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05章 不灵光的大孙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1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就是想着,能给你帮点忙,没想到越帮越忙。”

梁浅茵歉疚的看着他,“明基出了事情,你还是多照应公司吧,爷爷这边有我看着就行,你不用操心。”

“可你也需要照顾,我怎么能放心?”

厉远冥握着她的手,放至唇边轻吻了吻,她的手掌泛凉,手背纤瘦的能看见皮下那些细微的青色筋络,也不知道虚弱了多久,才会造成这般模样。

心口起了丝丝缕缕的疼,低低道:“浅茵,你放心,我会照顾好你和孩子们的。”

“阿衡,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心理负担……”

梁浅茵知道他的心思,可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,他也是个寻常人,并不比谁多长一颗心,他同样也会疲累,也会痛苦。

现在最要紧的,是大家同心协力,把这个难关渡过。

正说话间,老爷子和梁小月也来了,梁浅茵一见,急的就要起身去扶他,可刚刚起身,一阵天旋地转,还是厉远冥赶紧搀住了她,眸中多了些许责怪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爷爷的身体才刚见好,怎么能起床转悠?你赶紧去扶他。”

梁浅茵努力忍住那阵眩晕感,催促厉远冥先去扶老爷子坐下,厉远冥满是无奈,“你都这样了,你不先紧着自己,还有空操心别人的事情?”

“我是年轻人嘛,扛一扛就没事了。”

梁浅茵推了下他,见他乖乖的去搀老爷子,这才勉强笑了笑,“爷爷,您怎么不多休息,下楼来干什么?”

“要不是老钟给我打电话,我还知道你晕倒了。”

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“你身体不好就不要逞强,现在晕倒了,还要人照顾你,多麻烦?”

“爷爷,您怎么能这样说她?”

厉远冥皱眉,“浅茵也是为了照顾您和小月,才会晕倒的,您这样贬斥她,未免太不近人情,认人寒心。”

“阿衡!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,这人怎么突然就智商不好使了?

老爷子气得吹胡子瞪眼睛,“梁浅茵,你看你把厉远冥给嚯嚯成什么样了?我现在是连嘴都张不得,他开口就挑我的不是!”

“爷爷,这可是您教出来的大孙子,他脑子不灵光,可不关我的事。”

梁浅茵也不生老爷子的气,笑眯眯的道:“要不然以后他的主菜就是鱼,让他专业挑刺,您看怎么样?”

“哼,你早说啊?以后他就专门吃鱼得了。”

老爷子气哼哼的,虎着脸瞪厉远冥,他怎么就觉着,这家伙还没有梁浅茵灵光呢?

一点眼力见都没有,越看越叫人心烦。

厉远冥郁闷,可怜巴巴的望着梁浅茵,自己帮她说话,她怎么还帮着老爷子呢?

梁浅茵拿眼嗔他,遂又和老爷子微笑道:“爷爷,医生说我只是这段时太过疲累,精神压力又大,所以才会晕倒的,没什么大问题,您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,”老爷子点头,又摆摆手,“我已经醒了,身边又有佣人,你就不用再时时刻刻的照顾我,自己回家多休息着吧。”

“那怎么能行?她们照顾你,我不放心,还是我亲自盯着的好。”

梁浅茵摇头,不容置疑,老爷子拿眼睛瞪她,“我现在说的话,一点都不管用了是吧?”

“爷爷,有的话我能听,有的话,可不能依着您。”

梁浅茵笑了起来,又冲梁小月眨眨眼睛,“你扶祖爷爷回病房休息,能不能做到?”

“保证完成任务!”

梁小月肯定点头,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扬着甜笑,“祖爷爷,咱们回去吧?你说要教小月下象棋的,您可不能不算数哟?”

“你这小丫头,就知道帮着你妈咪说话。”

老爷子佯装生气,但还是乖乖牵了梁小月的手,“走吧,回去教你下象棋。”

“我就知道祖爷爷最好了!”

梁小月笑的见牙不见眼,临出门前,又给了梁浅茵一个俏皮眼神,这才跟着离开。

“小月这丫头,现在是越来越古灵精怪,惹人疼惜了。”

厉远冥瞧着梁小月的小模样,就忍不住打从心底里怜爱,梁浅茵也笑着摇头,“爷爷最看重小阳的天赋,但最疼爱的,却是小月。”

瞧老爷子对梁小月言听计从,有求必应的模样,便知他的心思。

想到梁小月所遭受的虐待,梁浅茵心里又染了怒意,“阿衡,有没有那个凶手的线索?”

“暂时还没有,”厉远冥摇头,眼中多了抹亏欠,“你放心,我已经叫许风在尽力排查,绝不会让伤害小月的人逃脱法网。”

“你也别太着急,我相信那些坏人终会有报应的。”

梁浅茵安慰了句,和她有仇的也就那么两个人,不是姚娇就是梁雯雯,只要找到她俩残害小月的证据,绝不叫她俩好过。

而此时梁雯雯和姚娇坐在咖啡厅里,各自眼中都藏着惊慌。

良久,梁雯雯才低声怒道:“姚娇,咱们先前就说好了,若是事情败露,你必须把全部事情都扛下来,不得把我拉下水,听见没有?”

“雯雯,咱们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,要死就是一起死,就算我扛罪也不管用啊?”

姚娇甚是无辜的看着她,“现在厉远冥查的可是我们俩,你觉得事情要是败露了,就算我说是我一个人做的所有,你觉得他会信吗?”

梁雯雯冷了脸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意思就是你也别想着推诿,赶紧想想办法,怎么唬弄过去吧。”

姚娇放了咖啡杯,眼中有算计一闪而过,但很快又委屈的看着梁雯雯,“本来咱们的计划已经天衣无缝了,但奈何厉远冥来得太快,计划才会失败,但现在已经闹成这样了,咱们再吵吵也于事无补,而你的脑子向来好使,你就赶紧想想计策呗?”

“我想计策?你当初干嘛去了?”

梁雯雯看她那副可怜的样,眼中顿时闪了轻蔑,冷哼了声,“你向来不是能的很吗,怎么,现在闹出事来了,就叫我给你收拾烂摊子?”

“雯雯,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就那么点儿小聪明,在你面前怎么够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