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75章 小白脸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浅茵撑着身体,晃晃悠悠的步出房间。

客厅里正在看电脑的男生回过头来,冲她笑了下,“你醒了啊,感觉怎么样?”

梁浅茵蹙着眉头,“你是,是那个递纸巾的男生?”

“对,我叫严湛,”男生起身给她倒了杯水,笑容干净,“你哭晕了,我不知道你是谁,也不知道你住在哪,就只好先把你带回我家了。”

“那个,谢谢你啊。”

梁浅茵尴尬的捧着杯子,她就是被那个女人气很了,情绪太过激动,才会晕倒。

严湛也不问她为什么会哭晕过去,就笑容柔和的说道:“你出来这么久了,你家里人也应该很担心,我送你回去吧?”

“不,我不回去!”

一提回家,梁浅茵又陡然激动起来,眼里满是抗拒。

严湛错愕了下,继而耐心的哄她,“你看你身体不好,跑出来这么久,家里人肯定会很担心的,真要有什么问题,就当面和他们解决,这样偷偷落跑,也不是办法啊?”

“可是我已经没有家了,他背叛了我……”

想到那枚亮晶晶的钻戒,梁浅茵就痛苦的捧了头,厉远冥背叛了她,她还回去干什么?

“这个……”

严湛不清楚情况,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想来想去,只能安慰她,“如果他真的背叛了你,那你就更应该回家,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,不能让自己再当弱者。”

“我不知道,他说他没有背叛,可小三都找上门来了……”

梁浅茵心里凄苦,把严湛当成了倾诉对象,严湛听了半天,总算是明白了,哭笑不得的摇了头,“你怎么能相信一面之词?听我的,回去弄清楚真相,不能白白受欺负。”

“可是我怕他真的背叛我了,那怎么办?”

“那他若是没有背叛你呢?你冤枉了最爱你的男人,于心何忍?”

严湛扶她起来,“走吧,我送你回医院,若是我所料不差,这会儿他应该在满世界的找你,你想想他的焦灼,就更应该回去。”

“那好吧,我先回去。”

梁浅茵恍恍惚惚的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该怎么办,只能顺从的跟着严湛离开。

刚到医院门口,就遇上了急匆忽的厉远冥,梁浅茵冷哼了声,直接别开了头。

厉远冥陡然见她,眼中瞬间一片激动,“浅茵,你去哪里了?”

“不用你管。”

梁浅茵虽然愿意回来,但心里仍是解不开结,无意识的往严湛身边靠了靠,厉远冥的眼神顺着望过去,激动瞬间就变成了怒意,“他是谁?”

“呵,他是谁,你管得着吗?”

梁浅茵想到那女人模棱两可的话,眼中就现了嫌恶,“你站远到点,别来碰我!”

她这般态度,厉远冥也急了,话不经脑子就冒了出来,“梁浅茵,我四处找你,担心你的身体,你却和个小白脸在一起?”

梁浅茵怒脸,“厉远冥,你嘴巴放干净点!”

“我放干净点,我一心一意为你,你倒好,居然背着我水性杨花?”

“好,很好,你在外拈花惹草,还把罪名栽到我头上是吧?”

梁浅茵怒极,与他针锋相对,严湛看两人大有吵起来的架势,赶紧就要打圆场,但话刚出口,梁浅茵已经愤怒的打断他的话,“不用跟他解释!”

“这个,你们真的不必……”

“这是我跟我妻子之间的事情,你哪里来的,就滚回哪里去!”

厉远冥又是一句怒骂,严湛摸摸鼻子,苦笑着站远了几步,他这是招谁惹谁了?

梁浅茵心里又气又急,“厉远冥,你凭什么骂我的朋友?”

“凭什么?就凭我是你的老公!”

担心和愤怒交织在一起,厉远冥也失了理智,眼里满是血丝,“你马上给我回医院,以后再敢私自往外跑,我打断你的腿!”

“腿长在我身上,我爱去哪里就去哪里,你管不着!”

“那你就试试,我能不能管的着?”

厉远冥就要上前拉她,却被梁浅茵灵巧的避开,转身就往医院外跑,厉远冥好不容易才找到她,哪能容她再次跑掉,一个箭步上去,直接就将人扛在了肩上。

反手一巴掌重重打在她的翘臀上,“不听话,就该打!”

“厉远冥,你混蛋!”

梁浅茵吃痛,看见严湛惊讶的望着自己,越发臊的慌,眼泪也跟着落了下来,就在厉远冥肩上拼命的挣扎,“你放我下去!放我下去!”

只可惜她的力量对厉远冥来说,犹如毛毛细雨,根本不起作用。

冷着脸,毫不费力的就扛着她去了住院部。

敢和别的小白脸幽会,饶不了她!

严湛已经惊呆了,看着两人走远,这才摇摇头,转身离开。

厉远冥仗着体形,一路将梁浅茵扛回病房,又锁门关窗,这才怒瞪着她,“我让人二十四小时盯着你,看你再怎么去找那个小白脸?”

“厉远冥,你就是个大混蛋!”

梁浅茵哭起来,躲在被子里低声呜咽,再也不搭理他的话。

厉远冥铁青着脸,见她就在被子里哭,连骂都不骂他了,心里越发烦躁起来,来回踱了几步,又无奈的服软,“小姑奶奶,你别哭了成不成?”

打他都行,能不能别哭了?

被子里的人毫无反应,只有哭声传出来,厉远冥拧眉,“我方才也是情绪激动,说了那些混帐话,但你也骂回来了,咱们俩就算扯平,好不好?”

“要是你再觉得心里不痛快,那你来找我,打高兴为止,好吗?”

梁浅茵没应声,依然在哭。

厉远冥见她始终不理自己,也没辙了,不过听着哭声渐弱,心里也松了口气。

只要她不哭就行,否则哭坏了身体怎么办?

不过等他发现梁浅茵无论干什么都不搭理自己,心里头又紧张起来,“浅茵,你要是心里有气,你就冲我来,别憋着自己啊?”

“是我不对,什么都没问清楚就胡乱猜测,我道歉,我错了。”

厉远冥坐在床边,试图去拉她的手,但梁浅茵一个冷冷的眼神望过来,“别碰我,脏。”

“浅茵,我真的和乔萘才刚认识,她就是脑回路有问题,故意来搞我们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