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03章 头发长见识短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什么你的女儿我的女儿,这明明就是我家小丫头,跟你没关系!”

老头子才刚花钱买来的儿媳妇,都还没捂热呢,自然不肯给别人,瞪了牛眼睛,冲厉远冥大叫,“我可告诉你,你敢抢人,我就跟你拼了!”

“你家小丫头?你倒是把她嘴上的布松开,问问她,看她到底是谁的女儿?”

厉远冥见老头子虽然张牙舞爪的,但也并不像是绑匪,脸色略缓了缓,沉声说道:“大爷,这真的是我女儿,如果你是花钱买来的,我愿意出更多的钱赎回她,行吗?”

“那不行,我买回去给我儿子做媳妇的,不能给你!”

老头子瞪着眼睛,越发抱紧了梁小月,厉远冥一听是买的,便又动了心思,“这样,你出个价格,只要你把孩子给我,我保证给钱,行吗?”

“我都说了,这是给我儿子买的儿媳妇,你赶紧走,别抢我的人!”

老头子并不肯松口,抱着梁小月要退到路旁的草丛里,厉远冥怕他伤害梁小月,赶紧说道:“那这样行吗,不管你用多少钱买的她,我都以三倍价钱赎回来,可不可以?”

“三倍价钱?你莫不是唬我的吧?”

老头子有些意动,但又满脸怀疑,厉远冥回头冲保镖使了个眼神,保镖立即就从车里拎出了个密码箱,箱子一打开,里面一撂撂的全是钞票。

老头子看的眼睛都直了,努力的咽了下口水,才嘿嘿讪笑起来,“也不多,我就拿三万钱买的这女女娃儿,所以……”

“你把孩子给我,我给你十五万。”

厉远冥退后两步,保镖就拎着箱子上前,往三轮车的后斗里扔钱,眼看着扔了十五下,老头子又眼馋的看了看密码箱,但想想还是把梁小月放在了路边。

刚要跑,厉远冥又开了口,“你若能记得卖孩子那人的样貌,我再给你加十五万,如何?”

“我,我只知道是两个女的……”

当时她俩都戴着面巾,老头子也没注意相貌,这会儿心里都悔死了,早知道有这么容易得钱的事情,他说什么也要看看那两个女人的相貌啊?

既然老头子什么都不知道,厉远冥也就没再问,但刚一皱眉,又想到了什么,赶紧追问了句:“大爷,你是怎么知道她们有孩子卖的?”

“喏,我打的这个号码,是他们告诉我的,然后我才找到这两个女人。”

老头子递给他一张手写的纸条,见他盯着纸条上的号码不出声了,也就悄悄的溜回了三轮车上,踩下油门一溜烟的跑远了。

厉远冥并非没看见他的小动作,只是他什么都不知道,厉远冥也懒得去追。

老头子一走,厉远冥立即就上前抱住了梁小月,又赶紧扯掉她嘴里的抹布,解开绳子,而刚刚还能忍住眼泪的梁小月扑到他怀里,瞬间就大哭起来,“爸爸!……”

“哎,小月乖,爸爸在,爸爸一直都在……”

厉远冥被她哭的心都快碎了,看她浑身是伤,心里又忍不住腾起了怒火,究竟是哪个混蛋将小月伤成了这样,自己绝饶不了她!

梁小月受了惊吓,就扑在他怀里不停的哭,厉远冥看她情绪不稳,只能抱着她软言哄慰,赶紧带回医院,也许见到了梁浅茵,她的情绪才会平复下来吧?

车队来的快,去的更快,很快郊外就只剩下了寥寥清风,拂动着无边的碧草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人高的的碧草突然簌簌响动起来,没多大会儿,去而复返的姚娇就从草里钻了出来,满眼怨恨的盯着远方。

她明明已经计划好了一切,为什么还是失败了?

她好恨!

医院里,梁浅茵表面上一片平静,但心里却是焦急无比,又不敢给厉远冥打电话,只能来回的在病房里兜圈子,兜的老爷子眼都花了,甚是无奈,“你就不能消停会儿?”

“爷爷,你说阿衡有没有打到小月?若是小月不在西郊……”

梁浅茵满心的忐忑,急的眼圈都红了,老爷子瞪了她几秒,忽而又软了气势,无奈道:“不在西郊,能在哪里?你倒是把当初怼我的气势拿出来啊,光着急有什么用?”

“哎呀,那怎么能一样?您抓了孩子,您不会伤害她们,但别人就不一样了啊。”

梁浅茵都不敢想像梁小月有可能会受到的虐待,老爷子听她这么说,轻哼了几声,“你心里倒是挺明白的,跟我干架的时候,怎么就非说我害她们?”

“呃,那个,我想要回孩子,自然就拣狠话说了。”

被老爷子这么一打岔,梁浅茵的焦虑情绪倒也缓了不少,只是时不时的拿出手机看看,犹豫着要不要拨电话,最终却又是放回了口袋里。

“你要实在担心的不行,就打电话问问厉远冥,看情况到底怎么样了。”

老爷子都实在看不过眼了,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,一点都沉不住气,不过厉远冥那个混蛋小子都出去好久了,怎么也没个消息传回来?

“还是不了,万一他在悄悄跟踪凶手,电话打过去,不就露馅了?”

梁浅茵可不想做猪队友,想想又去拿水果,“我给您削个苹果吧?要不然剥个橘子?”

“你安安静静的坐着,比什么都强。”

老爷子已经被她晃的眼花,摇摇头,刚想闭眼睡觉。来个眼不见为净,走廊里却隐隐传来急促沉稳的脚步声,梁浅茵一下激动的站了起来,“是厉远冥!”

“脚步声你也能辨别?认错人,你可就尴尬了。”

老爷子提醒了她一句,梁浅茵已经激动的捂着心口,又惊又怕的看着房门,老爷子看她这般模样,也没再说话,跟她一起期待的望着病房的门。

脚步声在门口停下了,但却没有拧开门锁,也不知道门外的究竟是谁。

梁浅茵一下就紧张起来,想要去开门又怕真如老爷子所说的认错了人,更怕厉远冥没有带着梁小月回来,那该有多失望?

正踌躇间,房间突然被轻轻敲响,传来了稚嫩哭声,“妈咪,开门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