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27章 生要见人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许风看见厉远冥进来,小声问道:“厉总,怎么解决?”

厉远冥看了眼已经疯疯癫癫,胡言乱语的姚娇,“送到荒岛上去,由着她自生自灭。”

既然她的存在严重威胁到小月和小阳的生命安全,那就怪不得他下狠手。

“行,我派人去做。”

许风明白他的意思,当即点头,而厉远冥对许风办事向来放心,交待两句,也就走了。

倒是姚娇看梁浅茵走后就没有再回来,眼里又露了厉笑,“梁浅茵那个小贱人呢?她杀了我的儿子,我要叫她不得好死!”

“姚娇,夫人从来没有害过你的儿子,是你自己犯了臆想症。”

许风摇头,眼中带着怜悯,“夫人安居乐业,哪至于和你计较?你一错再错,竟然还敢去害小小姐和小少爷,你就得为你的过错付出代价。”

“哈哈,你是她的走狗,你当然如此说了!”

姚娇疯狂大笑,满眼怨恨,“梁浅茵,我死了也要化作厉鬼,让你永世不得安宁!”

“看来你是真得了失心疯。”

既然姚娇横竖都听不进去,许风也懒得再废口舌,出门叫了几个手下人,将厉远冥的意思转达下去,便也离开了。

咎由自取的人,不值得同情。

夜风乍起,郊外隐隐凉沁起来,几个手下人也就躲进了仓库,只等凌晨过后,夜深人静之时,便将姚娇带到海边,送往荒岛上,就算了结了这桩差事。

姚娇被绑在柱子上,依旧是骂骂咧咧,不停的挣扎着,她本就穿的单薄,几番挣扎下,已经是衣衫凌乱,大片的雪白肌肤露了出来。

几个手下人躲在角落里,也不知是谁咕咚咽了声口水,低低涎笑起来,“这小娘们的皮肉倒是挺好看的,就这么被扔到荒岛上,似乎有点可惜啊?”

“嘿嘿,说的也是,那不如……”

几个人对视了眼,又满脸涎笑的搓着手,凑近了姚娇。

姚娇这才发现事情不妙,顿时就瞪圆了眼睛,极怒道:“滚开!不许碰我!”

“反正你都活不久了,那不如让哥几个先爽快爽快?”

“小娘们,你在死前能风流快活一番,也不枉了你在人世间走一遭!”

几个人既起色心,哪还能让她躲过去?

反锁了仓库的门,那些不安分的手就纷纷摸了上去,肆意玩弄,姚娇吓的又哭又叫,可在这荒芜人烟的远郊,又哪有人能听得见她的哭喊?

凌辱就没有停止过,她既反抗不了,就麻木的看着窗外透进来的月色,眼中满是怨毒。

梁浅茵这个贱人,害死了韩轩还不够,又擒了她,故意派人凌辱她?

她若不死,必杀了这个贱人!

月色渐渐西斜,仓库里渐渐昏暗起来,直到天边露出鱼肚白,一伙人才将濒临半死的姚娇架起来,飞快的赶往海边。

清晨的大海温柔宁静,蔚蓝的海面上有海鸥在飞翔,令人心旷神怡。

姚娇身上的绳索已经解开了,只不过浑身青紫交加,形容狼狈,仅有几块破布缠身。

那几个手下人发泄够了,也怕耽误交待下来的事情,押着姚娇直接上了准备好的小艇,就准备驶往荒岛,到了那荒芜人烟的小岛上,想干什么还不是由着他们说了算?

小艇发动起来,也惊醒了浑浑噩噩的姚娇,眼看着小艇始离海边,心里也慌了起来,若是真被送到大海深处,她哪还有报仇雪恨的机会?

心思急转,忽就痛苦的捂了肚子,“好疼,快救救我,肚子好疼……”

“肚子疼你也要忍着,要不就直接疼死,也省了我们的事。”

那几个手下人对她可没有半分同情,嫌弃的推开她,姚娇也不管,就死死的哭着哀求,“我肚子疼,想上洗手间,我快憋不住了……”

“妈的,你早不疼晚不疼,现在想拉,你也得给我拉在裤子里!”

几个男人都嫌恶的别开了头,而姚娇看了眼海岸的方向,趁机一跃,跳进了海里,“那我宁愿死,也不愿意再受屈辱!”

凄厉的声音很快被海风吹散,几个人赶紧起身,可海上已经风平浪静,什么都没有。

前后不过几秒钟,几个男人都诧异起来,“奇怪了,这女人难道沉底了?”

等了两分钟,见她始终没有冒头,男人们也只当她淹死了,互相对视了眼,便驾着小艇返回了岸边,自也没见着那水面隐隐漂浮的人影。

许风接到电话,顿时就皱了眉,“确认仔细,她的确是沉底了?”

“我们等了几分钟,都没见她冒头。”

他们干了心虚的事情,只管把责任都往姚娇身上推,“她脾气焦躁的很,疯疯癫癫的,我们远离海边之后,她突然就一头跳进了海里,那么深的海,绝对是喂了鱼腹。”

“行,你们先回去吧,我向厉总报告此事。”

没见到姚娇的尸身,许风心里始终觉得不安,想来想去,还是给厉远冥打了电话,厉远冥立即就说道:“加派人手守住那片海域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,懂吧?”

“我明白了,我马上派人去办。”

许风也始终觉得不妥,赶紧派人再去那片海域搜索,而海里的姚娇看见那伙人走远,才勉强靠着心里的恨意,游往岸边的礁石。

梁浅茵那个贱人肯定不知道,她能在水里憋气好几分钟吧?

今日她不死,来日死的肯定是梁浅茵那个贱人!

心里恨意大炽,可身体却越来越虚弱,勉强爬到礁石上,脑子里传来针扎似的痛楚,想要动,却怎么也动不了,眼皮也提不起来了。

恍惚间似乎见着有人快速的往这边奔来,虚弱的伸出手,却终是头一歪,昏迷过去。

……

姚娇已经有好些天没回家,韩子诚再烦她,也还是忍不住打了电话给梁雯雯,“姚娇是不是在外头找好野男人,连家都不要了?”

“你胡说什么?她最近都没有跟我联系,不都好好在你家吗?”

梁雯雯被他说的莫名其妙,她还想找姚娇问问有没有杀掉那个朱哥,但姚娇的电话始终打不通,她也不爱管姚娇的事情,就没往深处想。

这会儿韩子诚找上门来,心里顿时一个咯噔,“子诚,姚娇不会是出事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