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65章 就怕万一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1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老爷子愣住了,半响才深深叹息,“你,唉,你之前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?”

“您一心想着带走小阳,哪会听我的解释?”

闹得最凶的时候,他甚至绑了梁浅茵,逼自己签下放弃小阳抚养权的合约,大家都是火气上头,谁肯听谁的解释?

老爷子颤巍巍的,呼吸都急促了几分,“是我不对,我究竟做了多少孽啊……”

“浅茵已经不怪您了,您也无需自责。”

厉远冥的眼睛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梁浅茵,“夜也深了,小月和小阳还在家里,您赶紧回去照顾着他们,这里有我就够了。”

“阿衡,爷爷,爷爷对不住你们……”

老爷子深深叹息,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走了,只希望梁浅茵能早早醒过来,让厉远冥心里能好受些,也让他能弥补从前的过错啊。

病房里安静下来,就只听见监护仪器里传来的嘀嗒轻响声。

厉远冥坐着床边,握着梁浅茵的手放在唇上,轻轻的吻着,不知不觉间,已是红了眼圈。

“浅茵,你怎么那么傻?你怎么能替我去挨那一铁棍?”

“你可知道,棍子打在你身上,却是疼在我的心坎上?你是存心想让我愧疚吗?”

“那么重的棍子啊,你该有多疼?”

“浅茵,我求求你,就当我求你,你早点醒过来好不好?……”

低低泣语声响在病房里,一字一句,像是秋日细雨,缠绵无尽头,让人跟着压抑起来。

只可惜病床上的人儿无所觉,依旧沉沉的昏睡着,未给任何反应。

也不知过了多久,病房里响起低沉的叹息声,终归平静。

老爷子心里担忧梁浅茵的情况,又怕梁小月和梁小阳察觉到端倪,回去只打了个盹,等到天色渐开时,便赶紧让人做了早餐,送到医院里去。

厉远冥还保持着昨天的姿势,就呆呆的坐在梁浅茵床边,老爷子进门,也没多大反应。

晨风泛着凉意,老爷子去关了窗,明知道结果,还是忍不住问了句:“医生查房了吗?她昨夜有没有醒过?”

“没有,”厉远冥嗓音沙哑,满眼血丝,看起来颇为憔悴。

老爷子听的心里泛痛,赶紧别开头,忙着弄早餐,“看你的样子也是一夜未睡,你先吃点早饭,然后眯会儿,这里有我守着就行了。”

“不用了,我没有胃口,也睡不着。”

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拒绝,老爷子手一顿,随即又若无其事的盛粥,只是训斥道:“你不吃饭,身体怎么扛得住?我看你要是倒了,这一家老小怎么办!”

“你看看浅茵,她现在极需要人照顾,我身体又不好,难道你还想你倒下了,我这把老骨头撑着去照顾你们俩不成?”

老爷子絮絮叨叨的,把早餐放在了他面前,“吃吧,吃了才有精力继续照顾她。”

厉远冥默然,端着碗默默的喝粥吃东西。

爷爷说的对,一家老小都还等着他去照顾,他怎么能倒下?

只不过心里担着事,也不怎么有胃口,勉强吃了点东西便放了碗筷,老爷子看他的确是食欲不振,也没有再多劝。

哪料他刚收好碗筷,监护器却突然尖锐急促的响起来,梁浅茵的心跳在急速下降。

老爷子看的心脏都跟着呯呯乱跳起来,厉远冥一把按响了呼救铃,很快值班医生和护士都冲了进来,又像旋风似的推着梁浅茵去了抢救室。

厉远冥紧抿着唇,脸色苍白的跟在后头,老爷子快步上前搀住他,“没事的,你别慌。”

厉远冥的身体都在哆嗦,“爷爷,要是浅茵有什么万一,我该……”

“没有万一!”

老爷子脸色一厉,“她就是被打了下,很快就会好起来的,你胡思乱想些什么?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可是,倘若这里治不好,我们就找更厉害的专家,能有什么可是和万一?你不仅自己要坚强,也更要对她有信心!”

老爷子知道他心里难受,但他若是跟着梁浅茵一起垮了,这个家怎么办?

小月和小阳还在家里等着爸爸和妈咪回去,要是他俩都垮了,自己怎么跟孩子们交待?

手术室的红灯亮起来,刺目的红色看得人无端紧张。

厉远冥两眼紧盯着手术室的大门,不笑也不说话,沉默的像是万年冰山。

老爷子也不打扰他,就默默的陪在旁边。

梁浅茵被推进抢救室不过半小时,医生就满脸严肃的出来了,“她的心跳已恢复正常,但是必须马上转入重症病房,阻止再有意外发生。”

厉远冥有些懵,情况怎么越来越严重?

还是老爷子点了头,“那就马上转,用最好的医生和药物,钱不是问题。”

“嗯,”有他这句话,医生也好办事,只不过又皱了眉,“病人脑部受了重击,生命值也很不稳定,若是十天之内醒不过来,我们也不无能为力了。”

这下老爷子也懵了,“怎么可能呢?就受了一下重击,怎么会挺不过来?”

“她本来脑部就有伤,身体底子又不好,会出问题很正常。”

医生解释了下梁浅茵的身体状况,老爷子都听傻眼了,但医生的话也不会有错,只能赶紧先将梁浅茵转到重症病房,再作决定。

整条ICU走廊都极为安静,病房里躺的大多是昏迷不醒的病人。

老爷子隔着玻璃窗看了几眼梁浅茵,这才看向旁边痴望着梁浅茵的,低低叹息,“我出来已经够久了,怕孩子们会找人,就先回去了。”

“嗯,”厉远冥点头,眼珠子都没有眨动过,似乎黏在了梁浅茵身上。

老爷子看的心里泛酸,摇摇头,长叹了声,“我走了,你自己也要多照着自己,免得浅茵需要你的时候,你却无能为力。”

厉远冥不应声,就痴痴的望着病床上的梁浅茵。

老爷子劝不动,也只能默默的走了。

回到老宅,梁小月和梁小阳已经下楼了,看见老爷子步履蹒跚的进客厅,梁小阳眼中就多了抹奇怪,但也只是照常问话:“祖爷爷,爸爸和妈咪在哪里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