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24章 在劫难逃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姚娇急匆匆的赶到城门口,那伙小混混已经到了,互相打了个招呼,便齐齐赶往城郊的废弃仓库。

仓库里,朱哥翘着二郎腿,正得意的哼着歌儿。

等那个雏送过来,再有那个蠢女人送吃送喝的,他就是一辈子住在这个仓库里,也必然快活似神仙啊。

瞧着月上柳梢,人也该快到了,朱哥便准备出去接一下,但刚起身,手机便响起来了,一看是那蠢货打过来的,就不快活的道:“怎么还没到?”

“我不知道在哪个仓库啊?你来小路这边接下我,天太黑了,我有点怕。”

姚娇先就开口示了弱,朱哥骂骂咧咧的,也只能打着手电筒,深一脚浅一脚的往门口的小路摸过去。

仓库荒废的时间颇久,原本的大路都已经被齐腰深的杂草所侵占,只留下条一米来宽的小径,纵使朱哥胆大,这会儿夜风吹着野草,像群魔乱舞似的,他心里也有点儿慌。

手电筒远远的照出去,见着小径远处的确是两道人影,也就加快速度赶了过去。

离的只有十来米了,姚娇也笑着打了招呼,“朱哥,可找着你了。”

“哼,没用的娘们,那个雏呢?”

“在这呢,”姚娇将身后的人往前一推,朱哥的手电筒也顺势照了过去,可看见是个吊儿郎当的红头发小青年,顿时就恼怒起来,刚想发作,背后却突然想起劲风声,没等他反应过来,后背就狠狠挨了一棍,打的他瞬间就瘫软在地上,爬不起来。

这下子朱哥明白了,合着是这个老娘们要暗自他?

心里怒极,可没等他骂人,铺天盖地的棍棒外加刀斧,瞬间就落到了身上,疼的他惨叫连连,鲜血飞溅,却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。

黑夜里响起极为凄厉的惨叫声,那伙小混混接了姚娇的命令,是要弄死这个人,下手也没留情,而朱远惨叫几声,心知难以躲过此劫,挣扎了几下,干脆就闭眼装死。

小混混们又打了几下,便感觉到了不对劲,再狠狠的踢上一脚,见地上的人果真毫无动静了,一探鼻息,已是凉凉了。

狠狠的啐了口唾沫,混混头子看向姚娇,“已经死了,你自己看看。”

姚娇站得远远的,“管他有没有死,你一斧头把他的头给剁下来,不就完了?”

“我靠,你倒是挺狠的啊,让人家死无全尸?”

一众小混混还真没有做过这么凶残的事情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最后指了个壮实的青年,“你力气大,去把他的头给剁下来。”

“我,我也不敢啊?”

壮实青年懵了,不想动脚,可旁边的人已经塞了斧头给他,那头头又催促道:“赶紧的,回头我多给你分点钱,你去找你的阿菊,不是挺美的?”

大概那阿菊挺诱人的,壮实青年也来劲了,狠狠吐了两口唾沫,提着斧头就准备干事,而躺在地上装死的朱哥差点就哭了,这个女人和他多少仇多少怨,居然要这样下狠手?

他已经被砍的身受重伤,想动也动不了,难道真的就只能等死?

心思急转,琢磨着要怎么躲过这一劫,却有人喊起来,“老大,有人往这边来了,快躲!”

“有人来了?”

小混混惯常在街边打群架,一听有人来了,唯恐被逮住,立即就撒丫子开溜,“走走走,反正这人已经死透了,不用再管他!”

领头的一阵吆喝,余下的也纷纷作鸟兽散,姚娇恼的跺了下脚,但也不敢冒险,只能赶紧上车退走,原路返回。

好几辆车迎面而来,姚娇怕被人发现,也就一直低着头,不敢去看外面。

而许风带着人与他们的车错身而过,车灯照射下,看见车里坐着一群染了五颜六色头发的小青年,瞬间就皱了眉,他们该不会是对付朱远去的吧?

想要拦下他们,又怕朱远已经遭遇不测,就迟疑几秒的功夫,车子已经呼啸远去。

而他们也极快的赶到了小径上,没走几步,就发现被砍的鲜血淋漓的朱远,而朱远正想着自救,一听脚步声响起,只当是那群人去而复返,赶紧又闭上了眼睛。

许风没想到他会被伤成这样,立即指挥人将他抱到车上,又调转车头,赶紧去了医院。

朱远也没余下多少力气,恍惚间听见有人说送他去医院,这才安心的昏迷过去。

厉远冥接到许风的电话时,还在书房里处理文件。

一听他说那个中间人找着了,哪还能坐的住,拿了外套,准备去主卧和梁浅茵说一声,但看她已经睡着了,也就只留了张字条,匆匆赶去了医院。

许风在急诊科的门口等着,见面就直接说道:“厉总,朱远被人砍成了重伤,但幸好没有伤到重要部位,现在人已经醒了,已经转到重症监护室。”

“伤他的那些人,你看见没有?”

“没有,但我在找到他之前的两分钟内,看见一群吊儿郎当的小混混驾车离开。”

许风领着厉远冥匆匆走往重症监护室,又无奈说道:“朱远是混道上的,有仇家找上门很正常,我想着先确保他的安全,就没有去追那伙人。”

“你做的对,他活着,小月的事才有希望。”

厉远冥点头,而许风已经和护士站打好招呼了,直接就带着厉远冥进了监护室。

朱远才刚醒过来没多久,浑身上下都缠着绷带,看见厉远冥和许风进来,眼中就露了愤怒,咿咿呀呀的,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“医生说他喉咙受了伤,短时间内说话会受到影响。”

许风解释了句,而朱远听他这么说,眼里的愤怒就换成了茫然,许风看看他,好言说道:“是我们救了你,不然你等不到救援,就死在那个仓库里了。”

许是提到了什么敏感词,朱远的脸色又愤怒起来,厉远冥示意许风继续问话,许风想了想,就问道:“你为什么会去那个仓库?和人做交易吗?”

朱远咿咿呀呀的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许风也无奈了,“你就点头或者摇头,行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