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82章 你不配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两人默默无言的吃着饭,而在明基的公司外面,厉远冥准备和许风驱车去找梁浅茵的,乔萘却挡在驾驶室门口,楚楚可怜的望着厉远冥,“厉总,咱们再谈谈,行吗?”

“乔萘,你哪来的自信,整天搔首弄姿?”

厉远冥是烦透了这个女人,琥珀色的眸里满是浓浓厌恶,“快滚,不然我就叫保安了。”

“那你叫吧,正好让大家瞧瞧你是个什么样的负心汉。”

乔萘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掩着嘴泫然欲泣,“你前几日还和我共度春宵,梁姐姐一有事,你就提裤子跑了,你把我置于何处?”

许风惊呆了,不敢置信的来回望着两人,难道夫人是因此事离家出走的?

厉远冥已经见惯了怀疑眼神,也懒得再解释。

只挑了眉,薄唇勾起抹讥讽,“就你?也配上我的床?”

话里冷意不言而喻,许风打了个激灵,瞬间回神,厉总还是厉总,果然够绝情!

乔萘气到哆嗦,眼泪顺势就滑了下来,显得我见犹怜,但厉远冥没等她开口,就已经喊来了保安,“把她扔出去,以后不许她再进公司!”

保安看看哭得梨花带雨的乔萘,都动了恻隐之心,“厉总,真的要扔?”

“要么扔她,要么扔你。”

冷冷的一句话飘过来,保安心里一凛,哪还敢什么心思,直接就像拎小鸡似的,拎着乔萘的后衣领,将她扔到了旁边,满脸厉色,“再敢来明基闹事,打断你的腿!”

乔萘气得直哭,“你们,你们就是狗仗人势!”

“哟嗬,看着乖乖巧巧的,小嘴巴骂人还挺毒的啊?”

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往乔萘面前一杵,乔萘顿时瑟缩了下,拔腿跑了。

厉远冥冷哼了声,直接上车去找梁浅茵,而乔萘躲在不远处的车里,满眼怨恨,这个不解风情的王八蛋,她倒要看看,他急着去投胎,还是去上坟!

公寓楼下,厉远冥仰头看看,又不确定的问许风,“确定严湛就带着浅茵住在这里?”

“对,”许风点头,又补充了句,“严湛名下有好几处房产,而他自己基本上都住市中心的那套公寓,就在夫人离家出走的那天,严湛突然一日三餐都来这边吃,入夜时又离开,很明显就是公寓里有人。”

“哼,他倒是知道男女有别,知道避讳。”

厉远冥不悦的皱着眉,“走,上楼去看看,这小子,就喜欢瞎搅合。”

许风自是没意见,跟着上楼去了,很快在不远处的花树下,露出了脸色阴沉的乔萘,都已经决裂了,厉远冥还不死心的四处找她?

他的眼睛是瞎了吗,看不见自己这么个活色生香的美女?

许风已经打听好严湛公寓所在的楼层,带着厉远冥上去,直接就按了门铃。

没等几秒,果然是严湛来开门了,看见许风身后的厉远冥,顿时就略皱了眉,但也还是侧开了身体,也没问原由,“进来吧。”

客厅里的梁浅茵呆呆的盯着电视,也没有朝他那边望一眼。

直到厉远冥坐在身旁,这才茫然的回了神,凤眸眨了眨,“厉远冥,你来干什么?”

“浅茵,跟我回家吧。”

厉远冥看她瘦的都快不成人形了,清冷的眸就溢满了痛苦,“孩子们在家天天念叨你,爷爷也在四处找你,有什么事情,咱们回家解决好不好?”

只可惜梁浅茵看见他,眼中就满是抵触,“厉远冥,我不要跟你回家。”

“浅茵,我和乔萘真的没有任何关系……”

“你走,你走啊!我不要看见你!”

许是提到了乔萘的名字,梁浅茵突然脸色凄厉起来,满眼泪水的疯狂摇头,“我再也不想看见你,你给我滚!滚啊!”

“浅茵!……”

“滚!”

梁浅茵痛苦的抱着头,脸色雪白,严湛看她不对劲,赶紧劝厉远冥,“厉先生,梁姐姐现在情绪不稳,你还是别刺激她了,免得她身体受不住。”

“我刺激她?家里老小成天都担心她,她对我有意见,也该想想孩子啊!”

厉远冥总被冤枉,心里也急躁的很,只不过看梁浅茵苍白虚弱的模样,又狠狠抓了把头发,“这件事情从头到尾就是那个女人设的局,想要离间我和她,她为什么就不多想想?”

“你也知道,她失忆了,对很多事情都不敢确定。”

严湛耐着性子,好言劝慰,“梁姐姐现在这般模样,你把她说急了,只会适得其反,反正你现在已经知道地址,倒不如隔三岔五的过来,让她看见你的真心。”

厉远冥也头疼,“可她这样子,我怎么放心?”

“她现在最主要的是情绪不稳,影响了胃口,吃不下饭,才会如此虚弱。”

严湛想了下,给他提议,“要不你自己先来,如果她不听劝,你再叫上孩子们过来,终归先劝着她吃饭,把身体养好再说。”

“行,”厉远冥略一思索,便答应下来,深深看了眼严湛,便转身离开了。

这个男生,倒还真的像是个热心朋友。

厉远冥走了,严湛倒了杯水递给梁浅茵,轻声说道:“梁姐姐,你当真就不见他了?”

“严湛,我心里乱糟糟的,还没想好怎么面对他……”

梁浅茵脸色茫然,她想相信厉远冥,可厉远冥又一次次的让她失望,真要说一刀两断,那从前的感情算什么?

小月和小阳还那么小,他俩怎么办?

“我觉得你还是尽快面对比较好,再这样想下去,你的身体就该承受不住了。”

严湛叹气,担忧的看着她,“快刀斩乱麻也不失为种办法,而且你应该仔细想想厉远冥对你的态度,而不是顺着那个乔萘的说法,去反驳厉远冥对你的感情。”

顿了顿,又道:“你现在是被乔萘牵着鼻子走,失去了自己的主见,懂吗?”

“但她说得头头是道……”

“那我还觉得厉远冥挺冤枉呢?这种事情,就看你站在谁的立场上去想了。”

严湛笑了下,拿软话哄着她,“我就先回去了,你自己仔细想想厉远冥平日的所作所为,别在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,你却把枪口对准了自己人,让自己人寒心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