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1章 有贼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见大部分的人都望向梁重那边,听他演讲去了,梁浅茵也就捂着小腹,悄悄的上了二楼,而一直盯着她的梁雯雯奇怪起来,她又想干什么?

见她冲向洗手间的方向,梁雯雯眼珠子几转,立即就招手叫来女佣,低低吩咐了几句,很快就见着女佣鬼鬼祟祟的也上了楼。

梁浅茵上了趟洗手间,小腹的痛楚已经减轻许多,出来后想要下楼,却见自己从前住的房间开着门,往里一看,摆设都不曾动过,一如往昔。

往日种种浮上心头,梁浅茵信步走了进去,这间房曾经是她最后的避风港,无数个痛苦难眠的夜晚,她就缩在床角,夜夜流泪到天明。

若不是姚娇勾搭韩子诚,拆散了她和韩子诚,怕是时至今日,她仍难以摆脱梁家这个恶梦。

幸好韩子诚不忠,她逃脱恶梦,才能遇上厉远冥,谱写一段良缘。

手指轻轻滑过梳妆台的桌面,却抹了满手灰尘,明显的手指印极为突兀,像是在嘲笑她的多愁善感,梁家本就没把她当人,有何好缅怀的?

她站在房里静思过往,躲在门口的梁雯雯看了眼,冷笑起来,转身就下了楼。

楼下宾客未散,梁重作为今天的东道主,被人围在中间高声谈笑,一双眼睛已经被酒意熏染的通红,但精神头仍是很好。

看见梁雯雯像做贼似的摸过来,眼里顿时就现了不悦,但当着宾客的面也没有说什么,只略眯了眼,“你不去招待客人,四处瞎窜什么?”

“爸,您醉了,我扶您上楼去休息吧?”

梁雯雯心里打着鬼主意,上前就要搀他,但梁重把眼睛一瞪,不高兴的道:“我正和你这些叔叔伯伯聊天呢,你来瞎闹什么?赶紧的自己去玩,别来捣蛋。”

“爸,您看您眼睛都红了,您是真醉了!”

梁雯雯不由分说的搀起梁重,就要上楼,梁重都被她弄懵了,“梁雯雯,你搞什么名堂?”

“爸,你别逞强了行不行,”梁雯雯冲那些所谓的叔叔伯伯尴尬的笑了下,反正就是要扶梁重上楼休息,那些朋友一看,也就劝了句:“老梁,你就去歇会儿吧,身体重要。”

“就是,难得雯雯有孝心,知道关心你的身体,我那女儿就是我醉死了,她都不管!”

一众朋友纷纷劝了起来,梁重本来没想休息的,被劝的也只好上了楼,只不过又低声恼怒道:“梁雯雯,你又玩什么把戏?”

“爸,等会儿请您看场好戏,您注意配合就行了。”

梁雯雯还卖了个关子,一想到等会儿就要叫梁浅茵吃瘪,手都激动的微微抖了起来。

梁重感受到她的怪异,都不禁想翻白眼,神神叨叨的,搞什么名堂?

两人刚进二楼走廊,就看见梁浅茵从房间里出来,梁重眉头一皱,还没来得及说话,梁雯雯先就冷着脸质问起来:“梁浅茵,你来楼上干什么?”

“是个洗手间而已,你那么激动干什么?”

梁浅茵觉得她挺奇怪的,就要越过去,但梁雯雯却挡住了去路,冷笑起来:“梁浅茵,楼下又不是没有洗手间,你还悄悄的往楼上窜?”

梁浅茵勾了唇,笑意不及眼底,“我说我对梁家不熟,你信不信?”

“哼,你在梁家住了二十年,你会不熟?”

梁雯雯这会儿也不管被她说成醉酒的梁重了,跑到房间里转了两圈,很快又愤怒的跑出来,“梁浅茵,我的首饰不见了,我看你就是故意来楼上偷东西的!”

“笑话,我看得上你的那些首饰?”

梁浅茵看她一副胡搅蛮缠的样,就只觉恶心,想要迈步下楼,梁重却阴着脸挡住了去路,“梁浅茵,想不到你还没改掉打小就偷东西的坏习惯?”

不管她有没有拿,梁雯雯既然起势了,那他自然是要帮衬一把的。

“梁先生,你这话就有意思了,我打小有偷东西吗?你还真会往我身上泼脏水啊?”

梁浅茵看他俩今天是赖定自己了,凤眸里也起了怒笑,刚想叫厉远冥过来,但梁雯雯却突然冲过来,死死的拽着她下楼,“诸位往这边看看,梁家出小偷了!”

她的声音尖厉高亢,很快就引得所有人都朝这边望了过来,而梁雯雯也别有用心的就站在楼梯上,好让所有人都能看见梁浅茵。

见吸引了围观人群,梁雯雯这才冷笑道:“就是这位顶着名媛淑女名号的女人,悄悄摸进我的房间,拿走了我的贵重首饰,大家可要记住她,以后千万别邀请她参加宴会!”

“天啊,瞧她衣貌不凡的模样,没想到居然是小偷?”

“人不可貌相,有的人就算是天仙下凡,也改不了她骨子里的肮脏!”

“大家都记住她,这种人就该滚出上流圈子!”

大厅里骂声不绝,听的梁雯雯得意不已,对,就这样骂,狠狠的往死里骂!

梁浅茵看她得了小利就露狐狸尾巴的贱样,凤眸里就闪了讽刺,又淡淡的瞟了眼那些骂得开心的人,“她说什么,你们就信什么?”

“嘿,你个当小偷的,你还有理了?”

众人都窜起来,个个义愤填膺,梁浅茵只觉得好笑,“我若逮着你们就说是小偷,你们难道就屈从了?你们既没见过我拿梁雯雯的东西,又没有任何物证,在那起什么哄?”

“哼,人家梁小姐都说你是小偷了,你休想狡辩!”

“是,她是说我是小偷了,难道只要她说了,我就一定是小偷?”

梁浅茵怜悯的看着说话的那人,“我真替你的智商堪忧,这么喜欢人言亦云,想来你的公司也没有创新力,只能拾人牙慧。”

她从容不迫,又锋芒毕露的模样,引的不少人都叫好起来,“说的对,谁家也不是缺钱的,还能缺个首饰不成?我看这其中必有蹊跷!”

“就是,人家小姑娘身上穿的那套小礼裙都快六七百万了,还会缺个首饰?”

有识货的说了句公道话,顿时就引得不少人低低惊呼起来,他们平常也买高端奢侈货,但也没谁一件衣服就近千万啊?

这是谁家的小姐姐,单是衣服就豪气的让人不敢比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