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69章 卖了她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突然晕倒,可能是从前受的伤又在捣鬼。”

厉远冥不想她费心劳神,换了她比较能接受的说法,梁浅茵想想,也就没再问。

至少比起从前,现在还能记得所有的亲人和朋友,就已经足够。

早餐时分,老爷子带着梁小月和梁小阳来了,一见梁浅茵已经苏醒,两个小宝贝喜的抱住梁浅茵各种亲昵,把众人都逗的笑了起来。

梁浅茵只记得几个月之间的事情,看见梁小阳出来,便有些怀疑的看向厉远冥,难道他说的已经和老爷子和好,是真的?

“爷爷,浅茵的记忆停留在了几个月之前,您多担待。”

厉远冥看见梁浅茵的眼神,便知她在想什么,赶紧解释了句,老爷子愣了下,又笑起来,“没关系,只要人醒了就行,那些杂事可以慢慢处理。”

这般和善,是梁浅茵没有见过的,眼神里多少带着些警惕,但并没有说什么。

老爷子既然知道她的记忆停留在了几个月前,也不和她计较,反而还各种的给她夹菜,让她多吃些有营养的东西,好好养着身体。

一顿饭下来,梁浅茵都有些受宠若惊,又摸不着头脑。

老爷子的态度,也太奇怪了吧?

厉远冥还要忙别的事情,吃过早餐便走了,梁浅茵想想,试探着问了句:“爷爷,您真的不囚禁着小阳,放他自由了?”

老爷子拈着白须,笑道:“这个嘛,你让小阳自己说,看是不是真的?”

“妈咪,经过您的争取,祖爷爷已经让我不用学习那么多功课了,只等您和爸爸挑好早教园,我就可以和梁小月一起去上学。”

“真的吗?那妈咪太高兴了!”

梁浅茵一下喜笑颜开,又赶紧给老爷子道谢,把老爷子逗的笑得合不拢嘴,“这些都是你从前想办法争取的权益,现在虽然忘了,但陡然知道这种好事,好像也不坏?”

“那当然,我就记得您抓走了小阳,现在知道已经云开雾散,当然开心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看着两个小宝贝吵嘴逗趣,眼睛也跟着扬起甜甜的笑,她当真要感谢几个月后的自己,否则现在岂不是又要愁云惨雾?

病房里一片笑声,厉远冥则去了郊外。

梁家人被关在小黑屋里,浑浑噩噩的,不知时间流逝,都快关傻了。

每日里有饭也有水,可不见天日的日子让人想发疯,梁雯雯披头散发,眼神都开始恍惚起来,经常叽里咕噜的自言自语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梁重和梁婶整天就是沉默,再也吵不起架来。

屋外传来熟悉的脚步声,应该是又有人送饭来了,但屋里关着的三人面无表情,愣愣的盯着门口,仿佛什么都没有听见。

铁门吱呀声开了,人影依然逆着光,但比往日还多了两道身影。

梁重眼珠子转了转,低低出声,“厉远冥,你想关死我们?”

“关死你们,也太便宜你们了。”

厉远冥冷若寒风的声音飘进来,不带丝毫感情,“当初你们绑架梁浅茵,目的为何?”

“哈哈,目的为何?梁浅茵害得我家破人亡,我要她死!”

梁重忽然抬头,满是污垢的脸上闪着疯狂,“就是不知道她死了没有?她要是死了,我这条老命送给你又何妨!”

“你的老命,怎么能和她的命相提并论?”

厉远冥站在门口,挺拔颀长的身影挡住了大部分光线,使的一室黑暗,冷幽幽的声音在室内回荡,“既然你们曾经想她死,那明年的今日,便是你们的忌日。”

“不,厉总,我们只是想把她卖了,没有想她死!”

梁雯雯回过神来,吓的哇哇大哭,“我们只是要出海把她卖了,你别杀我,你别杀我!”

“对对对,你也看见了,我们只是带她出海,若真的杀她,那早就一刀把她了结了,哪会等到你来救人?”

梁婶被梁雯雯的哭声惊回神,也赶紧帮腔,梁重冷哼,也不说什么。

幽冷眼神从母女俩身上滑过,梁雯雯被关了这么多天,早就吓破胆了,死死的捂着嘴,再也不敢哭出声来。

厉远冥扫了眼,转身离开,“卖了,永远不得回国。”

“不,厉总,你不能卖我!”

梁雯雯一下又尖叫起来,眼泪成河,就想扑上去抓住厉远冥,但手脚都绑着铁链,链串在地上拖的哗啦作响,没扑出几步,自己却一头栽倒在地上。

绝望的望着那道颀长身影越走越远,嗓子却像哑了似的,再也哭不出声来。

明明她打小就受父母宠爱,相貌家世都高过梁浅茵,为什么到最后却是她活的不如梁浅茵,处处都被她踩进了烂泥里?

为什么!

身影越走越远,最终消失在了视线里,铁门吱呀声关上,隔绝了所有黑暗。

老房子外面,阳光从桂花树的枝叶缝隙间洒落下来,已是初秋,有调皮的桂花已经冒了出来,清雅幽香的味道远远散开,沁人心脾。

厉远冥站在树下,许风陪在身侧,“厉总,当真全部卖了?”

“嗯,”厉远冥点头,眸色淡漠,“公司怎么样?”

“一切稳定。”

许风虽然累的够呛,但把三个公司都稳定下来,也是成就感满满。

厉远冥看看他,眉间忽就多了点暖色,“等这段时间过了之后,给你好好放段时间的假,三家公司,你看中了哪家,哪家就给你百分之十的股权。”

“厉总,您突然这么大方,我有点心慌慌啊?”

许风都觉得有些受宠若惊了,突然对他这么好,他受不住怎么办?

厉远冥挑眉,“那我收回方才的话?”

“别,千万别。”

许风嘿嘿讪笑,“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,多谢厉总您的美意了。”

“嗯,好好干。”

厉远冥拍拍许风的肩膀,这些年许风跟着他出生入死,立下汗马功劳,这些股权和奖励都是他应得的,至于以后,希望会越来越好吧。

初秋的风还带着微微燥热,偶有枯黄的落叶打着旋儿,飘向远方。

两辆黑色的车停在老房子前面,很快又载着三个不见动弹的大麻袋离开了,秋阳照在这片土地上,好似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。

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