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78章 欺骗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远冥满眼受伤,见她根本听不进去解释,只能黯然离开了病房。

静静靠在门边的墙上,听着房里传出压抑的哭声,心里越发不是滋味,恼极了乔萘的故意做戏,明明就是萍水相逢的人,为什么要做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,让人误会?

知道梁浅茵还没有吃午饭,只得打电话让老爷子过来照看着她。

老爷子自是满口答应,很快就带着孩子们过来了,一见厉远冥满面颓废的坐在走廊里,老爷子就狠狠瞪了他一眼,径直领着孩子们进病房了。

梁小月和梁小阳终究年龄小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蹦跳着围在梁浅茵身边,“妈咪,午饭有您爱吃的红烧鱼块,还有小青菜和骨头汤,您要吃满满的一大碗饭哟?”

梁浅茵勉强打起精神,笑了下,“妈咪还不饿,就吃小碗好不好?”

“那好吧,”梁小月歪头看看梁浅茵,忽然就发现了端倪,“妈咪,您哭过了?”

这么一说,帮着摆菜的梁小阳也望了过来。

梁浅茵狼狈转头,故作轻松的笑道:“妈咪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,朝你们爸爸发了脾气,待会儿你们哄哄爸爸就行,妈咪没事的。”

“才不是,爸爸为什么没有哄您,还让您哭了?”

梁小阳有些生气,妈咪是他的小公主,爸爸怎么能把他的公主欺负哭了?

梁小月也伤心的撅了嘴,“我去找爸爸评理!”

“不许去!”

梁浅茵一声厉喝,把俩孩子都吓住了,察觉到自己太过严厉,梁浅茵又赶紧缓了脸色,“妈咪真的没事,你们不是来陪妈咪吃饭的吗?赶紧吃饭吧。”

“对对对,大人之间的事情,他们自己会解决的,你们就不用跟着瞎操心了。”

老爷子见势不对,也赶紧跟着附和了声,两个小孩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脸色都明显严肃起来,爸爸和妈咪似乎吵架了?

只不过梁浅茵不让问,俩孩子也不敢多说什么,就低着头默默的吃饭。

吃过饭后,梁浅茵带着孩子们下楼散步去了,老爷子见她们走远,回头就瞪了眼厉远冥,“不是说小问题吗,怎么越闹越严重了?”

“就是小问题,只不过我不会哄人而已,过两天自然就好了。”

厉远冥随口找了个理由,随后就沉默的收拾着桌子,老爷子看他明显郁闷的模样,也不好太过刺激他,谁叫自己的孙儿是个闷葫芦呢?

梁浅茵带着俩孩子在花园里散步消食,偶尔抬头望望天空,满目忧伤。

她情绪低落,孩子们也跟着心情欠佳,都是恹恹的,也不怎么玩闹了,倒是没走多远,恰巧就遇上了严湛,两人都是一愣。

严湛率先笑了起来,“梁姐姐,你的伤好些了吗?”

“已经好了许多,”严湛对自己有救命之恩,梁浅茵也就礼貌的回了微笑,“你怎么也来医院了?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来看望朋友而已,没想到会遇上你。”

严湛笑起来像是明朗的蓝天,干净澄澈,看看一旁的梁小月和梁小阳,笑着挥挥手,“梁姐姐你真有福气,两个小宝宝好可爱。”

“叔叔好。”

俩孩子都乖巧的打了招呼,严湛也笑的开心,“你们好,真乖。”

“他俩就在外人面前乖巧,回家了就是皮猴子。”

梁浅茵谦虚了声,严湛倒是不在意的笑了,“孩子贪玩调皮,活泼爱动都是天性,若像个雕塑似的,成天都不爱动弹,那才该要注意,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。”

“是啊,反正调皮头疼,不调皮就更让人头疼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随意聊了几句育儿经,远远见着厉远冥往这边走过来,脸上的笑意就隐了下去,严湛一看这架势,赶紧就先告辞,“梁姐姐,我先走了,下次再聊。”

若再让她老公误会,那就是他的过错了。

梁浅茵没阻拦,厉远冥看着严湛匆匆离开,眼底有晦暗一闪而过,但孩子还在,也只是上前委婉劝道:“浅茵,爷爷要带孩子们回去了,你也回病房吧。”

“嗯,”当着孩子们的面,梁浅茵也不好说什么,等老爷子领着孩子走了,立即就冷了脸色,“厉远冥,我这里不需要你照顾,你走吧。”

“浅茵,你听我解释成吗?”

厉远冥抓了把头发,琥珀色的眸里有着急躁,“我真的和乔萘不熟,就上次,你催我去公司见所谓的设计师,那设计师就是乔萘,我在此之前,从来都没有见过她!”

“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?难道想脚踏两只船不成?”

梁浅茵脸色冰冷,隐见怒意,“厉远冥我告诉你,我梁浅茵也不是钢铁做的,你骗我一次就够了,休想一而再,再而三的欺骗我!”

“我这人也没什么优点,不值得你费尽心思把我哄得团团转,你赶紧滚!”

“浅茵!”

厉远冥真的想把乔萘抓过来让她向梁浅茵解释,可那个女人脑回路清奇,自己要敢跟她有半丝联系,她都能像狗皮膏药似的贴上来,甩都甩不掉。

心里郁闷又急躁,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梁浅茵才能相信自己的话。

烦躁的原地转了几圈,才又定定的望着梁浅茵,像是受伤的孤狼,“浅茵,你宁肯相信别人,也不愿意相信我?”

“厉先生言重了,是你先践踏了我的信任。”

梁浅茵轻笑,眸光淡漠又冰冷,“在你打定主意向乔萘求婚的时候,就应该想到会有这种局面,毕竟谁都不是傻子,不可能一直由着你糊弄。”

“我看见她就烦,怎么可能向她求婚?”

“那谁知道?人心隔肚皮,我也不可能全天候跟着你,私底下的事谁说的清楚?”

“合着我就是黄泥巴掉进裤裆里了?”

“那你就更应该反思,为什么没掉进别人的裤子,偏偏就找上了你?”

无论他现在说什么,梁浅茵反正就是听不进去,“苍蝇不叮无缝的蛋,你说呢?”

“我知道了……”

他再怎么努力,也无法叫一个怀疑他的人转头相信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