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2章 我相信她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6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正惊诧间,厉远冥已经三步并作两步的上了楼梯,护住梁浅茵,琥珀色的眸里起了森森怒意,“我就上个洗手间的时间,你们就敢欺负我的人?”

“我说怎么那么豪气,原来是厉远冥的人啊?”

众人低声议论起来,也没谁敢与厉远冥对视,至于叫嚣的那些人,已经识趣的闭了嘴。

梁浅茵还是头次与厉远冥出现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些不习惯的皱了眉,但想到梁雯雯的诬陷,凤眸里就含了冷笑,“梁小姐,你来解释解释,你的首饰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什么怎么回事?就是厉总来了,我也要说,是你偷了我的首饰!”

梁雯雯现在是骑虎难下,干脆就横了心,怒笑道:“就算你穿着近千万的礼服又能怎么样?你骨子里就有小偷小摸的习惯,到哪都改不了!”

厉远冥脸色一厉,“梁雯雯,你说话注意点!”

“厉总,你就算记我的仇,我也要这么说,我亲眼目睹梁浅茵拿了我的首饰!”

梁雯雯横了心,反正就咬死梁浅茵拿了她的东西,梁浅茵都听笑了,“我若是没拿,梁小姐有没有想好,该怎么赔偿我的声誉?”

“我说你拿了就是你拿了,你偷了我的首饰,你还是想好怎么解决此事吧!”

梁雯雯气焰高涨,梁浅茵也不与她争辩,就点点头,“行,等你把首饰找出来这后,咱们再来谈赔偿的事情。”

“找什么找?你既然偷东西,那就该被扭送警察局!”

梁雯雯是要在众人面前坐实梁浅茵偷东西的事,就要直接将梁浅茵送到警察局,厉远冥脸色冰冷的挡在梁浅茵身前,“你既无物证,也无人证,凭你一句话,就想泼脏水?”

“我亲眼目睹的,怎么叫没人证?”

梁雯雯恨的暗里咬牙,烦透了厉远冥总是帮着梁浅茵说话,厉远冥看她那副咬牙切齿的样,眸里多了嘲弄,“那不知道梁小姐看见她将首饰放在哪里了?”

“我怎么知道?也许她藏起来了也说不定。”

“不对吧?梁小姐既然是亲眼目睹,又嫉恶如仇,那该是当场就逮了人,又怎么会容许她有时间将首饰藏起来?”

厉远冥不紧不慢的反驳回去,说的梁雯雯几乎都无言以对,而厉远冥的几个合作伙伴也在楼下喊了起来,“梁小姐,你没个物证,你瞎说什么话?”

“就是,饭可以乱吃,话却不可以乱说,你这点道理难道都不懂?”

“还东道主呢,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冤枉人,以后谁敢和你们梁家打交道?”

众人七嘴八舌的,怼的梁雯雯面红耳赤,又愤怒道:“既然你们不信,那就让人搜梁浅茵的身,我看搜出了被偷走的项链,你们还能巧舌如簧?”

“你的项链能有那位小姐身上的礼裙值钱吗?瞧你还跟个宝贝似的捧着。”

也不知是谁怼了句,气的梁雯雯就差当众骂人了,状似随意的往人群里一指,“你,对,就是你,这位夫人,能麻烦你上来帮忙搜身吗?”

“我啊?我怕是不行的……”

那位夫人也是聪明的,根本不想沾染这些是非,梁雯雯要的就是她怯场,随后就指了那位女佣,“你上来,今天要是搜不出项链,我把梁家倒着写!”

“倒着写太便宜你了,不给你发律师函,怎么对得起你精心策划的这场戏?”

到底有没有拿项链,梁浅茵比谁都清楚,就大大方方的让那女佣搜查。

但她今天穿的是粉白小礼裙,没什么好搜查的地方,只不过那女佣搜到侧边裙摆时,忽然直起身惊叫起来:“项链在这里!”

她手往前面一伸,果然手里有条粉钻项链,看那粉钻的大小,也值个两千万了。

梁雯雯一脸得意,伸手就将项链夺了过来,“这是我父亲送给我的成人礼物,谁都别想夺走它!”

“原来还真是她偷走了项链啊?”

众人看着依然从容自若的梁浅茵,就只觉莫名可惜,像她这样出色的女子,若是走正道,那该多好?

“别惋惜,项链本就不是我拿的。”

梁浅茵反过来安慰众人,听的梁雯雯瞬间就怒笑起来,“现在人证物证皆在,你以为单凭你说两句无关痛痒的话,大家就会相信你不是个小偷?”

众人沉默,没有人再声。

而厉远冥握紧了梁浅茵的手,眼神坚定,“我相信她。”

“厉远冥,她打小就手脚不干净,只不过在你面前收敛了而已,你别被她骗了!”

这个瞎眼的,都这样了还要护着梁浅茵?

梁雯雯心时着恼,但也不敢和厉远冥闹脾气,而厉远冥握紧了梁浅茵的手,眸光温柔的看着她,“她是我的妻子,你梁家有的东西,她哪样没有?用得着偷这种小钻石?”

一语出,所有人都惊了,厉远冥居然不声不响的结婚了?

而且看起来,他还很疼老婆啊。

人群里不少姑娘顿时伤心起来,看向梁浅茵的眼神是各种的羡慕嫉妒恨,而梁浅茵看看面色温柔的男人,凤眸里也绽开了甜甜的笑意。

就算她被所有人质疑,可厉先生始终都站在她身前,她又有何惧?

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也不敢再随意评判梁浅茵,而厉远冥看她笑的极甜,清冷的眸里也染了笑意,“我妻子是前梁氏总裁之女,整个梁氏产业都是她的,她会缺钱?”

“她是我厉远冥的妻子,也是总裁之女,难道会觊觎小小的粉钻?”

语罢,又敛了笑,面色冰冷的看向梁雯雯,“我看在我妻子与梁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上,本不想动你们,但奈何你们不识趣,那就饶不得你们。”

“厉远冥,就是梁浅茵偷了我的项链,你帮她洗白也没有用,小偷就是小偷!”

“哦?我想这梁家应该有监控吧?把监控调出来,就一目了然了。”

厉远冥哪容得了梁雯雯一再诬蔑梁浅茵,当场就提出要看监控,梁雯雯心里犯怵,这下慌了起来,只能求助的看向梁重。

梁重心里明白,她又犯了个大错,但所有人的眼神都望了过来,只得硬着头皮说道:“前阵子监控好像坏了,我也没派人去修,怕是查不到什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