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17章 抓人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5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找错人了吧?我可不是什么朱哥,你少骚扰我。”

电话那头的男人并不承认身份,姚娇也不含糊,直接说道:“地虎盖天王,河妖镇宝塔,这可是朱哥您当初教我的暗号,总不能错吧?”

“嘿,你既然知道暗号,上来就用不就行了?”

那朱哥见她对了暗号,这才松口,“最近风声比较紧,你也悠着点,少惹事。”

“我也不就是刚好碰上了吗?”

姚娇笑起来,“是个雏儿,点子很正的,我把人送到你那里,你帮我卖了,事后咱们五五分账,能行吗?”

“你倒是想的美,我给你联系买家就已经冒很大风险了,你还叫我把人卖掉?”

朱哥怒笑,“你的生意我做不了,你找别人去吧!”

“别啊,”姚娇急了,“你也知道我是个女人家,胆子比较小,要不然这样吧,咱们三七分,下次有好货了,我还找你,怎么样?”

“哼,那下次也得三七分。”

“行行行,只要你帮我把人销出去,咱们就三七分账。”

姚娇连忙答应下来,又赔着笑,“钱的事情好说,那我现在带着那个雏,去找你?”

“光天化日的,你找死啊?”

朱哥骂了句,“你做这行,还敢不长心眼?你想死可别拉我垫背。”

“我这不就是胆子小嘛,”姚娇讪讪笑了两声,赔着笑脸,“那你把时间和地址发我手机上,我按着你的吩咐去做。”

“行,不过我告诉你,现在风声紧,这批货出事了,可不关我的事!”

“我知道,我知道,反正世界上的人那么多,这个没有了,我再找下个目标就是了。”

姚娇为了套住朱哥,对他是言听计从,朱哥也满意她的这个听话劲儿,交待了两句,便也就挂断了电话。

很快姚娇的手机便收到了信息,朱哥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发了过来。

“雯雯,他叫我今晚七点把人送到西城元古街,地址是套来了,可我上哪去找个雏?”

就算是她自己上,也装不了那个葱啊?

“只要你舍得花钱,随便请个小姑娘帮你演戏不就行了?”

梁雯雯觉得她就是个白痴,考虑事情都考虑不到点子上,“你还是好好想想,上哪去找杀手,帮你弄死那个朱哥吧。”

“这个不急,我认识不少道上的,让他们帮忙就行了。”

姚娇倒是不怕这个,想来想去,又急匆匆的走了,“我得赶紧去找个漂亮小姑娘陪我演好这场戏才行,就不陪你喝咖啡了。”

“行了行了,我知道了,你赶紧的走吧。”

梁雯雯现在是真烦姚娇,巴不得朱哥弄死她才好,这样不就没有人知道她也曾暗戳戳的害过梁小月?

两个女人都各怀鬼胎,互相打着对方的主意,而傍晚将要下班的时候,许风也兴冲冲的找到厉远冥,“厉总,那个中间人找到了,这是他的所有信息。”

许风边说边就递给了厉远冥一个文件夹,厉远冥翻开来看,入眼便是张男人照片,左脸上还有道刀疤,看起来甚是凶神恶煞。

后面有男人的身份介绍,名叫朱远,三十五岁,是个无业游民,现在租住在西城的元古街四十八号,喜欢昼伏夜出,是个典型的夜猫子。

厉远冥扫了一眼,才沉沉问道:“确定是他?”

“对,”许风肯定的点头,又说道:“若您无其他安排,现在就可以直接带人去找他。”

“行,那你安排人手,十分钟后去找这个朱远。”

厉远冥点头,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冷意,小月的事情拖了这么久,也该要解决了。

彼时姚娇也找好了人,只不过是找了群小混混,并没有找个漂亮小姑娘陪她演戏,这会儿就与对方通电话,阴声说道:“一定要弄死他,知道吗?”

“大姐,你都说了好多遍了,烦不烦?”

电话那头的小混混都有些不耐烦起来,姚娇心里恼的很,但为了他们能乖乖办事,也只能强行压下怒火,赔着笑脸,“我就是怕你们不懂我的意思而已,才多重复了几遍,那什么,只要你们把弄死他的视频发过来,钱都不是问题。”

“行,冲你这句话,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
小混混吊儿郎当的答应下来,挂了电话,又得意的冲那群弟兄笑起来,“兄弟们,两百万啊,那个娘们是个有钱的主,走,先把这两百万挣到手再说!”

那些弟兄也嘻嘻哈哈的,不是拿着铁棍,就是拿着西瓜刀,有的就干脆提着斧头,“两百万,够咱们泡很久的妞了吧?”

“那必须的,就上次那个,就那个胸大的,她得管你叫爸爸!”

“哈哈,快走快走,我还等着当爸爸呢!”

小混混们哈哈大笑起来,跳上车,一路赶往西城。

傍晚时分,西城仍是热闹非凡,而偏僻的元古街却是看不见几个人影,朱哥下午已经美美的睡了一觉,正在出租房里边得意的哼歌儿,边梳着头发。

上午那个蠢货居然要跟自己三七分账,这可是天上掉下来的横财啊,等他把那个雏儿玩够了,再往那些缺媳妇的人手里一卖,钱不就到手了?

有了钱,洗脚城里的那些漂亮妹子,还逃得出自己的手掌心?

想到兴奋处,都不禁蠢蠢欲动起来,琢磨着今晚再去潇洒潇洒,却忽听门外响起了极为轻巧的脚步声,似乎人数还不少。

心里一凛,歌声戛然而止,瞟了眼墙上的挂钟,还不到七点,怎么会有人来?

难道是仇家寻上门来了?

心里警惕起来,悄悄摸到门口,透过猫眼往外望,就见一群染着五颜六色头发的小青年站在门外,手里还拿着铁棍斧头之类的东西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朱哥并不认识这群混混,听着钥匙孔被捣动的细微声音,哪还敢停留,直接就跳窗户,从屋后面的小巷子跑了。

小混混们的手脚很快,可等他们闯进屋里,早已经是人去楼空。

没找到正主儿,那群小混混也只能扬长而去,没等多久,厉远冥也带着人赶过来了,一看小出租房的门大敞着,顿时皱了眉头,“难道是有人捷足先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