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7章 受教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4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这个……其实也就是个误会,您不用操心。”

梁家的那些个破烂事,梁浅茵也不想老爷子知道了烦心,笑了下,打算把话题绕过去,老爷子却虎了脸,“梁家敢欺负你,当我们厉家没人了是吧?”

梁浅茵一愣,“爷爷,您……”

“你也不用多想,你天天跑来照顾我,我老头子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。”

老爷子板着脸,冷哼了声,“厉远冥那个没出息的,连自己老婆都护不住,还当什么男人?当时就该拆了梁家,看以后谁敢在老虎头上拔毛?”

“爷爷,其实厉远冥一直都相信我没有拿项链,也在很努力的维护我……”

“有个屁用!那种情况还讲究手段柔和,我看他就是废了!”

老爷子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事的时候,就已经气的不轻,刚想再骂,身后已经传来颇为无奈的声音,“爷爷,我知错了。”

梁浅茵诧异回头,“阿衡?你不是在上班吗?怎么来了?”

“我就知道你会在这里,”厉远冥上前牵住她的手,又不着痕迹的朝她眨了眼睛,梁浅茵 看的脸蛋一红,害羞的低下头,不说话了。

老爷子看他俩郎情妾意的样,冷哼了声,“现在恩爱有什么用?你老婆被人欺负的时候,你不知道重拳出击,就是你的错。”

“爷爷,其实阿衡他……”

“你别替他说话!”

老爷子打断梁浅茵的话,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厉远冥,“收服人心的时候该用柔和手段,但有人在试图挑战你的威严,你居然还能忍的下去?”

“你不叫那些宵小畏惧,他们就敢缠着你,这样的道理你还不懂?”

“爷爷,我知道了,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。”

厉远冥垂头,乖乖受教,又保证道:“梁家的人敢肆意欺侮浅茵,这事我绝不会姑息,定会给梁家人一个教训。”

“哼,你怎么教训?嘴上不痛不痒的骂几句?”

老爷子瞪眼睛,摆明不相信他的话,梁浅茵赶紧打圆场,“爷爷,梁氏本是我父亲所创,后来在我年幼时被我叔叔所侵占,现在阿衡就在想办法帮我拿回来,并没有撒手不管。”

“既然本该是你的东西,那就尽早拿回来,别流落他人之手。”

老爷子一通骂下来,也累了,顺着梁浅茵的话下了台阶,梁浅茵见状,也赶紧搀着他,“爷爷,我先扶您回去休息,等会儿我再过来修剪花园。”

“也行,”她这么有眼力见,老爷子脸上也略露了点笑容,厉远冥朝梁浅茵眨眨眼,眼中有着赞赏,她快和小月一样,得老爷子满心疼爱了吧?

没走几步,梁小月跟着佣人跑过来了,“妈咪,我拿了……咦,爸爸!”

梁小月看见厉远冥,如乳燕归巢,一头就扎了过去,笑容极甜,“爸爸,我好想您!”

“爸爸也想小月呀?”

这么乖巧可爱的女儿,厉远冥也是打心眼里喜欢,冷峻容颜上透了笑意,伸手将她抱进怀里,刚好梁小阳这会儿也下课了,听见动静顿时就高兴的跑了出来,“爸爸!妈咪!”

“哎,我的宝贝儿子,”厉远冥一手一个,满面笑容的抱着两个小宝贝,眉心常年聚起的褶皱都舒展开来,这两个孩子乖巧懂事,怎么能不叫人怜爱?

梁浅茵笑吟吟的看着父子三人,顺口询问了句:“小阳,最近功课怎么样?”

“我都有按时完成祖爷爷交待的任务,有时候还超额完成。”

“真乖,”梁浅茵笑着捏捏他的小脸蛋,而老爷子也笑了起来,“小阳的功课很好,假以时日,必定会是个极出色的孩子。”

“爷爷,您也别太夸他了,免得他得意自傲,反而不美。”

“我就是实话实话而已,他有什么可得意的?”

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又慈爱的看看梁小阳,也就这么会儿功夫,楼上就传来了家教老师喊上课的声音,梁小阳依依不舍的抱了梁浅茵,“妈咪,我去上课了,您今天会一直在吗?”

“妈咪今天都在,你安心上课。”

梁浅茵也极为不舍,但老爷子已经严格制定了时间,她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眼看着梁小阳从厉远冥怀里滑下来,就要去上课,老爷子却忽然开口:“你这段时间表现不错,今天就和你爸爸妈咪一起休息,明天再把课业补起来。”

“真的吗?谢谢祖爷爷!”

梁小阳大喜过望,抱着梁浅茵的腿就不肯松了,老爷子笑着点头,“你很懂事,祖爷爷也不想成天逼的你只知道学习,自己也多放松。”

“祖爷爷,我知道了,”梁小阳开心的像只小鸟儿,就赖在梁浅茵怀里撒娇,把梁浅茵看的满心感慨,他虽然很聪明,但终归也只是个六岁的小孩子啊。

不说别人家的孩子,就是小月都还赖在老爷子身边撒娇,但他整天除了枯燥的学习便是学习,却从来没有怨言,怎么不叫做父母的心疼?

好在老爷子如今慢慢开通,他也算是能稍稍得点自由时间了。

……

没两天,梁重的黑料便登上了小报纸,很快有财经报纸也盯上了他这块,准备深挖下去,而梁重更是做梦没想到,他有一天也会登上热搜。

傍晚吃过饭了,坐在客厅里看电视,一见那些大小新闻都提到他去什么什么地方潇洒,又黑了朋友多少钱之类的事,心里就怒火大炽。

一把摔了遥控器,就要上楼,梁婶却拉住了他,“你就不觉得这事有些奇怪?”

“什么奇怪?我可告诉你,我心情不好,你别上赶着吵架!”

鉴于梁婶以往的脾性,梁重冷着脸先就开口制人,梁婶把眼一瞪,但看他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,又软了脾气,哼哼两声,“我就是想跟你说,这事八成是厉远冥和梁浅茵干的。”

“爸,我妈说的没错,这事应该就是他们两个臭不要脸的在抹黑您。”

梁雯雯也坐了过来,仔细分析道:“您想啊,咱们最近也只有得罪他俩,这事儿的热度还没有退下去,您的黑料就来了,不是他们,还能有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