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3章 真相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1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是吗?那正好,我还会修监控。”

厉远冥才不会信他的鬼话,大厅里的人也跟着闹腾起来,“对啊,查监控不就清楚了?”

“梁重,你不敢查监控,是不是心里有鬼?”

“我看八成是他和他女儿设的连环套,故意要陷害厉夫人的声誉吧?”

“我没有!”

梁重这会儿酒劲上头,脑瓜子都是嗡嗡的,被大家七嘴八舌的一逼,虎着脸带头走向监控室,点开监控一看,梁浅茵从洗手间出来之后,又的确是进过房间的。

梁雯雯瞬间得意起来,“我就说她进过房间,你们还不信?”

“进过房间又如何?进了房间,不代表拿过东西。”

厉远冥反正就是护住梁浅茵,怎么也不会相信梁浅茵会拿那条粉钻项链,而梁浅茵看着自己的身影,感慨了句,“那是我从前住过的房间,灰尘都快有半尺厚了啊……”

“他们不珍惜你,是他们的损失。”

厉远冥安慰了句,忽又想起了什么:“那不是刚才搜身的女佣?”

他将画面倒退了一段,就见梁浅茵进卫生间后,女佣上楼将房间的门打开,但她只是打开门就走了,随后没多久,梁浅茵便从卫生间里出来,在门口停顿了会儿,这才进房。

厉远冥冷笑,“你们这是故意打开她从前住过的房间,想引她进房?”

“我们可没那个意思,只是开门通风而已。”

梁雯雯才不会承认自己的小心思,冷哼道:“厉总,很遗憾你娶了个手脚不干净的女人,建议你还是赶紧和她离婚,免得被她玷污了你们厉家的名声。”

“我的事,还轮不到你来指手划脚。”

厉远冥才不会相信梁浅茵偷东西,看了视频两眼,又要继续往后调时间,但梁雯雯眼疾手快的赶紧挡在了监控前头,“厉总,事情已经有定论了,你还想怎么着?”

“梁小姐,你挡监控是几个意思?”

厉远冥看她那做贼心虚的样,清冷的眸里起了嘲讽,“我就看搜身的那段监控而已,你怕什么?”

“搜身那段有什么好看的?你夫人偷东西,那就该要受到惩罚的。”

梁雯雯仍是嘴硬的往梁浅茵身上泼脏水,厉远冥也懒得与她废话,眸光冷冷的看向梁重,“你家监控坏了,难道脑子也都跟着坏掉了?”

“厉总,实在是,实在是……”

梁重头上冒了汗,把眼一瞪,严厉的看向梁雯雯,“蠢货,还不赶紧让开?”

她本来占了上风,这么一挡,岂不是摆明了此地无银三百两?

梁雯雯被骂的很是委屈,但见大家都狐疑的盯着自己,也只能悻悻的让开。

而厉远冥把监控调到搜身的那一段,就清楚见到粉钻项链从女佣的袖口里滑了出来,然后她站起身,紧接着就开始诬陷梁浅茵。

这下子所有人明白了,长长的哦了一声,又都看向了梁重。

梁重的老脸挂不住,只得愤怒的看向梁雯雯,“到底怎么回事?你的项链怎么会在女佣那里?”

“到底怎么回事,把女佣找过来问清楚不就行了?”

厉远冥发话,梁重再无奈,也只得让人把那女佣带了过来,而梁雯雯背着人,拼命的给那女佣使眼色,女佣神色惶惶的,也不知看见了,还是没有看见。

事情发生在梁家,梁重也只能硬着头皮发问:“阿兰,是不是你偷拿了粉钻项链?”

“老爷,我没……”

“阿兰,我们家平日里待你不薄,没想到你还偷拿主家的东西!”

梁雯雯满脸怒色,打断阿兰的话,阿兰被吓得瞬间就哭了起来,可看见梁雯雯眼里的威胁,心里一颤,慌张的跪了下去,只是低头哭,无论怎么问,半句话都不肯说。

梁重心里悄悄松了口气,又满脸赔笑,“诸位,对不住,让你们看笑话了。”

说完又看向厉远冥和梁浅茵,歉意道:“厉总,厉夫人,没想到阿兰胆大包天,竟然敢私偷主家的东西,见势不妙还敢嫁祸厉夫人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“究竟怎么回事,你我清楚,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,这个梁子,咱们算结下了。”

厉远冥冷冷的扫了眼梁重,牵着梁浅茵便走,他正愁找不到机会帮梁浅茵把梁氏拿回来,既然梁重如此好心,那他就勉为其难的要将梁氏收入囊中了。

出了梁家,梁浅茵看着厉远冥专心开车的完美侧颜,低低说道:“阿衡,他们都怀疑我,为什么你会如此肯定不是我做的?”

“你是我的妻子,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怀疑你,我也愿意相信你。”

厉远冥笑起来,回眸温柔的看看她,又专心开车,“更何况我熟知你的人品,那颗粉钻都没有我之前送你的那颗漂亮,你怎么会看的上?”

“你是说,这颗心形粉钻吗?”

刚巧红灯,车停了下来,而梁浅茵笑眯眯的眨眼,把颈间的项链微微往上一提,就见一颗心形的粉钻吊坠滑了出来,厉远冥看的眼眸都暗沉了几分,“你放在了心口?”

“嗯啊,心形的粉钻吊坠,当然是放在心口最适合。”

梁浅茵俏皮的眨眨眼,清纯中又带着丝丝妩媚,厉远冥哪忍得住情动,俯身在她唇边偷了个香,低低笑起来,“你要是喜欢,我再给你买。”

“不,我只要唯一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摇头,把吊坠放回去,厉远冥就眼睁睁的看着粉钻从她纤白的颈下滑入衣内,又消失不见,瞬间就有些口干舌燥起来,这个小妖精,故意的?

心里霎时浮想联翩,眼看红灯变绿灯,一脚油门,车子向着别墅疾驰而去。

小月和小阳都那么大了,也是时候考虑要三胎了。

深夜。

梁家宾客都已经散了,就梁家三人坐在客厅里。

梁婶朝梁雯雯打了眼神,又安抚脸色阴沉的梁重,“雯雯也是想扳倒梁浅茵,给咱们出口气,她自己也好有机会接近厉远冥,你还发脾气,岂不是寒了雯雯的心?”

“她想扳倒梁浅茵没关系,但能不能看看场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