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84章 对不起……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3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远冥笑了,“你倒是挺有自信,就那么肯定,我必然会娶你?”

“那当然,这世上也只有我才能配得上你,只要你发现我的好,就算我以后甩了你,你也会舔着脸求我别离开你。”

对于自己的外貌和身材,乔萘素来极有信心,边说边又朝厉远冥抛了个媚眼,笑容暧昧,“说的再多也不如亲自试过,怎么样,咱们现在去酒店试试?”

“你难道不觉得,你着实令人恶心?”

清冷的眸里满是嫌恶,起身站远了几步,“说你是狐狸精,都贬低了狐狸。”

乔萘脸色一冷,“厉远冥,我可是和你说真的,你和我闹着玩?”

“闹着玩?你配吗?”

薄唇弯起抹讥讽,不掩厌恶,“看来你已经穷的连买面镜子的钱都没有了,否则怎么会如此恬不知耻,毫无自知之明?”

“你!”

“你什么你?去洗手间照照人家的镜子,就你那张脸,也好意思出来勾引男人?”

厉远冥的毒舌也不是假的,挑剔的打量了下乔萘,“嘴歪眼斜,一副歪瓜裂枣的样,还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美人,也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?”

“哦,我明白了,是你那些曾经眼瞎的入幕之宝,把你捧起来的吧?”

欺负他妻子善良,也不看看他妻子身后站的是谁!

厉远冥冷眼看看乔萘,又走远了几步,活像她就是致命病毒似的。

乔萘气得脸皮都扭姚起来,咬牙切齿的怒瞪着厉远冥,“梁浅茵就是个黄脸婆,等她死了,我自有让你跪着求我的时候!”

“滚!”

厉远冥不耐烦起来,死皮赖脸,也不看看她自己是什么货色?

乔萘气得要死,但厉远冥已经冷着脸望向急救室那边,根本就不再拿正眼看她,乔萘面子上挂不住,也只能悻悻的坐在休息椅上,就等着看梁浅茵到底有没有死。

只可惜等了半个小时,梁浅茵就被推了出来,并无生命危险。

人已经被转去高级病房,乔萘想跟也跟不了,只能愤愤的离开了医院。

这个贱人倒是命硬,但下次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!

知道梁浅茵没有大碍,厉远冥也松了口气,就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她,满眼愧疚。

乔萘那个女人太会恶心人了,也不知道她究竟对浅茵说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话,害浅茵承受了多少痛苦,才会让浅茵走向极端?

眼睛有些酸涩起来,微眨了眨,有不明液体就落在了梁浅茵的手背上,滚烫灼人。

梁浅茵的手指微颤了颤,没等厉远冥有所察觉,便已经睁开了眼睛,眸色茫然的望着他,“阿衡……”

“浅茵,你醒了啊?”

厉远冥赶紧抹了把脸,讪讪的退后几步,“那个,你要是觉得我碍眼,我马上打电话叫严湛过来照顾你,你别激动,成吗?”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梁浅茵眨眨眼,眼泪忽就成串的往下滑落,把厉远冥给吓住了,“没有,你没有对不起我,我,那个,我马上打电话叫严湛过来,你别哭。”

天知道自己看见她这般模样,心疼的有多厉害?

就算他再怎么不乐意严湛靠近她,但为了她的身体着想,他宁愿退步。

拿了手机就要叫严湛过来,但见梁浅茵努力的撑着身体想坐起来,厉远冥一看,也顾不得打电话了,赶紧过去扶她。

哪知梁浅茵却忽然抱住他,伏在他肩上泣不成声,“阿衡,对不起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

她一觉醒来,脑子就多了那段不愉快的记忆,也明白过来是乔萘故意搞破坏,想要拆散她和厉远冥,可恨她却不相信厉远冥,生生的冤枉了他。

这段日子,痛苦不堪的又何止是她?

眼泪很快打湿了厉远冥的肩头,也湿了他的心,哑着嗓子不敢相信的道:“你想起来了?”

“嗯,对不起,我不该怀疑你的……”

梁浅茵泣不成声,哭着摇头,“是我不对,怀疑了你,才会让彼此这么痛苦。”

“不,是乔萘太会挑拨离间,不是咱们俩的错……”

终于守到云开见月明,厉远冥也忍不住哽咽了,天知道这段日子他是怎么熬过来的?

被心爱的人冤枉,又有苦无处诉说,他都差点崩溃了。

幸好,一切都熬了过来。

心疼的抹了她眼角的泪,低低道:“浅茵,我真的是才刚认识乔萘不久,记者会和酒店的事情,都是她蓄意设局,故意要离间我们的。”

“我知道,”现在想起来,梁浅茵也觉得自己太过激了,歉疚道:“那日我接到陌生短信去酒店,看见你和乔萘时,就应该想到是个局,但我气昏了头,也没有想那么多。”

“当时乔萘衣衫不整,而你连头发丝都没有乱过,显然也比我早到不了几分钟,只可惜当时情绪激动,没有听你的解释,才会让误会越来越深。”

梁浅茵越想,越觉得乔萘的心眼着实坏透了,处心积虑的抢男人,谁给她的脸?

“不关你的事,是她太能来事了。”

误会解除,厉远冥也松了口气,紧紧抱着她瘦弱的身子,“乔萘蓄意挑拨我们之的关系,又差点害得我们天人永隔,我不会放过她的。”

“嗯,都由你做主。”

梁浅茵停了哭声,乖巧的伏在他肩上,她的厉远冥之间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,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,又怎么能因为一个乔萘,就前功尽弃?

午后,严湛急匆匆的赶过来,见梁浅茵好好的,这才松了口大气,“梁姐姐,我听小区门卫说起你出车祸,都快吓死我了!”

“当时就是心烦意乱的,也没有看过往车辆,让你担心了。”

梁浅茵笑了下,眼眸清亮有神,一改严湛之前见到她的模样,顿时就好奇起来,“你们俩的误会终于解除了?”

“是我恢复了记忆,知道了乔萘的险恶用心。”

梁浅茵眼中闪了歉疚,“对不起,前段时间让你跟着操心了。”

“梁姐姐太见外了,”严湛笑起来,笑容干净,“我还要恭喜梁姐姐,因祸得福。”

“谢谢,”梁浅茵知道严湛是热心仗义的人,拉过厉远冥,笑着承诺,“还是那句话,以后有什么事情,尽管来找我和厉远冥,绝不推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