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39章 公开道歉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厉先生,你在上班哎!”

梁浅茵都服了他,羞着脸啐了句,却捺不过他的哄诱,对着手机轻轻的啵了声,又羞的赶紧挂断电话,这个没正经的,就不怕被下属听见那些羞耻的话吗?

厉远冥收到香吻,这才心情愉悦的看向等在门口的许风,“有事?”

“厉总,梁氏的股票正在下跌,不少投资人在卖股权。”

许风把收集来的资料放在厉远冥桌上,厉远冥翻着文件,嘴里问他:“你有什么想法?”

“您不是想拿下梁氏吗?我觉得咱们可以趁机收购梁氏的股票,毕竟夫人手里已经有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,咱们再收购百分之二十六,梁氏便能收入囊中了。”

“行,你去负责收购股票,别让梁重警觉就行。”

“我明白,”许风点头,带着资料走了,但刚到门口,就见梁重寻了过来,顿时不动声色的收好文件,才打招呼,“梁总,您有事?”

“我要见厉远冥。”

梁重脸色阴沉,就要闯进总裁室,但许风就稳稳的挡在了门口,“请问您有预约吗?若是没有,只怕您得预约了,才能见到厉总。”

“我都到这里了,还要什么预约?”

梁重恼的直瞪眼睛,见厉远冥坐在办公室里,冷冷的望着这边,顿时就扬手大叫:“厉远冥,我有事和你商量,你让我进去!”

厉远冥没说话,许风冷脸,“梁总,你要是再这么吵闹,就别怪我叫保安轰你了!”

“你一个特助,你牛什么?你给我闪开!”

梁重要伸手推许风,许风身强体壮的,直接就一巴掌拍在他手背上,脸色已经冷的像是隆冬寒风,“再不走,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

总裁室里的厉远冥始终没阻拦,梁重心知不妙,顾不得手背上的痛楚,大叫起来:“厉远冥,我要说有关梁浅茵的事情,你让我进去谈不行吗?!”

“夫人的事,厉总自有安排,还轮不到梁总你来操心。”

许风有一怼一,恼的梁重直咬牙,倒是里头的厉远冥挑了眉,“放他进来。”

“听见没有?你给我起开!”

梁重得了允令,当即就狠狠推开许风,拔腿往里冲,许风看着他急不可耐的背影,眼中极快的闪过丝鄙夷,伤了夫人,还想逃脱罪责?

门都没有。

厉远冥闲适的往后一靠,修长笔直的腿交叠在一起,单就是安静坐着,清冷矜贵的气势便油然而生,让人不敢小觑他。

手指轻敲着椅子扶子,漫不经心的道:“浅茵有何事?”

“厉总,你放我黑料,我也不太在意,但梁浅茵也拥有梁氏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权,若是梁氏因为我的事情而被拖累,那你岂不是把梁浅茵也拖下了水?”

梁重知道自己斗不过厉远冥,干脆就打开天窗说亮话,“我知道你向来没把我放在眼里,但你那么心疼梁浅茵,总不能不管她的死活吧?”

“你是觉得,我差那点儿钱?”

削薄的唇抿了个好看的弧度,可那双琥珀色的眼眸里却透着森冷,“我只管让浅茵开心,至于钱不钱的,你觉得我会在乎?”

“你,”梁重一噎,他知道厉远冥不差钱,但事儿也不是那样说的吧?

咬咬牙,低声下气的恳求,“厉总,我知道您不缺梁氏的那点钱,但梁氏是梁浅茵她父亲一手创立的,若是毁在了您手里,怕是您也说不过去吧?”

“我说了,那些都无所谓,我只要浅茵开心。”

琥珀色的眸一下锐利起来,染了些许不耐烦,“若只是这点说词,你可以走了。”

“不,厉总,我是诚心来求和的!”

一看厉远冥开口赶人,梁重急了,“您说吧,我要怎么做,您才肯放过梁氏?”

“哦?终于知道松口了?”

厉远冥挑眉,淡淡的看着他:“简单,梁家公开给浅茵道歉,这事就过了。”

“不是,厉总,我好歹也是梁浅茵的长辈,怎么能……”

“看来梁总还是不明白,刀把在谁手里啊?”

厉远冥陡然坐直身体,气势油然而生,压的梁重瞬间苍白了脸色,呐呐起来:“厉总,我也没那个意思,您看,咱们能不能私下……”

“公开道歉,否则免谈。”

厉远冥不耐烦的敲敲桌,“许风,送客!”

“是,厉总,”许风还站在门口候着,当即就伸了手请梁重出去,“梁总,请吧?”

“厉总,我是诚心来……”

“梁总还是请吧,厉总已经说了条件,能不能做到,就看你们自己了。”

许风截断他的话,“厉总公务繁忙,梁总请便。”

“行,我记住你了。”

屡次被许风打断正事,梁重也恼的很,狠狠瞪了眼许风,这才离开。

许风耸肩,瞪眼有什么用?

他得罪了夫人,做下的错事,就得慢慢还。

梁重回到家里,梁婶和梁雯雯都已经平静下来,母女俩窝在沙发上,不知道在说什么悄悄话。

看见梁重进门,梁婶立即就刹住了话头,转而打招呼,“你处理好了?”

“算是处理好了,”梁重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阴阴的看着两人,梁雯雯被他看的心里发毛,“爸,您有话就说,这么看着我干嘛?”

“没什么,厉远冥说,让我们家公开给梁浅茵道歉,尤其是你。”

梁重收回眼神,眼皮子低垂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梁雯雯一下炸毛,“凭什么让我给她道歉?我不去!死都不去!”

“就是,梁重,你怎么能让雯雯给梁浅茵那个贱人道歉?”

梁婶也不服气,恼怒道:“要道歉你自己去,我和雯雯是不会向那个小贱人低头的!”

“呵,你能耐啊?你能耐你去找厉远冥啊!”

梁重猛然抬头,咣当一声,摔了茶几上的烟灰缸,巨大的声音惊的梁婶差点跳起来,一见是梁重凶自己,立即就大哭大闹起来,“姓梁的,你还有没有良心!”

“我为你操持家事,生儿育女,你居然还反过头来凶我!”

“你给我闭嘴!”

梁重烦的双眼怒瞪,“你少他妈的给我撒泼!梁氏要是完蛋了,你就去睡大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