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8章 天价项链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6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一下提价两千万,梁浅茵望过去,是位年过半百的老者,见众人望过来,也只是淡然微笑,“女儿快要出嫁了,送给她当嫁妆。”

原来是疼惜女儿,众人也就恍然大悟,但很快就听熟悉的声音响起,“一个亿。”

梁浅茵回头,严湛就笑望过来,“我送未来的妻子。”

得,个个理由强大。

拍卖师瞬间又像打了鸡血似的,激动不已,“一个亿,还有人出价吗?”

“一亿三千万。”

方才的老者又提了价,严湛没再出声,倒是厉远冥漫不经心的搭了话,“两个亿。”

“阿衡!”

“没关系,反正是做公益,而且你也觉得项链挺不错。”

厉远冥低低安抚了声,梁浅茵都快疯了,粉钻项链是好看,但哪值那个价?

咬了牙,低低道:“你不许再报价,听见没有?”

“好,我都听你的。”

厉远冥觉得两个亿也应该封顶,加不加价,那条粉钻项链都非他莫属,遂也答应下来。

只不过没等到拍卖师落锤,严湛忽而开口,“两亿三千万。”

嗯?

厉远冥瞬间回头,“严湛,你夺人所爱,什么意思?”

“厉总,我觉得这条粉钻项链挺罕见的,而且大家都是为了做公益,对不对?”

严湛笑的人畜无害,“厉总,承让了。”

厉远冥哪舍得让他,就要再出价,但梁浅茵掐了下他,“别忘记你答应过我的话。”

“浅茵,你也喜欢倾世之恋,我不想将之拱手让人!”

“我有你的爱就够了,在意那些俗物干什么?”

梁浅茵放软了声调,笑着哄他,“倾世之恋就让给严湛,祝他以后娶个如花似玉,貌若天仙的好妻子,岂不是更好?”

“这个嘛……”

一听这话,厉远冥又有些意动起来。

如果一条项链就能让严湛远离自己的小娇妻,这笔买卖好像很划算啊?

眼看着拍卖师已经第二次询价,厉远冥权衡再三,终还是放弃了竞价,倾世之恋以两亿三千万的天价,落入了严湛手中。

台上的拍卖师激动的都快说不好话了,今晚绝对是大丰收啊!

有了两亿三千万的天价,后头那些藏品忽然就不香了,勉强撑到拍卖会结束,那些富豪都是走的走,散的散,很快会场里就清静下来。

梁浅茵和厉远冥落在最后,严湛也在等着所有人走完,与两人打了照面,就笑着扬扬手里包装好的倾世之恋,“多谢梁姐姐和厉先生割爱。”

梁浅茵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做公益的心不错,但这孩子是不是有点犯傻?

有那个钱,买点瓷瓶书画回家,它不香吗?

“梁姐姐,我就是图个眼缘而已,你也别想的太复杂了,回见。”

严湛似看穿她的心思,笑着解释了句,便挥手道别了,厉远冥不悦的盯着他的背影,他宁愿倾世之恋被那位老者以七千万买走,也不想两亿三千万卖给严湛。

虽然筹的钱越多,对社会弱势群体的帮助就越大,但他怎么总有股宝贝被偷走的感觉?

回到车里,梁浅茵已经倦了,靠着椅背闭目养神。

厉远冥想来想去,最终还是不放心的叮嘱,“浅茵,以后不许和严湛见面,尽量不和他来往交际,你听见没有?”

“阿衡,严湛就是位曾经帮过我的朋友,你干嘛要忌惮他?”

梁浅茵闭着眼眸,含含糊糊的嘀咕了声,厉远冥听的黑脸,“我不管,反正你就是不许和他见面,快答应我,和他断了来往。”

“好,我答应你……”

梁浅茵犯困,也不知道他说的些什么,就下意识的答应了。

厉远冥看她这么乖巧,也乐得开心的翘了嘴角,“你好好的睡,老公带你回家!”

梁浅茵没出声,已经歪在椅背上睡着了。

回到老宅,厉远冥抱梁浅茵下车时,她才恍恍惚惚的清醒过来,看了眼漆黑的天色,“几点了,怎么这么黑?”

“傻丫头,快到半夜十一点了,天色当然黑。”

厉远冥看她醒了,就比划了下,“我是抱你进去,还是背你进去?”

“别,我还是自己走进去吧。”

又不是缺胳膊断腿的,梁浅茵哪好意思让他又背又抱,厉远冥看她坚持要自己走,也就没有强求,只是搀着她慢悠悠的走着,“上楼后就洗漱睡觉,别再熬夜。”

“嗯,”瞌睡没有睡好,梁浅茵自己也是晃晃悠悠的,好不容易挪到客厅,老爷子还坐在那里看新闻,“你们俩回来了啊。”

厉远冥无奈,“爷爷,都这个点了,您怎么不休息?”

“你们没回来,我哪里睡得着?”

老爷子起身倒了两杯茶过来,“拍卖会怎么样?有没有出什么纰漏?”

“有一点小问题,但是已经解决了。”

梁浅茵这会儿也醒了瞌睡,笑道:“您的那条倾世之恋,拍出了两亿三千万的天价。”

“哦?这人倒是有意思,如此醉心公益?”

“也是不差钱,又想着买了项链去送给心上人而已。”

厉远冥不开心的接过话头,老爷子也不搭理他,“拍出去就行,不管多少价格,总算是我替公益事业尽了自己的心。”

梁浅茵竖了大拇指,笑着夸赞,“爷爷,您真棒!青城的公益事业如如火如荼的展开,少不了您这样的伟大又低调的支持者,如果有功劳簿,必定有您的一席之地。”

“你是和小月相处多了,学了她的嘴甜功夫?”

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脸上却是笑开了花,虽然他乐意做好事,但被夸也很快乐啊?

天色已经不早了,聊了会儿,众人也都各自回房休息了。

公司里没来电话催促,厉远冥也不乐意去上班,就在家里陪着梁浅茵休息,梁浅茵拗不过他,也只能由着他去了。

吃早餐时,梁浅茵突发奇想,“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,去学学艺术怎么样?”

“好是好,但艺术也分很多种类的。”

一家人都表示赞同,只不过厉远冥也发出了疑问,梁小阳紧跟了句,“妈咪,你跟我学跳舞怎么样?舞蹈也是艺术,我们舞蹈老师说了,还能陶冶情操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