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26章 为母则刚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黑夜沉沉,掩去了世间光芒。

梁浅茵情绪不稳,厉远冥也没有去书房处理文件,就陪着她说话。

只是没有孩子陪在身边,似乎空气都冷清了许多,梁浅茵想念俩孩子,便给梁小月发了视频过去,很快屏幕里就露了梁小月的笑脸,“妈咪!”

“小月乖,”看见她天真无邪的笑脸,梁浅茵才觉得心底安定下来,怜爱的看着她,“小阳呢?你们什么时候睡觉?”

“小阳才刚下课,等他洗漱好,就可以睡觉觉了。”

梁小月趴在屏幕前,隔着屏幕叭唧了口,“妈咪,您也要早点休息哦?”

“好,那妈咪去休息,你和小阳也早点睡觉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依依不舍的挂断了视频,厉远冥揽她入怀,低声安慰,“再等等,也许再过段时间,咱们就能搬去老宅,陪着小月和小阳了。”

“我知道,只是想到小月所遭受的苦,我这心里就难以平静。”

梁浅茵低垂了眉眼,轻声叹道:“幸而小月天性开朗活泼,那些烂事并没有给她留下心理阴影,否则小月一辈子都毁了,我们又如何能心安?”

“我知道,都是姚娇的错,我不会放过她的。”

厉远冥略略收紧了胳膊,琥珀色的眸子尽是心疼,梁浅茵靠在他怀里,神色有些沉郁,姚娇阴魂不散,若不解决她,对小月和小阳都始终是莫大的威胁。

两人就静静依偎着,都没有再说话,忽而厉远冥的手机响了,是许风打来的电话,“厉总,已经擒住姚娇了,接下来怎么办?”

“就送到那座废旧仓库里,我马上赶过来。”

厉远冥精神一振,就要独自过去,梁浅茵却拉住了他的衣角,“阿衡,我也要去。”

“浅茵,姚娇对你有敌意,你还是……”

“我就想知道,她到底是什么意思?对我有敌意,就可以肆意伤害无辜的孩子吗?”

梁浅茵倔强摇头,摆明了态度,要跟着一起去,厉远冥素来心疼她,既然她执意跟着去,便也就带着她,驱车快速的赶往郊外的废旧仓库。

他俩到那里时,许风已经到了有一会儿了,看见他俩过来,便迎上前两步,低低道:“厉总,夫人,姚娇已经绑在了里面。”

“嗯,”厉远冥点头,半扶着梁浅茵进仓库,梁浅茵强忍着激愤,跨进门,就见惨淡的白炽灯下,姚娇被五花大绑的绑在柱子上,两人陡一对上眼,皆是满眼愤怒。

姚娇只以为是朱哥的人绑的她,可陡然见到梁浅茵和厉远冥进来,哪还压的住怒火,当即就破口大骂起来:“梁浅茵,你胆儿肥了,居然敢绑架我?”

“你绑架小月的时候,就该知道有今天的下场。”

见她如此激愤,梁浅茵倒是冷静下来,凤眸紧紧的盯着她,“你为什么要绑架小月?”

“哈哈,你是贱人,她是贱种,我当然要绑架她!”

姚娇怒笑起来,梁浅茵脸色一怒,狠狠一耳光甩在她脸上,“你有事说事,有仇就冲我来,敢伤害我的孩子,我决饶不了你!”

“贱人,你打我?我要杀了你!”

脸上火辣辣的疼,但手脚都被绑住,根本动不了,姚娇就满眼怨恨的死死盯着梁浅茵,若不是韩子诚不如厉远冥,她又怎么会受梁浅茵的羞辱!

“你瞪我?呵呵,你敢绑架我的孩子,若不是我尚存良知,我现在就杀了你!”

梁浅茵想到梁小月失踪的那几天,也是冷静全无,怒火噌噌噌的往上窜,“说,你的帮凶是谁?别逼的我对你不客气!”

“想从我嘴里套话?梁浅茵,你还嫩了点!”

反正逃脱无望,姚娇也干脆横了心,并不把梁雯雯供出来,梁浅茵急怒之下,冲着姚娇就重重踹了几脚,这个疯婆娘先抢了韩子诚,后又跟孩子过不去,杀了她的心都有!

厉远冥看梁浅茵状态不对,赶紧就抱住了她,“浅茵,我来处理,行吗?”

“阿衡,我不想再看见她,永远都不想再看见!”

梁浅茵想到姚娇对小月和小阳的恶意,心底就直冒寒气,眼泪都不禁夺眶而出,姚娇胆敢对她的孩子不利,那她不介意化身恶魔,先将不利因素铲除!

“哈哈,梁浅茵,你除了叫男人,你还有什么本事?”

姚娇也是横了心,怒笑连连,“我绑架你的孩子,你就受不了了?你当初杀我的轩儿,你有没有想过我的心也会痛?梁浅茵,你迟早会遭报应的!”

边说边就大笑起来,披头散发,目眦欲裂的模样,形似疯癫。

梁浅茵愣了下,又冷笑起来:“我早就说过了,我没杀过韩轩,你就更可笑了,连杀害你儿子的凶手都找不到,不能替他报仇雪恨,简直无能!”

“不,就是你杀的韩轩,就是你杀的我儿子!”

姚娇疯狂的摇着头,怎么都不肯相信梁浅茵的话,“贱人,肯定是你骗我的!”

“你是阶下囚,我用得着骗你?”

梁浅茵看她又怒又悲的模样,忽就失了兴致,转身往外走,厉远冥有些不明所以,赶紧追了出去,“浅茵,怎么了?”

“阿衡,她就交由你处置吧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眼中现了悲悯,“同为人母,我能理解姚娇痛失爱子之后的疯狂行为,换做我,只怕承受力会比她更差,更难以接受。”

每个孩子都是母亲的心头肉,孩子忽然没了,当母亲的哪能承受的住?

“你呀,就是心太软了……”

厉远冥捏捏她的手,“但你并没有伤害过韩轩,她怎么能把仇恨转嫁到你我的孩子身上?她的遭遇的确值得同情,但这并不她可以为为所欲为的理由。”

姚娇若真是心里悲痛,那大可以协助警方,全力追查出杀害韩轩的凶手。

可她一意孤行,非要主观臆想梁浅茵是凶手,反过头来祸害无辜的孩童,那她的行为,和那些杀害韩轩的凶徒有什么区别?

抱了抱梁浅茵,才轻声道:“我去和许风交待一声,然后咱们回家。”

“好,”梁浅茵勉强笑了笑,她同情姚娇的遭遇,但不代表她会原谅姚娇犯下的错。

该怎么样,就得怎么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