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298章 好狗不挡道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8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老爷子一直处在昏迷中,梁浅茵恍恍惚惚的,也没有多少精气神。

厉远冥那边一直没有消息传过来,梁浅茵也不敢打扰他,等到午饭时分,厉远冥带了饭菜过来,看见她坐在窗边愣神,眸底就不禁多了几分对贼人的怨怒,但又很快压抑下去。

深呼吸了几下,这才温和的走过去,“浅茵,该吃午饭了。”

“阿衡,我想小月……”

梁浅茵回过头来,素来清纯的凤眸里并没有焦距,愣愣的看了两眼,又望着窗外发呆,小月已经失踪一夜了,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?

她还那么小啊,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,也不知道她冷不冷,有没有吃饭?

厉远冥看的眼眶泛酸,哑声劝她,“浅茵,我也想小月,但咱们得打起精神来,好好吃饭睡觉,才有更充沛的精力去追击那些贼人,你就对不对?”

“可是我真的吃不下……”

梁浅茵摇头,眸光失神的望着窗外,幽幽道:“是还没有小月的线索吗?”

否则他怎么会同样伤心绝望?

“已经在全力追查,你好好照顾自己,别让我担心好不好?”

小月失踪,老爷子重伤昏迷,他已经心急如焚,若是梁浅茵再出个什么好歹,他真的怕自己也会跟着承受不住打击,崩溃倒塌。

牵了她的手回到桌边,一勺一勺的给她喂饭,“我去查小月的事情,你就好好照厉爷爷,咱们分工合作,等小月回来的时候,大家都还是好好的,你说那多开心?”

“你要是病了,小月肯定会伤心的,而且小阳还需要人照顾,他现在独自在老宅,不明情况,他心里也会很害怕的。”

“浅茵,答应我,一定要坚强起来,好不好?”

说到后头,低哑的声音里隐约带了哽咽,梁浅茵眨眨眼,忽有成串的眼泪不停往下滑,泪湿双颊,“阿衡,究竟是谁,是谁会如此要害我们的孩子啊?”

“和咱们有仇的人也就那些,我在逐个排查。”

厉远冥心疼的无以复加,伸手将她抱进怀里,吻去那些令人心碎的眼泪,“你别急,我肯定会交小月完好无缺的带回来,再狠狠惩治那些胆敢伤害她的恶人。”

“我知道了,肯定是姚娇!是她,一定是她!”

梁浅茵忽而激动起来,“她的孩子没有了,又一直认为是我害的,所以她也不想我好过,才会绑走小月,让我深陷痛苦之中!”

“姚娇的确有嫌疑,你把饭吃了,我就去一趟韩家,好不好?”

“嗯,我吃,你一定不能放过姚娇!”

无论是谁,只要敢害她的孩子,她就是死,也不会放过那人!

梁浅茵想着从姚娇那里得到线索,也不敢饭菜是什么滋味,狼吞虎咽的吃了一碗下去,着急的催促厉远冥,“你赶紧去,快把小月带回来!”

“行,那你好好休息。”

厉远冥随意用了点饭,也就匆匆起身,但刚到门口,就碰上了梁雯雯。

梁雯雯看他眉头紧锁,急匆匆的模样,心里自是暗暗得意,嘴上却担忧的道:“厉总,小月还没有找到吗?”

“嗯,”厉远冥不欲和她多说,但梁雯雯却堵在门口,一脸关切,“那你有什么线索了吗?如果需要我帮忙的话,你只管吩咐。”

“我需要你赶紧让开,别拦着我的道。”

厉远冥烦她,眉眼又冷凝了几分,梁雯雯一愣,随即就尴尬的侧开了身子,看他急匆匆离开的背影,心里也是恼火的紧,自己好意相帮,他凶什么凶啊?

哼,梁小月已经被完美的藏了起来,看他上哪去找?

想归想,心里仍是有些忐忑,眼珠子几转,又亲亲热热的进了病房,“浅茵姐,我看厉总急匆匆的离开,是不是打到什么线索了啊?”

“找没找到线索,与你何干?”

梁浅茵这会儿也恢复了些许精神,拿棉签沾了水,给老爷子蘸湿嘴唇,“你若无事,就赶紧走,别来讨骂。”

“喂,你这话什么时候啊?我好心来帮忙,你还不领情是吧?”

“那你真就说对了,你的情,我统统不领!”

梁浅茵手上的动作轻柔无比,凤眸里却是一片森森冷意,“梁雯雯,我们相处多年,你那点小心思我会不知道?我无事时也懒得搭理你,我有事的时候你再没有自知之明的往我面前凑,就别怪我不给你好脸色!”

“好啊,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,把好心当成驴肝肺!”

“呵,你会有好心?我告诉你,小月失踪,你们这些和我有过节的人,全都有嫌疑!”

梁浅茵愠怒的放了茶杯,一手指向门外,“你马上给我滚,滚!”

“哼,热脸贴冷屁股,你以为我爱来啊!”

梁雯雯也气的不轻,扭头就跑了,若不是为了打探消息,花钱请她来,她都不会来!

只不过她们这么吵,老东西都没有丝毫被惊醒的迹象,看来昨夜推的那一下还挺有效果的,最好狠狠摔死他,看他还敢不敢跟自己作对!

路过护士站时,梁雯雯又故意装伤心问了情况,得知老头子可能会要昏迷一段时间,眼里也就闪了诡异的笑,飞快的走了。

到了车里,才给姚娇打电话,“老东西还没醒,而且情况不妙,你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那还差不多。”

姚娇松了口气,想想又问道:“梁浅茵和厉远冥查到线索没有?别老东西没松口,他们倒是顺藤摸瓜的找到我们,那可就完了。”

“线索暂时应该没有,不过嘛……”

这么一提,梁雯雯想到刚刚梁浅茵说的那句话,又皱了眉头,“那个贱人说和她有过节的人都有嫌疑,而且我瞧厉远冥急匆匆的走了,该不会是去找你了吧?”

“啊?你怎么不早说!”

姚娇惊的不轻,这下子也坐不住了,“完了完了,梁浅茵那个贱人杀了我的孩子,她怀疑我杀她的孩子也很正常,这要是让厉远冥抓到了我的把柄,不就完了?”

“你是不是傻?喊完了有用吗?赶紧的想办法吧!”

想到姚娇和梁浅茵之间的过节,梁雯雯也开始觉得不妙,想来想去,只能咬牙说道:“你别回家,把车随便停在城里哪个没有监控的角落,就说你心情不好,在车里过了一夜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