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29章 风吹屁屁凉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就你?梁浅茵,你也不是什么有钱的主,何必打肿脸充胖子?”

梁雯雯冷笑,伸手就去抓店员小姐手上的小礼裙,“这么漂亮的礼服,人也配?”

“我配不配,可轮不到你来决定。”

没等梁雯雯抓到礼服,梁浅茵已经先一步拿走了小礼裙,施施然的进了换衣间,“我若是不喜欢,倒是可以让给你,但现在你只能乖乖的等着!”

“你!”

梁雯雯气的跳脚,这个贱人!

她穿过的衣服,还想扔给自己穿?她真当自己是拣破烂的啊?

心里憋着怒气,就愤愤的盯着试衣间,店员小姐看她满脸杀气的样,都吓的不敢多说话了,唯恐说错半个字,会惹来她的报复。

而梁浅茵试衣也快,很快就换了小礼裙出来了,准备让厉远冥看看效果,但刚出试衣间没走两步,斜刺里忽然有脚伸出来,梁浅茵猝不及防,顿时就被绊的往前栽倒。

梁雯雯早就的预谋,一看梁浅茵果然被绊倒,顿时就得意起来,准备嘲讽。

可电光石火间,忽听咔嚓一声,身上陡凉,低头一看,她穿的裙子已经被梁浅茵硬生生扯成了两截,风吹屁屁凉。

而梁浅茵借着那股力道,顺势往前一个翻滚,又优雅利落的起了身。

扑哧一声,店员小姐忍不住笑了。

这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,害人终害己啊?

梁雯雯愣了半秒,忽又尖声厉叫起来,“梁浅茵,我跟你拼了!”

“怎么,你是打算请所有人来欣赏你半果的样子吗?”

梁浅茵脸色冷淡,意有所指的看了眼她下半身,梁雯雯又怒又窘,只得冲店员小姐撒泼,“笑什么笑?还不赶紧给我拿衣服遮住!”

“我建议你还是直接买件礼服。”

梁浅茵冷冷的看了她两眼,转眼就要走,但梁雯雯拽住她的手臂,一脸怒容:“我看上了这件礼服,你必须让给我!”

“啧,谁给你的脸面,让你有此底气?”

梁浅茵毫不客气的甩掉她的手,梁雯雯一个踉跄,倒在了试衣间的门上,而店员小姐看她那副形象实在不妥,只得找来块布,赶紧给她围在腰间。

只不过梁雯雯并不领她的情,布刚系好,就反手推开她,怒道:“我今天要定了这件礼服,你要是敢卖给她,我就投诉你到死!”

“小姐,衣服是那位小姐先……”

“你少跟我说废话,我要是得不到礼服,你也甭想在这里干了!”

梁雯雯从梁浅茵手里占不到便宜,就改而怒骂店员小姐,店员小姐看看争执不下的两人,欲哭无泪,她就卖个衣服而已,怎么还摊上事了?

彼时厉远冥已经买了喝的回来,一看梁浅茵和梁雯雯对上了,赶紧就护住梁浅茵,眼神不善的盯着梁雯雯,“想闹事?”

“我看上了这条小礼裙,而后她来了,就非要抢。”

梁浅茵简单说了下事情,厉远冥打量了她,清冷的眸里就漾起了宠溺的笑,“你穿着仙气飘飘的,的确很美,咱们买下来便是。”

说着便递了卡给店员小姐,而梁雯雯一看,立即就愤怒道:“我出双倍价钱!”

她看中的东西,才不要让给梁浅茵那个贱人!

“这个……”

店员小姐踌躇了下,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这位小姐,这款花未央小礼裙,是由国外顶尖设计师制作的,全球限量款,您若是出双倍价格,就超八位数了,您确定要买吗?”

梁雯雯惊的不轻,“八位数?你蒙谁呢?这不就一件衣服吗?”

“咳咳,那个,它的确就是件衣服,但却是名师手笔,而且全球仅此一件。”

店员小姐笑脸上堆着笑容,但眼底隐隐有轻蔑露出来,搞了半天,原来还她自己付不出价钱啊?没钱还来装什么白富美?

梁雯雯把她的小心思看在眼里,恼的直磨牙,可拿八位数去买件小礼裙,她还玩不起这么高雅的姿态。

倒是厉远冥眼里现了不耐,“玩不起就闪开,没功夫和你磨蹭时间。”

“我怎么就玩不起了?你少看不起人!”

梁雯雯气的脸红脖子粗,就要死争那口气,厉远冥看了她一眼,忽就勾了薄唇,“只要你能付的起双倍价格,这件小礼裙就归你了,如何?”

店员小姐也看了过来,笑容满面的,“小姐,您是刷卡,还是支票?”

梁雯雯一脸难堪,又接不上话了,厉远冥看看她,清冷的眸里多了讥讽,“浅茵看上的东西,有你伸手的余地?”

“厉远冥,梁浅茵就是个贱人,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对她!”

“你再说一遍试试?”

清冷的眸里泛起琉璃光泽,冰冷无情,梁雯雯一愣,眼里起了泪花,却嗫嚅着怎么也不敢出声了,店员小姐更是缩成了一团,极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
天哪,这个男人帅的过分,可那不经意间散发的气势,更叫人从骨子里冒起寒气。

而厉远冥眸光冷冷的扫过梁雯雯,又催促了声:“还不结账?”

“啊?哦,我马上就去。”

店员小姐回神,麻溜的赶紧走了,这个男人好可怕,还是赶紧远离为妙。

梁雯雯被扯破了裙子,又落了面子,哪还有脸继续待下去,咬着牙愤怒的跑了,梁浅茵扫了眼,也摇摇头去了收银台。

辱人者,人必辱之,她就是自食恶果。

“浅茵,梁雯雯就是小人,不值得你为她动怒伤身。”

厉远冥敛了冷意,贴心的安慰了句,害怕她会气着自己,而梁浅茵仰头冲他眨眨眼,笑了起来:“有厉先生为我保驾护航,我怎么会生气?”

他的温柔全都给了她,活成了受尽宠爱的女子,又怎么会为了小人生气?

“你呀,就是调皮,”厉远冥怜爱的掐掐她的小鼻子,笑容里是说不尽的宠溺,在那包装礼服的店员小姐看的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,这是同一个男人吗?

这也太温柔了吧?

正惊诧间,就见男人抬头看了过来,眸光冰冷,哪有半分柔情的样子?

心肝儿一颤,哪还敢乱看,赶紧把卡恭恭敬敬的递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