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62章 护花使者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1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行,你挺讲义气。”

既然劝不动,梁浅茵也就没再往这方面瞎费功夫,转而说道:“只不过我家里人挺有本事的,回头找到我,自认倒霉的就该是你了。”

“那没办法,做这行的哪个不是在刀口上舔血?我要是被抓,我就自认活该。”

绑匪头子的心态倒是极好,还和梁浅茵聊了起来,梁雯雯跟在后头,看两人像老友似的聊得火热,心里就恨极了梁浅茵。

不过就是个贱人而已,凭什么到哪里都是她出风头,压自己一筹?

连个绑匪都对她刮目相看,还有没有天理!

夜深了,厉远冥还没有打电话回来报平安,老爷子也有些沉不住气了。

梁小月和梁小阳昏昏欲睡,但时不时的猛然惊醒,抬头往门外张望,老爷子看的心酸,又不敢说实情,只能柔声哄着两人入睡。

梁小月抱着娃娃,软糯稚嫩的声音里满是困意,“祖爷爷,妈咪什么时候会回来?”

“你爸爸和妈咪回别墅那边睡了,今天不过来了。”

老爷子把早就想好的借口搬出来,又故意虎了脸:“你们早点睡觉,要不然明天爸爸和妈咪看到你们俩顶着熊猫眼睛,是会生气的哦?”

“熊猫眼睛?是黑黑的吗?”

“对,就像大熊猫那样,整个眼圈都是黑黑的。”

老爷子比划了下,又笑起来,“小月和小阳都是你们妈咪最爱的小宝宝,要是明天妈咪过来看见你们俩变了模样,不认识了怎么办?”

梁小阳一骨碌坐起来,“祖爷爷,妈咪会不认识我们吗?”

“有可能哟?”

老爷子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劝他俩睡觉,只能搜肠刮肚的找借口,“你们俩乖乖的睡,明天傍晚,最多明天傍晚,你们妈咪就过来看你们了,好不好?”

“嗯,那我们睡觉了,祖爷爷晚安!”

“晚安。”

看着两个小宝贝终于进入梦乡,老爷子这才松了口气,确定两人睡着之后,这才轻手轻脚的步出卧室,下楼给厉远冥打了电话:“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发现一辆可疑的面包车,目前还在追查行踪。”

厉远冥的声音很冷,透着强行压抑下来的愤怒,老爷子皱眉,“人手够不够?要是哪些关节需要说情的,我去出面,你赶紧把人找回来。”

“暂时不用,您身体不好,早些歇着吧,浅茵的事情我会处理好的。”

“她不知去向,我哪里睡的着?”

老爷子叹了口气,无奈道:“人心都是肉长的,她的好我也看在眼里了,等她回来,咱们一家人就好好的过日子。”

电话那端沉默下来,良久,厉远冥低低的道:“好。”

浅茵,爷爷想通了,但你在哪里?

月已中天,清辉如银。

厉远冥坐在总裁室里,静静的望着窗外夜色,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听走廊里响起急促的脚步声,许风疾步走进来,“厉总,面包车赶往东郊港口了,只怕……”

若夫人真在面包车上,那他们去港口,意思不言而喻。

琥珀色的眸子陡然凌厉,厉远冥迅速起身,“走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东郊,另外找人封锁东郊海域,绝不能让他们带着人出海。”

“我明白。”

许风来之前已经找人封锁海域了,快步跟厉远冥身后,替那些绑匪默哀了三秒钟。

敢绑架夫人,怕是老寿星上吊,嫌命长了吧?

东郊港口。

海水映着月色,越发显得深不可测。

巨大的礁石后头,梁雯雯已经等的不耐烦起来,“昆哥,怎么船还没有来?”

“没来就等着,哪来那么多废话?”

绑匪头子,也就是昆哥,不耐烦的怼了梁雯雯一句,他早就跟渔船那边说好了,凌晨准时过来接人,现在他们没按时赶过来,谁知道闹什么幺蛾子?

梁雯雯敢怒不敢言,就拿眼狠狠剜梁浅茵,梁浅茵被剜的莫名其妙,“又不是我凶的你,你有本事,你找他说理啊?”

“哼,都要被卖进销金窝了,你还敢牙尖嘴利?”

梁婶又想打梁浅茵,不过看看凶神恶煞的昆哥,脸皮抽抽了几下,愣是没敢动。

心里却恼的很,明明她们出够钱了,现在却连动梁浅茵几下都不行,世上还有比她们更窝囊的主家吗?

梁浅茵懒得理她,腿上的绳子已经解开,自己挪到海水边,安静的坐着。

浪花轻轻涌过来,温柔的像是母亲的手,梁浅茵闭了眼睛,静静享受海上凉爽的夜风,昆哥走过来,低声问她:“你就不怕?”

梁浅茵轻声笑了,“怕什么?难道我怕,你就会大发慈悲的放我走?”

“那倒也是,无论你哭还是笑,我都不会放你走。”

昆哥点了下头,倒是挺佩服梁浅茵的胆气,若是常人处在这种情况下,早就哭哭啼啼,吓得走不动道了,哪像她,还能镇定自若的与自己这个绑匪闲聊?

只可惜,她得罪了小人,注定要遭坎坷。

梁雯雯见他还一副怜香惜玉的样,顿时就嘴撇的都快合不上了,满脸的鄙夷,之前在仓库里,带头要上了梁浅茵的人可是他,怎么着,现在又想当护花使者了?

冷哼两声,不高兴的道:“你别忘了你是来干什么的,少跟她套近乎,她看不上你的!”

昆哥冲梁雯雯瞪了下眼睛,“那又怎么样?我就是和她聊天,也不乐意搭理你。”

不管梁浅茵现在如何落魄,至少风骨让人敬佩。

“你!”

梁雯雯恼的很,就要发火,梁重赶紧冲过来拉住她,“都别吵吵了,你们听,是不是有船的声音在往这边过来?”

潮水轻轻拍打着沙滩,浪声中隐隐约约似有发动声的轰鸣声传来。

昆哥一下站起身,脸色严肃起来,“先藏好。”

迟了这么久,谁知道出了什么变故?

做他们这行的,不谨慎着点,坟头上的草早就已经长成了树。

梁重也是头次做这种勾当,紧张的手心冒汗,赶紧拉着梁雯雯躲到礁石后面藏好,梁婶见梁浅茵还坐在那里没动,二话不说,硬将她拽到旁边躲了起来。

刚藏好没多久,远远的就见一艘渔船乘风破浪的驶过来。

到了近前,甲板上就有人朝这边挥手,“昆哥,海上突然严查,情况不妙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