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64章 同归于尽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婶哭的撕心裂肺,“你们有什么就冲我来好了,为什么要欺负我的女儿!”

“你欺负别人女儿的时候,怎么不多想想你的女儿?”

厉远冥眸光淡淡的看向梁重,“都是你梁家的女儿,你杀梁浅茵,我就杀了梁雯雯,再让你们老两口给梁浅茵陪葬,从此以后,你们梁家就灭门了,再无活口。”

梁重一个激灵,“你,你好狠的心!”

“我不过是给梁浅茵报仇而已,你杀我的妻,我就灭你满门。”

清冷无波的声音在海上飘荡,没有高低起伏,却让满船的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。

梁雯雯已经吓到崩溃,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梁婶看厉远冥不像是说谎的样,也不敢再瞎咧咧,就哭着骂梁重,“你看看你出的什么馊主意,把我和雯雯都害惨了!”

“你放了梁浅茵,要死你自己去死,别拉上我们做垫背的!”

“你以为我放了梁浅茵,厉远冥就会放过我们吗?”

梁重怒极,脸色阴沉的能捏出水来,忽就押着梁浅茵退后几步,把外衣一掀,露出绑在腰上的炸弹,“既然谈不拢,那我们就一起死,同归于尽好了!”

“爸爸,不要!”

梁雯雯崩溃尖叫,哭的不成样了,“妈,您快阻止他啊!我不要死!”

“梁重你疯了是吧,快住手!”

梁婶早就暗中藏了一大笔钱,还想和梁雯雯好好过日子,要是现在被梁重发疯炸死,那岂不是亏大了?

心里一急,直接就朝梁重冲了过去,撕打起来,她这一动,厉远冥立即就跟着冲了上去,伺机营救梁浅茵,昆哥也不能眼看着金主吃亏,赶紧招呼人帮忙。

许风带来的保镖也没有傻站着的道理,加入了混战中,原本安静的渔船顿时就闹哄哄起来,喊打喊杀声震天,分不出谁是谁。

梁婶没想到一时冲动会引来混战,但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,手忙脚乱的就去拆梁重身上的炸弹,梁重被她纠缠住,也无暇再顾及梁浅茵。

厉远冥逮着机会,直接就将梁浅茵拉到了身边,紧紧的护着她。

梁浅茵满心感动,仰起头来正要说话,目光却不经意的越过他的肩膀,顿时就惊的尖叫起来,“阿衡,小心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梁浅茵眼睁睁的看着木棍挟带着劲风,狠狠的敲过来,想也没想的绕到厉远冥背后,硬生生的替他受了那一击。

脑袋被木棍敲的嗡嗡响,眼前的事物也模糊起来,耳边传来似为极为遥远的痛呼声,她却是无力再回应,勉强露了点笑容,头一歪,昏死过去。

“浅茵!”

厉远冥眼睁睁的看着梁浅茵头破血流,又软软的滑倒在地,眸光中瞬间蕴了悲痛,极快的将她捞到怀里,许风也惊的不轻,“厉总,赶紧送医院!”

不用他说,厉远冥已经飞快的带着梁浅茵离开,临下船前,扫了眼梁重,眸光阴冷的犹如深渊里爬出来的恶魔,“抓起来,把他欠的债,百倍奉还回去。”

敢伤梁浅茵,那他就去死!

许风带的人个个彪悍凶猛,梁重的人根本就不是对手,没几下就东倒西歪,再也站不起来,梁重满眼绝望,瘫软在地上,完了,一切都完了啊!

落到厉远冥手里,哪还有她的好日子可过?

厉远冥紧抿着唇,眸光幽冷,带着梁浅茵一路飞奔到医院,医生看着梁浅茵被伤到惨不忍睹的模样,也不敢多问什么,赶紧先将人推去了抢救室。

老爷子得到信,急匆匆的赶到医院,见手术室的红灯还亮着,就忍不住焦急的转圈圈,“医生有没有出来说什么?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
“还没有消息传出来。”

厉远冥眼也不眨的望着手术室门口,眸里隐有猩红,“她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,爷爷,是我没有保护好她,她才会被人害成这样的!”

“我知道,我都知道,你先放宽心,别等会儿浅茵出来,你吓着她了。”

老爷子知道他满心愧疚,也不敢再刺激他,只是拿好话儿安抚着,“浅茵是你的妻子,她有危险,你舍命救她,你有危险,她自然也会舍命救你,不会怪你的。”

“可她本就身体虚弱,那一木棍敲在她头上,她怎么能受得住……”

想到梁浅茵头破血流的模样,厉远冥都哑了嗓子,眼眸一酸,某些液体就差点控制不住的流出来,那个傻丫头,他皮糙肉厚的,挨那一棍子有什么关系?

她为什么就要冲出来替他挡了伤害啊……

“唉,浅茵心里有你,怎么舍得见你受伤?你也别太自责了。”

老爷子没想到梁浅茵能舍生忘死的去救厉远冥,眼中也多了惭愧,看来从前的确是他对梁浅茵的偏见太多,活生生的给小两口制造了无数磨难啊。

但愿梁浅茵能尽快醒来,以后好好的过日子吧。

爷孙俩默默的坐在走廊里,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就见手术室的门忽然开了,厉远冥一下冲到门口,急道:“医生,我妻子情况怎么样了?”

“我们给她做了仔细检查,都是皮外伤,没有生命危险,不过……”

医生给了肯定回答,但话锋一转,脸色瞬间又严肃起来,把爷孙俩看的都心惊肉跳了,“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吗,怎么还有后话?”

“她的身体原本就很虚弱,又经受了折腾,什么时候能醒还是个未知数。”

“而且我在她头上发现了处开颅痕迹,必然是曾经动过手术的,现在脑子又受伤了,她能不能很快清醒,清醒后有没有变化,都只有等她醒了才知道。”

医生说完就走了,老爷子一脸懵的跟到病房,等人走了,老爷子才惊愕道:“她什么时候做过开颅手术?”

“当初她怀孕被害时,脑子里就积了瘀血,损失了所有记忆。”

想到当初那段难熬的岁月,厉远冥仍是心底里发怵,握住梁浅茵的手,感觉到她掌心里的淡淡暖意,才接着说道:“她生小月和小阳时,就落下病根,身体一起很虚弱,后来回国,您与她闹的很凶,她强撑着身体去做了开颅手术,这才找回了记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