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6章 你在教我做事?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3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天色越来越晚,来参加拍卖会的人也越来越多。

梁浅茵和厉远冥已经去了会场的前排坐着,旁边有认识的人,都低声说笑聊天。

带来的那条倾世之恋已经送去后台评估,梁浅茵甚少参加这种活动,稍显有些紧张,凤眸偶尔看看周围的人群,很少言语。

厉远冥察觉到她的不安,一直牵着她的手,未曾放开。

临近开幕时,梁浅茵已经调整好心态,身后的座位却传来低低的惊喜声,“梁姐姐?”

“严湛?”

梁浅茵瞬间回头,凤眸里染了笑意,“你也来参加拍卖会的?”

“嗯,公益活动嘛,多少奉献点自己的热心。”

严湛笑起来,眼睛清亮如水,干净澄澈,厉远冥听见两人的对话,回头轻哼了声,“严公子还真是低调,严氏总裁的独子,怎么只会奉献一点点的热心?”

“厉先生太高看我了,我独身在外,只能尽力而为。”

就算被厉远冥针对,严湛也一直保持着微笑,并不生气,看起来从容大方。

倒是梁浅茵有些看不过眼,暗中拉拉厉远冥的手,又笑着岔开了话题,“公益活动,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就好,不论贫富贵贱。”

“嗯,我也如是想。”

严湛附和了声,惹的厉远冥冷哼了声,都不愿意再看他。

梁浅茵尴尬,只能得严湛打了声招呼,便和厉远冥耳语,“都是朋友,你干嘛这样针对他?”

“我就不喜欢他挨着你。”

厉远冥素来态度明确,他的妻子他会保护,用不着别人插手。

他说的声音还颇大,后头的严湛也听见了,脸色稍稍有些难看,但很快就调整了情绪,淡声道:“厉先生用不着防我,你只要保护好梁姐姐,自然没人能靠近她。”

厉远冥冷脸,“这些话,用得着你教我?”

“我知道不用教,但希望我下次再见到梁姐姐的时候,她不是在独自哭泣。”

不知为何,严湛的语气锋利了许多,厉远冥皱眉,脸色冷厉起来,“你在教我做事?”

“厉先生听不出好赖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

严湛别开头,见梁浅茵眼带哀求的望着自己,便也就收了声,继而岔开了话题,“不知道梁姐姐今天带了什么藏宝过来?”

“一条名叫倾世之恋的粉钻项链,阿衡他爷爷的宝贝。”

梁浅茵是真怕他俩会吵起来,等不及严湛再说话,已经收回了眼神,低低的安抚厉远冥,“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,咱们不吵了好不好?”

“哼,我看他就是别有用心。”

就算严湛帮了梁浅茵的大忙,但厉远冥对严湛就是喜欢不起来。

怎么瞧,严湛就像是不安好心的样子。

有了梁浅茵努力劝和,总算是没吵起来,就安静的等着拍卖会开始。

外头的乔萘实在没有办法,只能绕到侧边,跟着保洁阿姨混进了后台,推着清洁车,把口罩一戴,谁敢不知道她是谁。

参加拍卖的藏品都已经收到了后台,价值不菲的东西堆在那里,安保也是格外的严。

方才乔萘在外面时,就见梁浅茵拿了条粉钻项链交给礼仪小姐,这会儿远远的打量着,见粉钻项链就放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顿时就动了心思。

如果拍卖的时候发现粉钻项链是赝品,那厉家的名声也该一落千丈吧?

只不过一时半会儿的,她上哪去找仿品?

手里的拖把有一下没一下的拖着地,眼神却盯着项链那边,看礼仪小姐把所有的藏品都盖好红锦绒,放上标签,只等着参加拍卖会,心里忽就有了主意。

拖把一收,也不拖地了,推着清洁车就走。

那些安保也没有注意到保洁有什么不妥,就按序巡逻,严密防控。

拍卖厅里,主持人一番热情洋溢的介绍,很快拍卖师就上场了,第一件藏品是个造型雅致的青花瓷瓶,底价便是五十万。

那些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里面,喜欢收藏的人还颇多,见是青花瓷,价格很快就喊到了三百万,厉远冥悄声问梁浅茵,“如果喜欢,就只管出价。”

“还是不了,我对青花瓷没有研究。”

梁浅茵摇头,看着青花瓷瓶最终以七百万的价格成交,也是稍有惊愕。

这些人做起公益,还真是不遗余力啊?

“今天来参加拍卖会的,大多是青城的隐形富豪,他们所提供的藏品比市面上流通的那些古董更有珍藏价值,所以古董转手交换的也快。”

厉远冥低低的给她解释了下,又低声笑道:“而且拍卖的款项都会进入公益基金,反正都是花钱买东西,能帮助到那些有需要的人群,也算是尽了自己的善心。”

“这么说起来,青城有钱的善心人还不行啊?”

“也可以这么说吧?至于真善还是做戏,那就得日久见人心。”

厉远冥每年都会在固定的时间往公益基金会捐款,那些人会不会捐,就不知道了。

说话时,第二件紫晶手镯也卖出了高价。

连着两件藏品都被拍出了好价格,拍卖师也兴奋起来,“接下来有请我们的第三件藏品,由厉氏集团总裁,厉长山老先生所捐赠的倾世之恋!”

“倾世之恋?是当年那条被拍出天价的粉钻项链吗?”

“自从倾世之恋被拍走以后,便一直没有再露面,原来是落在了厉家手里啊?”

“看见没有?今天厉老先生没有来,是厉远冥带着妻子来参加的拍卖会。”

“那岂不是代表,厉远冥很快要重回厉氏集团了?”

会场上响起无数的窃窃私语声,拍卖师要的也就是这种效果,正等着藏品送上来,所有人却眼前一黑,拍卖大厅居然断电了。

来的都是高素质的人,也无人趁机搅乱,就听后台隐约传来凌厉的声音,应该在保护那些送过来参加拍卖的藏品。

黑暗中,厉远冥握紧了梁浅茵的手,“浅茵,会害怕吗?”

“不会,我知道你在我身边。”

梁浅茵轻轻笑起来,反握住他的手掌,“厉先生不会怕黑吧?”

“我要说怕,你会不会笑话我?”

“不会,来,姐姐牵着你的手,永远都保护你。”

“傻丫头……”

低低的感叹声在黑暗中响起,带着掩饰不住的柔情,后排的严湛微微抽搐着嘴角,他今儿个是招谁惹谁了,被强行塞了满嘴狗粮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