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18章 投怀送抱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04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马上带人去看看。”

许风下车,带着人闯进出租房里,但很快又无奈的回来了,“厉总,屋里没人。”

厉远冥眸光冰冷,修长笔直的腿迈下车,在出租房里转了一圈,眼神最终又定格在了窗前的桌子上,而窗户就大敞着,有傍晚的凉风吹进来。

他站在那里,许风瞬间也就发现了异常,诧异起来,“看来他遇到事,跳窗跑了?”

廉价的出租房,就是个小小的平房而已,窗口也没有安防盗网,跳出去很容易。

许风看了眼桌子上浅浅的鞋印,请示厉远冥:“我带人去追?”

“他必是受到仇家追杀,躲起来了,上哪去追?”

厉远冥摇头,眸光沉沉的望着窗外的暮色,“去调取这周围的监控,把他的行踪控制起来,想要再找到他,就会容易许多。”

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许风带着人匆匆离开,厉远冥静立半晌,也回家了。

回到家,天色已经黑透了,客厅里亮着小夜灯,梁浅茵就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厉远冥看着她熟睡的容颜,秀丽清雅的脸上有着丝丝浅笑,似乎在做什么好梦,就连她在熟睡中,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。

微勾了薄唇,想要帮她盖上小毯子,但手刚碰到她,她便醒了过来,“阿衡?”

“是我,”厉远冥低声回应,琥珀色的眸里略带着嗔怪,“你困了,怎么不去楼上睡觉?”

“我想等你回来一起吃饭,结果就不小心睡着了。”

梁浅茵揉了揉眼睛,迷迷糊糊的想要起身,却一个重心不稳,栽在了厉远冥怀里,把厉远冥逗的轻笑不已,“浅茵这是要投怀送抱?”

“才没有,”梁浅茵羞红了脸,赶紧就要起身,厉远冥却抱紧了她,下巴倚在她肩窝上,笑声清浅温柔,“浅茵,我好想你。”

梁浅茵拿眼嗔他,“傻子,咱们早上才见过的,哪有那么多的思念?”

“反正我就是有,”厉远冥抱着她不肯松手,低低咕哝,“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我和你都三个秋天没有见面了,相思早就已经成灾了好吗?”

“你呀,让我说什么才好?……”

梁浅茵失笑摇头,眼底却是藏不住的甜蜜笑意,“那我在家里,岂不是望穿秋水?”

“唔,也可以,”厉远冥低声笑起来,忍不住在她唇边偷了个香,“浅茵,我想吃你……”

“阿衡!”

梁浅茵羞的脸颊通红,都不敢看厉远冥了,厉远冥却只管四处点火,温热暧昧的气息拂过梁浅茵的耳垂,激的她都忍不住轻轻颤栗起来,凤眸也现了些许迷蒙。

正情深意浓时,却有咕噜声响起,梁浅茵一愣,眸色立即就恢复了清明,掩嘴笑个不停,厉远冥也是尴尬的不行了,“就一餐啊,这兄弟就不能懂事点?”

气氛正好的时候,它怎么能咕噜咕噜的唱空城计?

“别闹了,我也没吃饭,赶紧先喂饱它再说。”

梁浅茵满眼笑容,赶紧起身去热饭菜了,而厉远冥见她也没有吃饭,哪舍得她跟着饿肚子,一腔热血都冲到了头顶上,也硬生生的压了下来。

饭菜是早就已经做好了的,只需要热一热就行了,饭后厉远冥去洗碗,而梁浅茵就打开电视,继续追之前的电视剧。

等厉远冥忙完出来,恰巧就见男女主正在那里亲亲热热的秀恩爱,顿时就忍不住坐到梁浅茵身边,又将她抱到了怀里,委屈道:“浅茵,你看他们都欺负我……”

“啊?他俩不是挺好的吗,哪有欺负人?”

梁浅茵一脸懵,都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,厉远冥倒是好心眼的在她耳边低低说了什么,顿时就逗得梁浅茵两颊绯红,低声啐他,“好好看电视,不许没正经!”

“可是有些不听话的小东西,就是不肯正经……”

厉远冥很是无辜的抱着她,让她感受自己的热情,羞的梁浅茵都不敢直视他了,“你要再这样,我就回房睡觉,不搭理你了!”

“那我可以理解为,这是变相的邀请我一起去睡觉吗?”

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着邪肆的笑,白衣黑裤,透着莫名的禁欲感,可那热情如火的言语,却叫梁浅茵难以招架,只能半推半就的从了他。

这个人,就没个消停的时候?

翌日,厉远冥神清气爽的去上班了,刚到总裁室,许风便找了过来,“厉总,我查过出租房附近的监控,朱远前天回家后,就没再出现过,应该还在那一片。”

“那就派人盯死他,一定要先他的仇家一步,将他抓到手。”

既然朱远就在那一片,那抓他也要容易许多。

许风领命,转身要走,但厉远冥却突然叫住了他,“内奸排查出来了吗?”

“还在逐个仔细排查,”许风摇头,虽然只有十来个人,但每人都说不知情,想要找到突破点,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。

“那就暂停排查,叫上次的那批人十分钟后开会,就说我有事情宣布。”

“行,”许风点头,立即去项目部叫人了,厉远冥也去了会议室。

很快上次的那十来人都到齐了,没等厉远冥说话,林经理先就起身,惭愧的道歉:“厉总,项目方案一再泄密,是我管理不严,我请求公司处罚。”

“无妨,这事是内奸的错,与你无关。”

厉远冥安抚了句,而杨国也尴尬又难堪的起身,“我当初夸下海口,说方案绝不会再泄露,但是方案还是泄露出去了,我愿意引咎辞职,兑现我的诺言。”

“你若是内奸,那引咎辞职肯定是不够的。”

厉远冥往后一靠,白玉般的修长手指轻轻叩着桌面,不紧不慢的道:“但倘若你是无辜的,我岂不是要失去一个好员工?”

“厉总,我没有背叛公司,但我也愧对于您……”

杨国既感动,又愧疚,厉远冥看看他,眸光温和了些许,“既然没有背叛公司,那就把愧疚化为动力,以后好好的报效公司。”

“我一定会的。”

杨国重重点头,而许风接过了话茬,“你们也别自责了,厉总叫大家过来,是有事要吩咐你们去做,至于内奸的事情,厉总自然有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