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0章 小胖妞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6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今天就先修剪这片玫瑰丛,其余的明天继续。”

花园占地面积颇大,梁浅茵也没有那个体力一下子修剪完成,厉远冥看了下只剩小块地方的玫瑰丛,这才满意的离开。

否则他不介意亲自下场,‘好好’整理下爷爷的后花园。

剩下的玫瑰丛不多,梁浅茵很快就修剪完成了,抹着汗走进凉亭,厉远冥赶紧递了凉茶,“快坐着休息会儿,别伤了身体。”

“就活动了这么会儿,不妨事的。”

梁浅茵喝了点茶,花园里的风吹过来,带着丝秋的味道,天气已经转凉了。

缓过劲来,梁浅茵就笑问老老爷,“爷爷,剪的可还行?”

“还凑合吧。”

虽然心里满意,但老爷子明面上也没夸,就马马虎虎的点评,“只不过比起之前,手法熟练了不少,但进步的空间还行大。”

虽然评价不高,但梁浅茵已经心满意足,“谢谢爷爷的夸赞,以后我还要跟着爷爷您虚心学习,您可得教我哦?”

“那就看你表现,我可不会收笨徒弟。”

“怎么会?有您一对一的指导,就是再笨的徒弟,也会变聪明的。”

“一段时间不见,倒是嘴甜了许多啊?”

老爷子轻哼了声,但眼里却有着藏不住的笑意,显然对梁浅茵的话很受用。

只要他开心,梁浅茵也乐得拿软话儿哄他,看两个宝贝儿还在花园里追逐笑闹,就扬手叫了过来,“跑得满头大汗,也不怕着凉?”

“妈咪,花园里香香的,我喜欢!”

梁小月一头扑到梁浅茵腿上,梁小阳把水杯拿给她,自己这才端着水杯喝水,厉远冥在旁边看得极为满意,“咱们家小阳长大以后,绝对是个体贴入微的绅士。”

“绅士以后再说,我现在就想知道,玩了这么久,从前的功课还记得多少?”

老爷子将梁小阳叫到身边,满脸严肃,“功课忘记没有?”

“祖爷爷尽管出题。”

梁小阳信心满满,并不怕这种随机抽查,老爷子看他还臭屁起来,当即就连出了好几道算术题,但梁小阳几乎是随问随答,而且没有错误。

天文地理,诗词歌赋,只要是他学过的,无一不精通。

甚至不少课外知识,他也能知晓。

随兴表演段舞蹈,也是有模有样的,简直全面发展。

梁小月使劲鼓掌,小手都拍疼了,就嘴里嚷嚷着,“梁小阳真棒!梁小阳加油!”

梁小阳也的确厉害,无论老爷子考什么,都没有出错。

考到后头,老爷子也是欣慰不已,就算这段时间没有忙到深夜,但梁小阳的学习能力并没有因此而衰退,反倒比从前更活泼开朗,思维也更敏捷。

照这样下去,厉家后继有人了。

老爷子开心,牵着梁小阳都不肯撒手了,“你生的儿子不错,比他爸爸聪明多了。”

厉远冥表示很冤枉,“爷爷,你夸曾孙儿没关系,干嘛损我啊?”

“哼,就你事儿多,说你又怎么了?”

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的,把众人都逗的笑起来,梁浅茵笑着摇头,“是您教育的好,孩子再聪明,也离不开长辈的精心抚育。”

说着就朝梁小阳递了个眼神,梁小阳乖巧的给老爷子鞠躬,“有祖爷爷的悉心教导,我才能知道那么多知识,祖爷爷才是最棒的!”

“你呀,别听你妈咪那些拍马屁的话,自己有本事,才是真的厉害。”

老爷子嘴上谦虚了句,脸上却快笑开了花,梁小月满脸委屈的扑到他腿上,“祖爷爷,人家没有梁小阳那么厉害,你都不夸人家啦!”

“怎么会?咱们家的小月最乖巧懂事了,祖爷爷都心疼的不行。”

老爷子素来疼爱梁小月,但要抱她,但试了两下居然没抱起来,梁浅茵坐在旁边,赶紧就把她拉起来,“都成个小胖妞了,压着你祖爷爷了怎么办?”

梁小月挺不服气的,“胖怎么了?梁小阳都不嫌弃我是小胖妞!”

“咦,你确定小阳不叫你梁滚滚?”

“才不会!”

梁小月扬着下巴,急着找梁小月证明,“你说说,你到底嫌不嫌弃我胖?”

“不嫌弃,胖胖的也挺好看。”

梁小阳是实话实说,又抓了零食给梁小月,“吃,不够还有。”

“妈咪,看见没有?梁小阳才不会嫌弃我胖。”

梁小月从梁小阳这里得了最实质的安慰,顿时高兴的翘尾巴,梁浅茵哭笑不得,也没再说她,转而问老爷子,“爷爷,晚餐我下厨,您想吃什么菜?”

“家常菜就行了。”

老爷子对这些没挑剔,梁小月倒是一副小大人的模样,满脸伤感,“妈咪,我想吃您做的番茄牛腩,油焖虾,椒盐排骨,红烧鱼……反正就是想吃您做的菜……”

“行,妈咪给你们做晚饭,做好多好吃的。”

梁浅茵被她哄得心都软了,梁小月一下笑起来,在她脸上叭唧了下,“我就知道妈咪最好了,我最喜欢妈咪了!”

老爷子逗她,“那爸爸呢?不喜欢爸爸吗?”

“也很喜欢爸爸和祖爷爷,还有梁小阳,小月都很喜欢你们!”

梁小月咯咯的笑,声如银铃,连空气都似乎是欢乐的味道。

在凉亭聊了会儿,众人便回去歇着了,梁浅茵找到管家,把晚饭所需要的食材告诉他,等她傍晚下楼时,所有食材都买回来了。

厉远冥跟在她身边,生怕她伤着哪里,“浅茵,你教我做饭,就在旁边看着,好不好?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,“阿衡,你是想自己变成全能丈夫啊?”

“你才刚出院,太过操劳,伤了身体怎么办?”

“爷,我就是做顿饭而已,能怎么操劳?”

“那不管,那是累着了我的小娘子,我找谁说理去?”

厉远冥看她踮脚去拿冷冻层的牛肉,赶紧就伸手拿了,又跟着她转到厨房里,梁浅茵嫌他碍事,给他赶到外面餐厅,他却扒在厨房门口,死活不肯走。

白衬衫黑西裤,明明是简单到极致,充满神秘禁欲感的形象,但扒着门框的小动作,却又透着莫名的暖心。

实在赶不走,梁浅茵也就拿了青菜招呼他,“喏,择这个青菜,会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