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83章 车祸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5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梁浅茵茫然的望着他,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。

严湛也不好评判厉远冥和她之间的感情,劝上几句,便离开了公寓。

梁浅茵默默盯着电视,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,她该相信厉远冥的忠诚吗?

可乔萘那个女人又是怎么回事?

都怪她这不争气的身体,为什么偏偏就丧失了这几个月的记忆!

既然说过让厉远冥照顾梁浅茵的,翌日一时,严湛就给梁浅茵打了电话,告知她最近有点忙,不能常去公寓,让她自己照顾好自己。

梁浅茵已经麻烦严湛良多,自也赶紧答应下来,让他安心工作,不用担心她。

没了严湛的日常到访,就剩下梁浅茵如同行尸走肉的活着,冷清的可怕。

早餐没吃,挨到晌午,已经饿的头昏眼花,迫于身体的本能,梁浅茵也只能晃晃悠悠的去小区门口的超市买点吃的,但刚出小区,就看见乔萘笑吟吟的站在街边树下。

脸色一冷,转头就要进超市,乔萘却先追了上来,“梁姐姐,你跑什么啊?”

梁浅茵咬牙,“乔萘,我和你不熟,别挡我的道!”

“哟,姐姐这话就生分了,咱俩都已经服侍过同一个男人了,怎么能不熟?”

乔萘素来就没皮没脸,掩着嘴咯咯娇笑,“昨天阿衡来过你这里之后,转头就去找我诉苦了,你说你也是的,原谅阿衡,然后咱们一起快乐的生活,不好吗?”

梁浅茵气到浑身哆嗦,“乔萘,你不要脸!”

这种下流无耻的话,也就她能堂而皇之的从嘴巴里冒出来!

身体本就虚弱,陡然生气,脑子里顿时像针扎,疼得厉害,心口更像是要炸开似的,气都喘不过来,整个人摇摇欲坠。

乔萘笑的花枝乱颤,“哟,这就受不住了?这要是气死了,你不就如了我的愿?”

梁浅茵满脸苍白,捂着心口说不出话来。

乔萘扬了扬无名指上的大钻戒,得意非凡,“你给阿衡生了两个孩子又怎么样?男人该花心的还是得花心,你还是听话此,接受我的存在,这样大家的日子都好过。”

“阿衡说了,我和他举办婚礼的时候,你就去当证婚人,以后他的人和心,你就乖乖的分我一会,大家相安无事,阿衡也不用夹在中间过痛苦日子。”

“你,你就是无耻到极点!”

梁浅茵捂着心口,已经难以忍受,刚转身要走,乔萘却已经要笑不笑的拦住她,“怎么,这就受不了了啊?你要是受不了,那你就离开青城,别和我抢男人啊?”

梁浅茵怒极,“姓乔的,你给我让开!”

“我偏不让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乔萘就仗着她身体虚弱,叉腰拦着去路,就要羞辱她。

梁浅茵满眼是泪,挣扎着推开她,脚步不稳的朝街那边跑过去,乔萘没气死她,哪能让她跑了,急忙就追了上去。

不远处,满心忐忑的厉远冥找过来,看见这一幕,顿时就急了,“乔萘,你站住!”

街边嘈杂,乔萘并没有听见他的声音,而梁浅茵知道乔萘追在身后,心烦意乱之下,看也没看就冲向街对面,嘈杂的车流中,陡然响起了尖厉的刹车声。

厉远冥瞳孔紧缩,满眼血红,“浅茵!”

像放慢镜头似的,娇小瘦弱的身体被撞飞,又呯的声摔在地上,不见动弹。

车流静止下来,很快又有人围上去,堵住了车道,厉远冥愣了几秒,立即疯狂的冲过去,乔萘这个女人,敢碰他的逆鳞,绝饶不了她!

乔萘也没想到梁浅茵会发生车祸,愣了几秒,眼中又现了诡异的笑。

最好能撞死梁浅茵,那厉远冥就永远是她的了!

眼看着厉远冥抱着梁浅茵急匆匆离开,眼珠子几转,立即也驾车跟了上去,她要亲眼看着梁浅茵死去,才能高枕无忧!

厉远冥已经急疯了,一路闯了不知多少红灯,带着梁浅茵冲进医院的急诊科,医生一听是被车撞飞了,也不敢耽搁,赶紧就推着梁浅茵进了急救室。

厉远冥被隔在门外,脸都是白的,身体控制不住的哆嗦着,如果他没有迟疑,没有错过给浅茵送早餐的时间,那乔萘是不是就不会找上浅茵,也不会出现车祸?

那个该死的乔萘,自己绝饶不了她!

琥珀色的眼里有着压抑不住的愤怒,直接给许风拨了电话,“马上找人查清乔萘的底细,找媒体放她的黑料,让她永远都无法在青城立足!”

敢动他的人,就做好去死的准备!

“是,厉总!”

不用问,许风也知道乔萘肯定碰到了厉远冥的底线,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,已经警告过她的,她却不知悔改,被整死也是她咎由自取!

厉远冥挂断电话,看着急救室紧闭的大门,眼里满是无法难喻的痛楚。

都怪他太过优柔寡断,若是早早就将乔萘驱逐出青城,浅茵又怎么会几次三番的受到乔萘的欺辱,弄得他家里鸡犬不宁?

这种女人,一经发现,就不应该对她有留手!

心里懊恼交加,悔极了当初没有痛下狠手,才让乔萘有可趁之机,心里琢磨着,脸色一片阴怒,吓得那些小护士都绕着他走,生怕触了他的霉头。

他盯着急救室的门,也没注意走廊那头有人走了过来,直到一阵香风窜进鼻子里,这才梁然回头,就发现乔萘已经无声无息的坐在了他身边。

见他望过来,乔萘就笑着眨眨眼,“厉总,情况如何?梁姐姐死了吗?”

“乔萘!”

厉远冥怒极,若不是良好的修养提醒着他,他当场就能打死这厚颜无耻的女人。

“哎呀,别那么大声嘛,”乔萘把他的怒意当成笑话,暧昧的眨眨眼,“厉总,旧的不去新的不来,梁姐姐死了,你刚好能娶了我,我肯定比梁姐姐更会服侍你的。”

跟这种不知羞耻为何物的女人生气,着实不值得,厉远冥冷静下来,“所以说,你巴巴的赶过来,就是想看看她有没有死?”

乔萘撩了下头发,笑得风情万种,“也算是吧,毕竟只有她死了,你才肯甘心娶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