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80章 渣男贱女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0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远冥一愣,抬头就看见梁浅茵伤心绝望的脸。

素来清纯的凤眸里带着浓浓失望,眼底的心碎,看得厉远冥心尖倏然疼痛起来。

该死的,他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?

心里又急又恼,刚想解释,梁浅茵已经抹了泪,冷笑起来,“厉远冥,你倒是越来越能耐,这就是你所谓的解释?”

“浅茵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……”

“梁姐姐,你怎么来了?”

乔萘嘴快的惊呼了声,打断了厉远冥的话,雪白胴体如如水蛇般缠上他的身体,“阿衡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,你快叫她先离开不好?”

厉远冥黑脸,这个贱人,到现在还想演戏,祸害他和浅茵的感情?

“呵,渣男贱女!”

梁浅茵狠狠抹了把泪,头也不回的跑了,她就是蠢,才会相信厉远冥是无辜的!

厉远冥的解释瞬间噎在了嘴里,看的乔萘咯咯娇笑起来,“看看,在她心里,你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渣男,你还妄想得到她的原谅?”

“滚开!”

厉远冥脸色一厉,狠狠推开乔萘,“你设局陷害我?”

“厉总,话别说的这么难听嘛。”

梁浅茵已经被气跑了,乔萘也就好整以暇的娇笑道:“你看,你那么爱她,为了她无数次拒绝外面世界的诱惑,可她给你的是什么?永远都在怀疑你!”

“那又怎么样?若非你蓄意挑拨,她也不会这样!”

纵然乔萘姣好的身材一览无余,但厉远冥就没拿正眼看过她,冷着脸追出去,“今天的事,改日再和你算账!”

“厉远冥,你特么的就是不解风情!”

她都脱光了,这该死的男人还跑出去追黄脸婆,简直就是对她莫大的耻辱!

乔萘忍不住爆了粗口,只可惜厉远冥已经追着梁浅茵跑远,气得乔萘爬起来狠狠甩上房门,厉远冥这个贱男人,他越不肯就范,自己就越要得到他!

梁浅茵跑出大堂,眼泪已经成河,朦胧间就见道人影极快的走过来,满是关心的道:“梁姐姐,你怎么样?”

“严湛,他又一次的欺骗了我!”

梁浅茵死死的咬着唇,才忍住没有号啕大哭,严湛挠挠头,想劝她冷静来着,但厉远冥已经追了出来,一把推开他,急道:“浅茵,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“厉远冥,你俩都到酒店开房了,你还敢说你们没有关系!”

梁浅茵咬着牙,快步走开,厉远冥跟上去,急的眼睛里都冒了血丝,“你跟我回去,有什么话,咱们俩好好沟通行吗?”

“我不回去!”

梁浅茵满眼失望,看着厉远冥就如同看着陌生人,厉远冥心里着急,干脆就想再将她扛走,但严湛已经跟上来,挡在了两人中间,“厉先生,梁姐姐现在情绪不稳定,什么话都不进去,我建议你们还是各自冷静下,再商议如何解决此事。”

厉远冥脸色冰冷,“严湛是吧?我们之间的事情,不用你插手!”

“我也不想插手,但你和梁姐姐屡次和好,又屡次因为相同的事情吵起来,所以我才建议你们思考下问题的症结究竟在哪里,免得老是犯相同错误。”

严湛面色坦然,微微笑道:“厉先生是聪明人,你说呢?”

厉远冥不说话,眸有阴怒。

他这般态度,严湛便转头和梁浅茵说道:“梁姐姐想去哪里?我送你过去。”

“我不想回家。”

极致的痛楚过后,剩下的就只有茫然,梁浅茵摇摇头,脚步虚浮的转身走了,严湛赶紧跟上去,厉远冥也不远不近的跟着,可梁浅茵偶尔回头看见他,眼中便露了厌恶。

厉远冥心头一痛,眸光黯淡下来,浅茵,你就不能听听我的解释吗……

梁浅茵有意避开厉远冥,想着办法甩开了他,严湛无奈,只能紧紧的跟着她,唯恐她情绪激动之下,又做出什么傻事。

只是夜色越来越深,在街上闲逛也不是办法,严湛小心翼翼的问她,“你要回家吗?”

“不想回去,”梁浅茵满眼茫然,就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,“你回去吧,不用管我,我自己散散心,在街上转转,兴许找个地儿就休息了。”

“那不行,这都深夜了,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在街上行走,很危险的。”

严湛想也没想的摇头拒绝,看她实在不想回家,遂又提议道:“要不你去我的公寓?我不经常住在那里,你可以借宿,平复下情绪。”

“你房子倒是挺多的。”

“也还好,”严湛笑了下,“我带你过去?”

“行,就是太麻烦你了,回头我给你房租,算是我租住的补偿。”

梁浅茵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去处,只能这样了,只不过严湛低声笑了起来,“梁姐姐也跟我太见外了,我若收你房租,那咱们也不用做朋友了。”

“可我总麻烦你……”

“朋友本来就是相互麻烦的,难道以后我有事找梁姐姐你帮忙,你还收我的报酬?”

“那不能,”梁浅茵笑起来,心情稍微好了那么一丢丢,“以后你有事尽管找梁姐,但凡我能帮忙的,必定不推辞。”

“好嘞,有梁姐姐你这句话,公寓你尽管住便是。”

严湛也笑的开心,领着梁浅茵去了公寓,把钥匙交给她,自己便礼貌的走了。

梁浅茵对斯文有礼的严湛极有好感,再次道过谢后,将房门一锁,随意洗漱了下,便昏昏沉沉的倒在沙发上睡了。

一夜噩梦,尽是厉远冥和乔萘的纠缠,叫人心碎绝望。

清晨时分,严湛提了早餐来看她,开门就叫了一惊,“梁姐姐,你昨夜没有睡觉?”

“睡了小会儿,有些失眠,就睡不着了。”

梁浅茵勉强笑笑,脑子里昏昏沉沉的,极不舒服,严湛看在眼里,也不知该如何劝她才好,只能扬扬手里的早餐,笑道:“我也不知道你爱吃什么,就每样买了点儿。”

“你有心了,”梁浅茵哪有胃口吃东西,但又不忍拂了严湛的好意,勉强小口小口的吃着,随意聊天,“看你每天时间挺多的,从事的什么工作?”

“自由职业。”

严湛笑了下,“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,所以时间比较自由。”

“那挺好,”梁浅茵点了下头,也没有再追问下去,随口问道:“你女朋友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