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6章 撕破脸皮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想撕我?你有那个资格吗?”

看她像头牛似的冲过来,梁浅茵微一闪身,绕到她后面,朝着她的屁股就是一脚,梁雯雯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千金大小姐,哪受的住梁浅茵一脚?

说时迟那时快,梁重和梁婶只来得及惊叫,梁雯雯就已经踉跄着往前猛冲了几步,又一头摔下去,跌了个狗吃屎。

梁浅茵笑吟吟的站在旁边,“来道歉就算了,还行此大礼,多不好意思?”

“梁浅茵,小贱人!我要杀了你!”

水泥地面坚硬无比,梁雯雯只觉手臂和膝盖传来火辣辣的痛楚,勉强爬起来一看,好些地方都擦破皮了,正渗着丝丝血迹。

梁浅茵看她一脸惊恐的看着丝,就嗤笑道:“看什么看?你的血弄脏了我家地面,回头我得叫人把这里给撬了,还得重新做地面才行,我才是亏大了。”

“啊啊啊,梁浅茵,我要跟你拼了!”

梁雯雯气得尖叫起来,爬起来就朝梁浅茵伸过去,梁浅茵灵活避开,又一脚将她踹进了没回过神的梁婶怀里,“还不滚,是想等着我留你们吃午饭?”

“好,很好,梁浅茵,你够绝情!”

梁重怒笑连连,扶着梁雯雯就往回走,“那咱们就走着瞧,鹿死谁手还说不定!”

“是嘛?那我就等着看你们的表演了。”

既然已经彻底撕破脸,梁浅茵也没给他们留情面,梁重又怒又急,可梁雯雯在厉远冥那里吃了瘪,梁浅茵又死活不肯松口,他们再留下来也没用,只能回家商量对策。

而梁浅茵锁好门,回到客厅就给厉远冥打了电话:“梁雯雯去找过你?”

“嗯,她说就昨天的事情来道歉,不过已经被我轰出去了。”

厉远冥如实说了,但很快又反应过来,眼眸里露了厉色,“她去骚扰你了?”

“他们一家三口都来过,但也被我轰走了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语气隐隐多了感动,“阿衡,谢谢你为我默默付出,真的很感动。”

“浅茵,你这么说我就不爱听了,我是你丈夫,做这些不都是应该的吗?”

厉远冥轻哼了声,“给你一次机会,重新组织语言。”

“好,我重新说,”梁浅茵笑的眉眼弯弯,唇角都不自觉的往上翘,“亲爱的厉先生,我收到你的心意了,为表达我的爱意,请你安排今晚的活动,怎么样?”

“这个可以有,”厉远冥瞬间眉开眼笑,“乖乖在家等着,老公回来了好好疼爱你。”

“呸,没个正经的,也不羞?”

梁浅茵脸红红的,啐了他一句,挂断了电话。

厉远冥倒是心情愉悦,纵然板了脸,但眉梢眼角仍是禁不住有笑意流露出来。

许风过来汇报工作,都不禁诧异了,厉总这是怎么了?

不过见他一个冷冷眼神望过来,许风也赶紧回神,上前说道:“厉总,您让我关注梁氏的股票,已经有消息了,这段时间不知何故,梁氏股票一直都在阴跌,只是不太明显。”

“我知道了,”厉远冥点头,又从办公桌里拿了份文件递给他,“这是梁重的一些黑料,你找家媒体爆出去,记住,只爆梁重,不能牵连梁氏,懂吗?”

他还要把梁氏拿回来给梁浅茵,怎么能让梁氏有污点?

“我明白,”许风素来明白他的意思,这种事情挺简单的,让人爆了梁重的黑料,又适当的压一压他与梁氏的关系,就搞定了。

厉远冥对许风一向放心,交待之后便又继续埋首在工作里。

而梁浅茵在客厅里坐了半晌,勉强压下那股羞意,这才赶紧起身,赶往老宅。

她有几天没去老宅了,也很是想念孩子们。

急匆匆的赶过去,老爷子和梁小月正在庭院里说笑逗趣,看见梁浅茵,梁小月先就扑到了她腿边,“妈咪,您怎么不来看小月?小月好想您!”

梁浅茵笑着抱起她,“妈咪有点儿杂事,就没有来,你有没有乖乖的听祖爷爷的话?”

“人家一直都是乖宝宝,不信您问祖爷爷?”

梁小月边说边就望向老爷子那边,老爷子笑着点头,“我就没见过比小月更乖巧懂事的小丫头,怎么瞧就怎么叫人怜爱。”

梁浅茵失笑摇头,“爷爷,您也别太宠着她,该让她锻炼的,一点也不能少。”

“哎,她还是个小不点呢,能有什么需要锻炼的?”

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觉得她管梁小月管得太严了,“我让小阳学习功课,你都觉得我太严厉了,让小月这么乖巧的丫头去做事,你不心疼,我还心疼呢。”

“呃,就是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情而已……”

梁浅茵还想说什么的,但看老爷子已经吹胡子瞪眼睛,也只能哭笑不得的岔开了话题,“我几天没来,您那些花儿又该要剪枝了吧?我去花园拾掇拾掇。”

“我也要去!我也要去!”

梁小月才刚抱住妈咪,这会儿哪舍得松手,她一开口说话,老爷子也就喜笑颜开,“好,咱们一起去,你不是说房间的插花不香了吗,叫你妈咪再给你做一个。”

“嗯!”梁小月点头,又兴奋的看着梁浅茵,“妈咪,可以吗?”

“你呀,就是仗着你祖爷爷疼爱你。”

梁浅茵笑的无奈,拧了拧她的小鼻子,“你去把你和小阳房间的花瓶都拿过来,妈咪给你们一人做一瓶插花,让房间里永远都是香香的。”

“谢谢妈咪,那我去拿花瓶喽!”

梁小月开心的笑起来,迈着小短腿一溜烟儿的跑远了,梁浅茵就和老爷子慢慢的走着,“您这几天身体感觉怎么样?那些药,都有按时吃吧?”

“都挺好,”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老爷子也能和梁浅茵心平气和的聊天了,只不过他话锋一转,“你和厉远冥怎么样?有没有发生不愉快的事情?”

“没有,阿衡忙着工作,我就照厉家里。”

梁浅茵没明白老爷子的意思,就顺着他的话风说了,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“那昨晚怎么回事?你别以为我很少出家门,就不知道那些上流圈子发生的事情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