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7章 拍卖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6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大概等了三分钟,拍卖大厅里才恢复光明,拍卖师赶紧致歉,才又把话题导回方才的拍卖上,“现在有请我们的三号藏品,倾世之恋,闪亮登场!”

声音落下不久,就有礼仪小姐面含微笑的端了托盘上来,拍卖师示意她揭开红绒布,自己则口若悬河的进行解说,“相信各位贵宾都拥有过,或见过粉钻项链吧?”

“大家对粉钻项链都很熟悉,但倾世之恋则不同于其他粉钻项链,它是由一整颗天然的心形粉钻雕琢而成,相信大家都知道,粉钻难得,心形的粉钻更难得。”

“在不懂它的人眼里,和亮晶晶的石头没有什么区别,但在懂它的人眼里,它……”

“张哥,您等等!”

拍卖师讲的正起劲,身边却传来了焦急的低叫声,耐着性子偏头,想问礼仪小姐有什么重大事情要说,但顺着她的眼神望进托盘里,整个人都傻眼了。

里面只有条普通的白金项链,哪来的倾世之恋?

大荧幕已经将托盘里的东西展现的清清楚楚,一下子所有人都炸了,东西哪去了?

倾世之恋价值过亿,突然就这么不翼而飞,台上的拍卖师和礼仪小姐都慌了,很快有安保过来,一看倾世之恋被调包,脸都黑了。

台下的梁浅茵都跟着揪紧了心,“阿衡,项链丢了,怎么办啊?”

“咱们已经将倾世之恋交给了他们的人,”厉远冥安慰了句,拉着她匆匆起身,“走,我们赶紧去后台看看情况。”

拍卖厅里的秩序还好,但后台已经乱成了锅粥,有安保看见厉远冥和梁浅茵,顿时就严厉的拦住了去路,“现在怀疑倾世之恋被窃,二位还是回座位上去等待!”

“我们是捐赠倾世之恋的人。”

厉远冥简单的表明了身份,后台的负责人也满头是汗的小跑过来,“厉总,厉夫人,现在怀疑停电的那三分钟,有人换走了倾世之恋,我们正在全力追查,望您谅解。”

倾世之恋价值过亿啊,若是被人换走,他拿什么去赔?

厉远冥皱眉,“全力追查?封锁了所有出口没有?”

“已经有安保去堵了,只要是有人故意使坏,绝对逃不出拍卖会场。”

负责人抹着汗,往前带路,“今天的藏品价值过大,所以进入后台只有唯一通道,现在安保已经通知出口阻拦可疑的人,绝对没问题的。”

“但是停电三分钟,那三分钟里,有没有人带着倾世之恋离开,也是未知数。”

厉远冥看了眼灯火通明的走道,眼神无意间掠过旁边侧道上的洗手间,脸色忽就冷了下来,“这里面查过没有?”

“啊?事发突然,大概是没有……”

出口那里有人堵着,不用担心,负责人顾不得男女有别,直接就往洗手间里闯。

男洗手间里空荡荡的,转到女生这边,陡听的窗户一声轻响,有风灌了进来。

厉远冥瞬间冷了眸光,疾步冲过去,就见道纤细的黑影在往外狂奔,厉远冥想也没想的攀上窗户,跟着追了过去,梁浅茵看的着急,“阿衡,你小心点!”

厉远冥嗯了声,跃下窗户就疾追上去,前头狂奔的身影似乎察觉到不对劲,回头看了眼追上来的厉远冥,咬牙就把手里攥着的东西扔过去,自己又拔足狂奔。

倾世之恋在月光下划出好看的粉色光芒,厉远冥咬牙,就要舍了项链去追人,但梁浅茵已经先叫起来,“先接项链!”

项链从半空中划过,抛向另一侧,厉远冥听见梁浅茵的喊声,只得扑向项链那边。

赶在项链落地之前,稳稳的接在了掌心。

但那人也消失在了月光下。

厉远冥恼的追了几步,但那身影也颇为敏捷,几个起落,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负责人看倾世之恋被拿回来,心里也松了口气,想要把厉远冥拉进来,但厉远冥一个助跑,轻轻松松的就跃上了窗台,把倾世之恋放在了梁浅茵手里。

“厉总,您是体育特长生吧?”

东西拿回来了,负责人也有心思开玩笑了,只不过厉远冥面色冷淡,“不是。”

言简意赅的两个字,堵的负责人一噎,也不敢随口说话了,梁浅茵拿着倾世之恋回到后台,当着众人的面再将倾世之恋交给负责人,“这次可要看好了。”

“是是是,保管不会再出纰漏。”

这么一吓,负责人的小心脏也差点受不了,赶紧交待拍卖师准备接下来的拍卖事宜。

厉远冥和梁浅茵回去,半路上小声问她,“怎么不让我追?”

“那人是乔萘。”

就在人影回头抛项链的时候,刹那间梁浅茵已经看清楚她的面容,厉远冥微愣,瞬间又怒不可遏,“这个女人,当真是阴魂不散?”

“你也别气,我倒是觉得,她能准确的偷走倾世之恋,应该一直就跟着我们。”

梁浅茵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,皱了眉头,“乔萘居心叵测,以后咱们都要小心着些,尤其是小月和小阳那里,万不能让她钻了空子。”

“放心,我会加派人手跟着小月和小阳,不会让乔萘有机可趁的。”

一想到乔萘阴魂不散的尾随自己,厉远冥就觉得浑身不自在,本以为放了黑料,她就应该识趣了,谁知道她居然变本加厉?

看来还得如爷爷所说,斩草该要除根才对。

回到座位上,拍卖师还没有上场,严湛在后排低低的问,“没什么问题吧?”

“没有,东西已经追回来了。”

梁浅茵笑了下,看拍卖师已经上场,也就转过头,“倾世之恋来了。”

前头该解说的都已经解说,再被那么一吓,拍卖师也少了许多花里胡哨的话。

亲自揭了红绒布,见倾世之恋完好无损的躺在托盘里,这才定了定神,笑道:“倾世之恋的价值我已经说过了,现在开始拍卖,底价三千万,每次竞价不得低于三百万。”

底价就已经远远超过青花瓷瓶,一众富豪并不是太踊跃。

正当厉远冥准备自己出手买下倾世之恋时,后排的严湛已经先开口:“四千万。”

“五千万!”

也不知是谁喊了价,很快又有人跟风,“七千万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