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58章 苦劳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这样不好吧?”

梁浅茵有些迟疑,厉远冥就差扛着她跑了,那副委屈可怜的模样把梁浅茵一下逗的笑了起来,“那你去跟爷爷说明情况,我就跟你回家。”

“行,看我的。”

厉远冥三步并作两步的去了沙发那边,不知道说了什么,很快就见老爷子点了头。

梁浅茵站在楼梯口,看他悄悄给自己比了个胜利手势,顿时就哭笑不得。

这人是越来越幼稚啊?

刚想叫他过来,厉远冥却忽然色变,冲过来就要拉着她离开,但楼上已经传来小月宝宝的可爱童声,“妈咪,您和爸爸陪我来玩积木吧?”

梁浅茵一愣,爱莫能助的看看厉远冥,他最爱的小公主发话了,他还能回别墅吗?

“小月,你和小阳自己……”

厉远冥想叫他俩自己玩的,但见梁小月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望着自己,后头的话顿时就说不下去了,苦哈哈的望着梁浅茵,“走,去玩积木,我可爱玩那个东西了。”

他的小公主哎,怎么偏生就这时候出来了?

梁浅茵笑到肚子疼,谁说话,都没有他小公主的金科玉律好使啊。

真难得他这么大的宝宝,也爱玩积木。

……

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,梁浅茵找来梁重,开门见山的道:“钱款转回来没有?”

“梁浅茵,那是六个亿,我上哪去弄那么多钱?”

梁重已经打定了主意,给她表演个死猪不怕开水烫,梁浅茵看他那副无赖的样,只觉得搞笑,“你现在知道钱搞不回来了?当初花出去的时候,怎么不想想?”

“我花出去,那是有正当名目的,你咋呼什么?”

“正当名目?那行,你把项目书拿来给我,我看看是什么合作项目?”

“那不行,”梁重想也没想的摇头,冷笑道:“我要把项目给你,你抢我的功劳怎么办?等项目做成,资金回拢的时候,我再告诉你不迟。”

“你倒是歪理挺多。”

梁浅茵都被他逗笑了,梁重也不觉得丢脸,反而还得意洋洋起来,只要他皮厚,就不信梁浅茵能拿他怎么办?

但笑不过三秒,梁浅茵就拿了份文件甩在他面前,“看看你做的好事?”

“什么东西?”

梁重狐疑的翻了两页,忽就脸色大变,再也得意不起来,梁浅茵漫不经心的敲着桌,“别以为你不知道你搞的小动作,你若是还不了钱,那就法庭上见。”

厉远冥已经把梁重挪走钱款去投资的具体事宜给查清楚了,看梁得拿什么来狡辩?

还真当自己治不了他是吧?

梁重哆嗦着手,脸上已然一片苍白,横了心,问道: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我想怎么样?梁重,你挪走了公司的巨额钱款,我至多再容你三天,三天内你若是不能把钱还回来,那我就只能找你打官司,让法律逼你把钱吐出来。”

梁浅茵和梁重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,给了最后期限,但梁重已经兜里空空,哪有多余的能力去偿还那六个亿?

咬咬牙,把郝汉的那套理论搬了出来,“梁浅茵,你也看到那钱的确是去做投资了,现在收回来肯定血本无归,你就不能再等等,等钱赚钱的时候,你再管我要钱吗?”

“投资?你的投资一直是只进不出,你倒是告诉我,你做的什么投资?”

梁浅茵指指那些支出的款子,脸色严厉,“你在最初发现不对劲的时候,就应该及时止损,你倒好,一次次的往里投钱,把梁氏都拖进了黑洞里?”

“而且这些林林总总的数目加起来,根本就不止六个亿,我问你,其余的钱在哪里?”

投资有亏损,她还能接受,但他前前后后拿走的钱,只有一半用去投资了!

梁浅茵说到愤怒处,恼的重重拍了下桌,把梁重惊的一个激灵,垂着脑袋不说话了,他总不能告诉梁浅茵,那些钱被他拿出去吃喝玩乐了吧?

梁浅茵看他不说话,脸色越发冰冷,“三天内还不出钱,就走法律程序!”

“喂,我好歹也是你的亲叔叔,你至于这么绝情吗?”

既然道理说不通,梁重又飞快的换了感情牌,开始抹老泪,“你说我夺了梁氏,但我这些年不也同样兢兢业业的打理着梁氏,没叫他垮台?”

“我在梁氏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我拿点钱用用怎么了?就算是普通人家,你个做侄女的,也该拿钱孝敬我吧?”

“我孝敬你?你哪样行为值得我去孝敬你?”

梁浅茵觉得他就是来搞笑的,冷着脸下了逐客令,“你在我面前玩感情戏没用,公司就是公司,在你对公款伸出黑手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的下场。”

莫非他还觉得,公司姓梁,他就可以为所欲为?

那他就大错特错了,公司姓梁不假,但他一个人靠什么撑起公司?

梁氏是所有员工的梁氏,不是梁家的梁氏!

她这般不留情面,梁重也急了,郝汉就是个混混,想从他手里拿钱出来,比登天还难,梁浅茵这里又催着要那六个亿,但他就那么大的能力,一下子上哪弄钱?

想来想去,都濒临崩溃了,“梁浅茵,我赚钱了还回来不行吗?你非要逼死我啊!”

“你赚钱?你难道还看不出,人家在套你的钱?”

梁浅茵对股票也算是略有涉猎,冷声说道:“你投的钱都被套出去了,就你还傻傻的相信钱能生钱?没有把握的行业不要涉足,你就是犯了大忌!”

“不,不可能的,他说了会赚钱的!”

梁重两眼迷乱,不复清明,梁浅茵也懒得和他多解释,“你既然觉得他能赚钱,那就叫他把本金套出来给你,公司现在急需用钱的时候,没时候和你们慢慢磨磨蹭蹭!”

“他不会给我钱的,梁浅茵,你就是在逼我去死,你好狠的心!”

“是你自己做下的孽,与我何干?”

他不走,梁浅茵便准备离开,去找厉远冥,但刚越过梁重,他却忽然一头跪倒在地,哭的极为伤心,“梁浅茵,我现在是真的没有钱,逼死我对你有什么好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