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56章 逼债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电子回复单来的极快,财务总监看着那两个潇洒流畅的字,顿时暗中捏了把冷汗。

来结工资走人的员工一批又一批,他可是瞧得清清楚楚的。

幸亏刚刚没有自作主张,否则他不就得滚蛋了?

财务总监定了定神,才把申请表打印出来递给梁重,赔着笑脸说道:“梁总,小梁总不批这笔款子,我也没有办法,对不住了。”

梁重恼的要死,“不批?我也是公司的大股东,我现在急需要钱,她凭什么不批!”

“这个……”

财务总监心里明津,只是嘴上并不敢明说,拐了弯的打发人,“要不您去问问小梁总?她是总裁,她不批准,我也没办法给您钱啊。”

“行,我去问她,她要敢跟我玩阴的,我饶不了她!”

梁重怒气冲冲的上楼,冲到总裁室就把申请表摔在了梁浅茵面前,“你给我个解释!”

“我还想问问,你拿这么多钱干什么?”

梁浅茵往后一靠,好整以暇的望着梁重,“你别忘了,你还有六个亿的窟窿没有填上,现在居然又想从公司挪走三个亿?梁重,你当梁氏是你的摇钱树,还是提款机!”

说到后头,悦耳的女声已是一片严厉:“报不出合理项目,我就视你为挪用公款!”

“你,你胡说八道些什么?”

梁重心里犯虚,又急又怒,“你不批就不批,少诬陷我!”

“诬陷?那你告诉我,这三个亿又是要投资哪里?”

“我,我做的投资,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你不告诉我也行,但钱你也休想拿到,”梁浅茵并没有指望能从他嘴里来实话,眸里起了不耐,“没事就赶紧走,记住,离一个星期的期限只剩下四天了。”

“梁浅茵,你这是逼我去死?”

“别,你死了,那么多的钱,我找谁去要?”

梁浅茵要笑不笑的看了他一眼,低头处理文件去了,梁重这样的人,不值得怜悯。

梁重没讨到好,算是白来了趟,回到家里,厨房里已经开始飘起食物的香气,梁雯雯甚是体贴的端了水给他,满面担忧的问道:“爸,梁浅茵肯给钱吗?”

“哼,她把财政大权看得死死的,我没正当理由,是别想从公司拿走一分钱了!”

梁重在外头受了气,回来后脸色也不好,梁婶从厨房里出来,垮着脸不高兴的说道:“既然你摆平不了这事,那我带着雯雯去娘家住段时间,免得被你拖累。”

“妈,现在正是需要齐心协力的时候,您还说那种话干嘛?”

梁雯雯使了个眼色,打断她的话,梁重本来想跳起来骂人的,但看梁雯雯还算明事理,也懒得去搭理梁婶,就烦躁道:“雯雯,是爸爸对不住你。”

“但爸爸现在是真的陷入困境了,你看你和你妈还有多少能变卖的贵重珠宝,咱都先把它变现了再说,等以后爸爸挣回了那些钱,再给你买更好的。”

“爸,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您那么见外干什么?”

梁雯雯笑了下,言语间并没有半分怨怼的意思,听的梁重都想哭了。

绕来绕去,果然还是亲生的女儿对他最好啊!

梁婶在餐厅门口翻白眼,并不搭话,但梁雯雯硬拉着她上楼了,“妈,咱们俩把东西都清一清,怎么能让爸独自扛下这份重担?”

“我跟你说,你就是傻!”

梁婶用力点了下她的脑门,骂骂咧咧的上楼去了。

梁重在楼下看着,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,虽然老婆不咋地,但为了女儿,他也得撑下去啊?

母女俩上了楼,把房门一关,梁雯雯立即就变了脸,愤愤不平的骂起来,“妈,你赶紧把最喜欢的那几样珠宝首饰都藏起来,剩下的拿给他算了!”

“哎,要不是看在你开口的份上,我一样都不给他!”

梁婶翻箱倒柜,拣了几样已经过时,价格又还过得去的珠宝出来,连带着梁雯雯平日里不常戴的珠宝混在一起,七七八八的加起来,也该是有个好几千万了。

随便找了个塑料袋装着,下楼拿给梁重。

梁重看了眼,顿时就失望的不行,“怎么才这么点?”

“你以为有多少?每次找你买珠宝首饰,你都抠抠搜搜的,现在知道嫌少了?”

梁婶可不是什么好脾气,直接就将袋子扔在了茶几上,“东西就这些了,你要是不想要,我还能给雯雯换点生活费,免得她跟着咱们饿死。”

“要,怎么不要?”

梁重已经走投无路,蚊子腿再小都是肉,抓起袋子就上楼去了。

有了这点东西暂缓郝汉那里的压力,他也算是能喘口气了,至于梁浅茵那里,他有钱就还,没钱就不还了,还不信她真能把自己怎么着?

翌日一早,梁重就找上了郝汉。

把装着珠宝首饰的袋子往他面前一扔,怒道:“我把我老婆和女儿的珠宝都拿来充数了,以后你要是再亏损,也别叫我投资,我没钱!”

“啧,梁总你好歹也当了多年的公司总裁,怎么穷得都变卖家当了?”

郝汉嫌弃的看着那袋子珠宝,看来这人真是被榨干了骨髓,连点油水儿都没有了啊?

不耐烦的摆了手,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你赶紧走吧,股票什么时候挣了钱,你什么时候再来找我领分红就行了。”

“郝汉,你坑我的事,我永远都记着,你别让我逮到你的差错!”

梁重心里恼怒,甩下句话就走了,郝汉也不以为意,反倒是笑的越发得意,虽然这些珠宝都是旧款了,但凑凑也能换个几千万花花,何乐而不为?

至于梁重,谁管他的死活?

梁氏有了梁浅茵坐镇,整个状况都在向上,大家都用上了劲工作,张枫是看在眼里喜在心里,脸上的笑容都多了几分。

那日厉远冥交待他将那些不作为的员工都踢出去,来个大换血,再加上梁浅茵雷厉风行的镇压,换血行动进行的也还算顺利,只不过这会儿被人堵在门口,脸色就沉了下来。

“黄董,贺董,你们这是何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