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1章 久违的暖心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告诉我该择成什么样,我保证会。”

得了老婆差使,厉远冥立即欢天喜地的搬来小板凳,坐在角落里帮着择个菜,剥个蒜什么的,反正只要能跟她在一起,做什么都好。

有厉远冥在旁边打下手,梁浅茵脸上的笑容都甜蜜了几分,晚饭也不是只是简单的晚饭,而是爱的延续,是温馨的开端。

等到老爷子带着俩个宝贝儿下楼,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色香味俱全的菜。

梁小月馋的都快流口水了,“妈咪,您的厨艺真棒!”

“嗯,看着确实还不错。”

老爷子也给了夸奖,把梁浅茵给逗的笑弯了眉眼,“多谢夸奖,准备开饭了!”

“妈咪,您是做晚饭的大功臣,给您一个大鸡腿!”

梁小阳先夹了个大鸡腿给梁浅茵,又给老爷子和厉远冥都夹了,“爸爸和祖爷爷也吃。”

其余人碗里都有了,梁小月看看自己的碗,瘪了嘴巴,委屈的要哭,“梁小阳,你不喜欢我了,都不给我夹鸡腿……”

可怜巴巴的模样,把三个大人逗的又是笑声不断,直摇着头。

“喏,知道你爱吃,所以特意给你留了个最大的。”

梁小阳把香喷喷的鸡腿夹到梁小月碗里,梁小月顿时就满足的笑起来,“你真好!”

“那当然,别的男生给你夹鸡腿,你不许接,听见没有?”

“喔,那我只吃你夹的鸡腿。”

小小的霸道总裁上线,先管住梁小月的嘴再说,否则她被人家的鸡腿骗走了怎么办?

两个小宝贝儿相处融洽,大人们也是有说有笑,梁浅茵看梁小阳忙活了圈,唯独他自己碗里还什么都没有,赶紧给他夹了菜,又笑道:“咱们小阳是越来越懂事了啊。”

“我不想懂事,只想妈咪好好的。”

梁小阳委屈的看看她,“妈咪,您都不知道,我有多想您。”

“是妈咪不好,妈咪对不起你和小月,”梁浅茵看的心里难受起来,握着他的小手都舍不得放下,小阳不如小月那么会表达心中的情感,但孺慕之情却丁点都不会少。

她当时究竟有多糊涂,才会中那个女人的计,硬生生和孩子分开?

幸而因祸得福,早早恢复了记忆,否则还不知道要闹出多少事情,让孩子们跟着担心。

“妈咪,我和梁小月都很乖的,您别难受。”

看她脸色不好,梁小阳赶紧露了笑脸,“妈咪,您身体不好,多补充营养才对。”

边说边踮着脚给她盛了汤,还体贴的吹了吹,拿勺子喂到她嘴边,“爷爷说熬的汤都很补的,您快点张嘴把汤喝了,啊——”

“小阳真乖……”

梁浅茵眼圈泛红,乖巧的张嘴,把汤喝了。

她的两个小宝贝儿,怎么就那么暖心,能把人甜进心坎里呢。

吃过饭后,佣人带着两个小宝贝去儿童房了,三个大人就在客厅里喝茶聊天。

之前有小孩在,老爷子也不方便问什么,现在就他们仨在,老爷子就开门见山的问了,“不是说已经处理好乔萘的事情吗,怎么又延迟了这么些天才回家?”

“爷爷,浅茵被乔萘害得出了车祸。”

现在梁浅茵已经出院了,厉远冥也就把来龙去脉说给了老爷子听,把老爷子气得直拍桌,“这种居心叵测的女人,你应该直接扭送警局,才爆了点黑料,对她太客气了!”

“她也算是身败名裂……”

“你老婆差点死在她手里,这点分寸,你都把握不好?”

老爷子就觉得他对乔萘下手太轻了,不过看梁浅茵已经安然无恙,也就缓了话锋,“没有下次是最好,若有下次,千万别和那种人客气,一次打到她服气,就再没有下次了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会发生下次的。”

厉远冥乖乖受教,也不敢和老爷子辩解什么。

老爷子训完厉远冥,才又看向梁浅茵,“你看我也训过厉远冥了,他自己也知道错了,以后就别再因为这件事而闹别扭了吧?”

“爷爷,乔萘的事件当中,我也有很多不对,不会责怪阿衡的。”

梁浅茵怕他再骂厉远冥,赶紧就表明了态度。

老爷子笑起来,“你也别帮着他说好话,他是个男人,如果没有顶天立地的本事,那至少要懂得疼惜家人,顾好自己的妻儿,若再有此类事情发生,爷爷替你做主。”

“多谢爷爷,我相信阿衡不会犯糊涂的。”

梁浅茵乖巧应下,顺便也帮着厉远冥说了好话,毕竟在乔萘的事件中,厉远冥表现的可圈可点,反倒是她不停的和厉远冥闹脾气,并不信任他对自己的感情。

如今想来,是她对不住厉远冥才对。

“你们小两口的事情,我也不多掺和,但厉远冥要敢欺负你,你就尽管来找我做主。”

老爷子给梁浅茵吃了颗定心丸,虽然从前闹的很不愉快,但现在误会解开了,不妨碍他护着梁浅茵,护着这个家的安宁。

顿了下,也就起身了,“我年纪大了,该要歇着了,你们也早点休息。”

“爷爷,您慢点儿,当心脚下。”

梁浅茵赶紧起身虚扶着,要送他上楼,但老爷子摇摇头,自己上楼去了。

他年纪大了,身体一天不如一天,也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,但只要他还有口气在,就会好好的护着这个家,外头的那些野女人想进来,门都没有。

老爷子晃晃悠悠的上楼了,厉远冥也起了身,“浅茵,咱们也回房休息吧?”

“阿衡,被人关心的感觉真好……”

梁浅茵半低着头,声音有些暗哑,不管从前闹成什么样,如今爷爷给予她的,也确确实实是最真切的温暖,那种来自长辈的,毫无保留的关怀。

久违的暖心啊……

夜色降临,老宅被笼罩在了黑暗中,宅子里悄无声息的,所有人都进入了梦乡。

月色透过窗户照进来,又缓缓的往外移。

偶有云彩遮月,又很快的被夜风吹散,而主卧里陡然响起阵尖锐铃声,瞬间就把厉远冥惊醒过来,又立即点了接通,唯恐惊醒睡梦里的梁浅茵,“许风,什么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