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74章 不见棺材不落泪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浅茵眼眸一紧,指甲深深的掐进掌心,才勉强稳住情绪。

瞟了眼乔萘指间钻石戒指,才冷声说道:“你胡说什么?买个戒指就想自导自演,欺骗我的眼睛?你要真能耐,就把你和厉远冥去挑戒指的监控拿来向我耀武扬威啊?”

“啧啧,瞧你这话说的,就算我乐意,阿衡他也不肯露面啊?”

乔萘翘着兰花指,得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杰作,“这是他量了我手指尺寸,特意叫人去买的钻戒,你以为他那么傻,会让你抓住他出轨的证据?”

“呵,嘴长在你身上,是非黑白,那还不都由着你说?”

梁浅茵心里暗恼,脸上却是冷冰冰的,“你可以说厉远冥和你夜夜颠鸾倒凤,但我能证明厉远冥天天就和我在一起,倒是你,拿什么证明厉远冥和你在一起睡过?”

“我的存在,就是最好的证明。”

乔萘也不生气,把手机拿出来在梁浅茵面前晃了下,“认识厉远冥的号码吗?他昨夜给我打电话了,叫我安分点,再耐着点性子,毕竟再过不久,你就是下堂妻了。”

梁浅茵能将厉远冥的是号码倒背如流,看着手机上的通讯记录,眼睛忽然就酸疼起来。

昨夜老爷子带着孩子们来过之后,他就离开了会儿,后来自己问他干什么去了,他拿买水果当搪塞,呵,水果没买回来,却是躲着给这个女人打电话去了?

死死的咬着牙,眼泪才没有落下来,愤怒的指着门外,“滚,你给我滚出去!”

“梁姐姐,你别生气啊?我还等着你给我和阿衡送上祝福呢?”

乔萘得意的起身,钻石戒指有意无意的在梁浅茵面前晃了几下,这才扬长而去,“你还是早点出院吧,挡人姻缘,可是会遭天谴的!”

“滚!”

梁浅茵怒极,觉得厉远冥昨夜的保证就是笑话,什么不会背叛她,他死活不肯说自己是怎么受伤失忆的,怕也就是与这个女人有关吧?

他倒是情深义重,处处替这个女人着想,自己在他心里,又算得了什么!

越想越气,起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医院,不就是想和别的女人双宿双飞吗,连求婚都弄出来了,那自己给他们腾位置,让渣男贱女凑成一对!

街边风景如旧,心情却是不同以往,梁浅茵跑出医院,没走多远,眼泪却忆是不受控制的往下落,找了个小公园的角落里坐着,干脆就痛痛快快的哭了起来。

她才失忆几个月,厉远冥就另有心上人了吗?

那从前的甜言蜜语,海誓山盟,就只是他曾经放过的屁吗?

厉远冥,你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!

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落,悲凉的哭声在角落里飘荡,正哭的伤心时,忽有温柔好听的男声传过来,“小姐姐,需要纸巾吗?”

声音很近,梁浅茵猛然抬头,就见个笑容干净的男生望着自己,手里还拿着纸巾。

梁浅茵已经哭红了眼睛,狼狈的接过纸巾,可眼泪就跟坏掉了的水龙头似的,不停的往下落,男生都看的满脸担忧了,“小姐姐,你别哭了,再哭下去,人会缺氧的”

都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,何必再让自己难受?

梁浅茵不理他,兀自哭的伤心,她最爱的男人背叛了她,还不许她哭会儿?

伤心欲绝的哭声听得男生都皱了眉头,还想再劝,可话到嘴边,就听哭声戛然而止,小姐姐已经一头歪倒在休息椅上,哭晕过去了。

眼里顿时起了苦笑,他就说不能再哭了吧,看看,果真把她自己给哭晕了。

小公园里挺冷清的,也没有别人,又不知她姓谁名谁,家住哪里,男生无奈,只能抱着半路拣来的小姐姐,匆匆赶回了自己家里。

厉远冥忙完了梁氏的事情,再回到医院,病房里却是冷冷清清的,不见梁浅茵。

手机还在桌上,人却不见了,这里去了哪里?

心下陡沉,直接就去查了监控,一见乔萘果然又来过,而梁浅茵也随后就离开了医院,清冷的眸里顿时多了愠怒。

这个神经病,警告过她不许再招惹梁浅茵,她居然还敢来?

直接给乔萘拨了电话过去,极怒不已,“姓乔的,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?”

“厉总,你这么凶,吓到我了怎么办?”

乔萘喝着咖啡,好整以暇的笑道:“这么大的火气,莫非是老婆跑了?”

如果真是那样,那就太好了。

“我告诉你,我妻子要是出了什么事情,你就得给她陪葬!”

“哟,这么说来,她真的跑了啊?”

乔萘一下来了精神,笑吟吟的道:“既然她主动给咱俩腾位置,那咱们挑个时间去把证领了怎么样?我可是连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,绝对比什么小月小阳有水平。”

“你死了这条心吧,我宁愿孤寡到老,也绝不会和你有关系!”

这个女人就是纯粹的神经病,厉远冥懒得和她多说,挂了电话直接给许风打过去,“乔萘那个疯子把浅茵给气跑了,你马上把人手散出去,赶紧将人找回来。”

“行,我马上就办。”

许风一口答应下来,但等了半秒,又小心翼翼的道:“厉总,我觉得乔萘来者不善,不管您从前和她有什么关系,您现在都有夫人了,最好还是和她断得干干净净为好。”

“我说了,我是第一次见乔萘,并不认识她!”

厉远冥算是知道乔萘挑拨离间的功夫了,居然连许风都以为自己和她有关系?

咬了牙,怒道:“叫人把她祖宗八代的资料都给我翻出来,我倒要看看,究竟是哪家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病患,还不赶紧抓回去?”

“呃,好的,我马上请私家侦探,将乔萘的底细打探清楚。”

许风见厉远冥动了真怒,也不敢再说什么,心里倒是挺佩服乔萘的手段,既然从未与厉总见过面,却能将厉总家里搅得鸡飞狗跳,她还挺有本事啊?

不过她最好自求多福,敢碰厉总的逆鳞,被厉总逮到了,绝对没有她的好果子吃。

厉远冥在病房里生闷气,等着许风那里给结果,而梁浅茵昏昏沉沉的,躺了小半天,才苏醒过来,茫然的望着陌生的房间,不知身在何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