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77章 送你面镜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1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行,这次算了,以后连她公司都不要再合作。”

厉远冥冷眼看着往这边抛媚眼的乔萘,真不懂她哪来的迷之自信?

许风站在旁边,也看见了乔萘的样,恶寒的抖了下身子,赶紧扭头走开,去安排会场事宜了,但乔萘似乎就吃定了厉远冥,特意就把座位放在了他身边。

记者会已经开始,厉远冥想换也来不及,只能忍着恶心,尽量不往她那边看。

他有意远离乔萘,但乔萘偏就不如人愿,一直跟着他贴过去,到最后甚至有意无意的去挽他的胳膊,眼尖的记者发现端倪,赶紧就问了:“厉总,乔小姐似乎和您很熟稔?”

“你应该劝她自重。”

厉远冥冷脸,面如寒霜,“乔小姐才刚回国,怕是忘了礼义廉耻。”

“厉总,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?”

乔萘红了眼圈,泫然欲泣的望着他,“从前你叫人家小甜甜时,并不是这样说的。”

“乔小姐应该进军演艺圈,那里更适合你。”

“厉总……”

乔萘眼圈红红的望着他,忽就笑的凄伤,“我知道了,你放心,我不会在人前说什么。”

随即就坐直了身体,“对不起,我刚刚情绪有些激动,继续开记者会吧。”

这般作态,一众记者都面面相觑起来。

眼中或多或少的,有了狐疑。

厉远冥脸色越发冷凝,周身散发着低气压,也无人再敢乱说。

只是所有人心里都有了疑问,看来厉远冥私底下与乔萘不清不楚,明面上却若无其事啊?

病房里,梁浅茵看着电视里的厉远冥,眼泪忽就夺眶而出。

既然他和乔萘什么事都没有,却为什么总是不解释清楚,让所有人都怀疑他?

又或者说,他和乔萘之间根本就说不清楚?

厉远冥强忍着怒意,总算熬到记者会结束,刚到后台,乔萘就追了上来,伸手去挽他的胳膊,厉远冥脸色一怒,极快的避开。

但记者们早就盯着他俩的动静,甜蜜挽手的动作立即就被抓拍下来。

厉远冥烦透了乔萘的死缠烂打,远远退开几步,才沉声说道:“乔萘,你明知我已有家室,还特意贴上来,行为难免让人不齿。”

“厉总,她就是个黄脸婆,根本配不上你。”

“呵,她是黄脸婆,那你是什么?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?”

厉远冥挑了眉,眸光凉凉的看着她,“只可惜你没有狐狸精的妖媚,却有狐狸精的骚劲,离得老远就能让人闻到那股味儿,着实让人恶心。”

乔萘跺脚,脸上有些挂不住了,“厉总,你嘴巴别太毒!”

“毒吗?这样的话才配得上你。”

厉远冥嫌弃的看了她一眼,随即就大步离开,“如果钱不够,我可以给你送面镜子。”

就这样的货色,也敢跟他的浅茵相提并论?

乔萘愣了,他什么意思?

周围有低低的笑声传过来,待乔萘望过去,所有人又都一本正经的干自己的活儿了,乔萘心里恼怒,把小助理逮到了一旁,“厉远冥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“乔姐,我,我……”

小助理眼神躲闪,并不敢说,但看乔萘恶狠狠的望着自己,又只能颤声说道:“厉总说,让您买面镜子,回家照照您自己的样子……”

她只能说得这么委婉了,那些伤人的话,她可不敢跟乔萘说。

不过她也算明白了,乔萘原来是看上了厉总啊?

可厉总已经有夫人了,乔萘再硬生生的插足进去,岂不就成了小三?

小助理心里已经反感起来,低着头不看乔萘,乔萘也没闲心去管她怎么想,丹凤眼里一片恶毒,姓厉的居然敢当众损她,那自己非要把他抢过来,让他跪着唱征服不可!

厉远冥开完发布会,直接就回医院了。

可推开病房的门,就见房里一片冷清,梁浅茵又不见了。

瞳孔紧缩了下,刚准备打电话,就瞥见床头柜上放着她的手机,下面还压着张纸条:出去散心了,中午回来。

很简单的留言,看不出喜怒哀乐。

厉远冥愣了下,眼神有些黯淡,她是又生气了吗?

闷闷的坐到晌午,又去弄了午饭回来,推开门,就见梁浅茵已经回来了,面色淡淡的在整理东西,厉远冥有些怔愣,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开口说话。

他不说话,梁浅茵也低着头,并不出声。

最终还是厉远冥低低叹息了声,“浅茵,吃饭吧?”

“我不饿。”

梁浅茵淡声回答,并不看他,整理好了东西,就低头翻着手机。

厉远冥心里苦闷,又不知从哪里开口,想来想去,只能无奈问道:“浅茵,我离开前你还好好的,现在究竟是怎么了,告诉我原因好不好?”

“我不想看见你而已,就这么简单。”

梁浅茵抬眸,眼里一片冷漠,“我不饿,也不需要你送饭,你马上离开我的视线。”

“行,你告诉我原因,我就离开,成吧?”

“那你就自己好好看看。”

梁浅茵打开电视,翻出新品发布会的重播,这回更好,厉远冥和乔萘甜蜜挽手的放大照就差布满整个屏幕,下面一行显眼标题:厉氏集团总裁疑与知名设计师定婚,恩爱甜蜜。

重播经过剪辑,把厉远冥和乔萘之间的互动作了特别处理,就连厉远冥自己瞧着,都开始怀疑自己,他当真与乔萘有那么多看似甜蜜的互动吗?

可他对乔萘分明只有浓浓的厌恶啊。

但见梁浅茵面有讽刺的望过来,厉远冥心头一痛,哑声说道:“浅茵,我没有……”

“厉远冥,千百万双眼睛看着,不是你说没有,就是没有。”

梁浅茵摇摇头,凤眸里满是失望,“你走吧,看见你就让我想到你和乔萘在暗地里勾搭不清的样,我的心脏没那么强大,我会受不了的。”

“可我真的才刚认识乔萘,也没有和她有过私下接触。”

厉远冥试图解释,但梁浅茵根本听不进去,伸手指着门外,“走,不要再来烦我!”

“浅茵,我真的没有伤害过你,……”

“我叫你滚,听不懂啊!”

梁浅茵猛然摔了手边的茶杯,呯通声炸响,惊的厉远冥赶紧想要看她有没有受伤,但梁浅茵就像受伤的小兽,执拗的盯着他,“你走!走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