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66章 黄泉作伴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2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他们啊,一起出差去了,叫祖爷爷照顾你们呢。”

老爷子灵机一动,编了个出差的理由,笑着摸摸他的头,“赶紧去吃早餐,然后就去写作业,再过不久,你们就该开学了。”

“那好吧,我瞧您精气神不是太好,您也多休息。”

梁小阳很是体贴的关心了句,把老爷子感动的差点就眼泪汪汪了。

这么贴心懂事的小宝贝,谁不爱?

陪着吃了早餐,老爷子也就上楼去了,梁小月和梁小阳这才凑在一起嘀嘀咕咕,“你有没有发现,祖爷爷奇奇怪怪的?”

“你也发现了?看来脑袋没让零食给腐朽了啊?”

梁小阳轻哼了声,抬头看看楼上,见没人注意他们这边,才悄声说道:“等下次祖爷爷出门的时候,我俩就跟上他,看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,不让我们见妈咪。”

“好嘞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”

梁小月是一拍即合,祖爷爷不让他们见妈咪,指不定又藏了什么阴谋!

老爷子不知道俩个小屁孩起了疑心,依旧安心的在楼上休息。

休息好了,才有精神去照顾别人啊。

医院里。

许风行色匆匆的赶到ICU,看到厉远冥,赶紧上前低声说道:“厉总,梁家人已经全部控制起来了,您看公司那边怎么办?”

三家公司都需要人主持工作,厉总老陪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?

“你负责日常事务,有处理不好的,再来找我。”

厉远冥淡淡应声,眼睛没有离开过病床上的梁浅茵,许风苦脸,“要不您招呼路总一声,让他先回来救个场?”

“云染过不了多久就要生了,少惊动他。”

厉远冥摇头,忽又往外走,“公司只要不垮就行了,其余的你看着办。”

他都这样说了,许风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庞大的工作量,不见过厉远冥大步往外走,又好奇的问了句,“那您现在去哪儿?”

“去看梁家人。”

简简单单几个字,却透出无尽杀气。

许风心里一凛,替梁家人默哀了几秒,得罪谁不好,偏要得罪厉总?

梁家人被关在郊区的一栋老房子里,周围荒芜人烟的,就是喊破了喉咙也没人听见。

被关了一夜,梁雯雯的眼泪都已经哭干了,但却始终没有哭来白马王子救她,这会儿昏昏沉沉的靠着铁柱,都已经无力睁开眼睛。

梁重和梁婶的状态稍好些,听着屋外响起沉稳不迫的脚步声,眼里顿时就起了警惕。

没几秒,铁门吱呀声开了,屋外阳光照进来,刺的两人瞬间就眯了眼,有些躲闪。

逆着光,也看不清来人的面容,只依稀能判断出是厉远冥的身影。

梁婶脾气急躁,怒道:“厉远冥,你私自绑了我们,就是犯法的行为!”

厉远冥不说话,就淡淡看了眼旁边的保镖。

保镖会意,上前就狠狠两个耳光扇在了梁婶脸上,也打破了她嘴角,疼的梁婶瞬间就大哭大骂起来,“厉远冥,你帮着梁浅茵逼死我们梁家人,你们以后也会不得好死的!”

话音未落,又是一个耳光扇在了脸上。

厉远冥不出声,保镖就换着边的打脸,打的梁婶最后整个张脸都肿了起来,说不出话。

梁雯雯惊醒过来,恐惧的缩着脖子,大气都不敢出。

梁重有心想帮她说两句,但看梁婶的惨样,人家没打到他头上已经很开恩了,若是敢胡乱张嘴,怕是死的比梁婶更惨。

小黑屋里无人敢出声,就听清脆的耳光声不时响起。

梁婶已经疼的说不出话来,厉远冥这才清咳了声,“梁重,六个亿在哪里?”

梁重一个激灵,“我,我花掉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!”

“什么都不知道?”

琥珀色的眸里闪了冷光,眨也不眨的盯着他,梁重被看的心里犯怵,但又拿不出钱来,只能哭丧着脸求饶,“厉总,你放了我,我马上去筹钱,行吗?”

“你觉得我会差你那六个亿?”

幽冷的声音如同从地狱里爬起来的魔鬼,“你们害得梁浅茵昏迷不醒,若是她有个万一,就休怪我把你们统统杀了,去地下给她做个伴儿!”

梁雯雯慌了,“不,厉总,不是我杀的浅茵姐,你就放过我,给我一条生路吧!”

“给你生路?你们当初擒住梁浅茵的时候,有没有给她留生路?”

厉远冥才不听她那些放屁的话,冷眸森森,不言而喻。

两个保镖识趣的上前,伸手就给了父女俩一顿暴揍,梁婶忍着痛楚,在旁边哈哈大笑,“叫你们不帮我,打的好!”

“妈,我疼!”

梁雯雯哪扛的住揍,很快就哀叫起来,厉远冥面色冷淡,置若罔闻。

他的浅茵还生死不明的躺在医院里,谁能代替她的痛楚,救她于水火之中?

梁家人挨打,那就是活该!

厉远冥在郊区足足待了两个小时,这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医院。

ICU一如往常般安静,梁浅茵也没有醒过来。

厉远冥犹豫着要不要让徐景痕回来撑段时间,徐景痕的视频却先发了过来,笑容里透着浓浓喜气,“嘿,老大,你这是在哪呢?”

“医院。”

厉远冥的话一贯简洁,听的徐景痕却差点炸了,“怎么又去医院了?”

“你浅茵嫂子受了暗害。”

厉远冥简单说了下事情,言语间透着浓浓疲惫,徐景痕沉吟了下,随即就道:“要不我和云染回来,你忙着家事还要顾着公司,别把身体给拖垮了。”

“不用,公司的事情已经交给许风去办。”

梁浅茵昏迷不醒,厉远冥心里头也乱糟糟的,只要许风不把公司玩垮,一切都好说。

顿了顿,又说道:“她在医院里,有医生专门照顾着,不会有问题,这事你也别跟云染透露,她怀着身孕,别再惹出什么麻烦。”

“但是你……”

“我说了不用就是不用。”

厉远冥微沉了脸色,徐景痕见状,也只得无奈叹气,“那行,你要是忙不过来,就立即给我打电话,我第一时间飞回来帮你撑着大局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厉远冥心里头烦闷,说上几句也就挂断了视频。

那边的云染从洗手间出来,看见徐景痕脸色沉重的模样,顿时就起了怀疑,“你不是给厉远冥发视频的吗,怎么那副模样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