九个都在陪您开心,只有一个人说坏话,您别因为一个人,而忽略了那九十九个人。”

老爷子一愣,但很快又咧开嘴笑了,而那些道喜的人也纷纷反应过来,笑着夸赞,“老爷子,您这曾孙女儿真会说话,将来必定有出息!”

“你也不瞧瞧是谁家的基因?老爷子的孩子,以后必是人中龙凤!”

“我瞧着俩孩子都挺不错的,老爷子好福气啊!”

“诸位太夸奖他们了,”老爷子本还生气的,这会儿已然眉开眼笑起来,不再在意方才的那句话,转而叫梁小月和梁小阳拿了蛋糕刀,自己则握住她俩的手,刚想一刀划下去,那阴阳怪气的声音又响了起来:“老爷子,叫你的孙子和孙媳妇来切蛋糕啊?”

声音挺尖细的,像是女人的声音。

老爷子刚压下去的怒火瞬间就被挑起来了,梁小阳却稍稍使了力气,带着他的手一刀将蛋糕划开,这才看了眼人群,“我们乐意叫祖爷爷一起划蛋糕,有意见?”

小脸严肃冷酷,眉眼紧蹙,冷冷说道:“你那么喜欢找我的爸爸妈咪,你倒是站出来说话啊?阴阳怪气的藏在人群里,怎么瞧都像是鼠辈。”

明明是个小孩子,可说出来的话却是锋利如刃,一众大人都不敢吭声了。

老爷子没想到梁小阳会突然站出来替他做主,这小屁孩平常总是和他对着干,气得他上窜下跳的,今天倒是出乎他的意料啊。

也不知是被梁小阳怼的不敢说话,还是怕被人发现,那声音也没再说话。

沉默了几秒,也不是谁先开口,很快气氛又再热闹起来,角落的梁浅茵和厉远冥看着俩孩子有条不紊的处理突发情况,眼里都不禁浮了欣慰笑容。

蛋糕分发下去,梁小月和梁小阳则各捧着一碟蛋糕,兴冲冲的找过来,“爸爸,妈咪,吃蛋糕了!”

“真乖,”梁浅茵笑着摸摸两人的小脑袋,“方才的表现很不错哟,值得夸奖。”

“可我总觉得还没有发挥好,等晚上睡觉的时候,我再琢磨琢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