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399章 专属杯子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4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还是跟我学画画吧?天马行空的,可有趣了!”

梁小月喜欢自己涂涂画画,赶紧邀请最爱的妈咪加入自己的阵营,老爷子笑起来,“我觉得园艺也挺不错的,修修剪剪,同样也能陶冶情操,磨炼耐性。”

“呃,你们都有主意,那我该说什么?”

厉远冥放了筷子,很是认真的道:“浅茵,我觉得健身不错,强身健体,有益身心。”

“那什么,我还是自己选吧……”

梁浅茵转转眼睛,有了主意,“我刚听你们说陶冶情操,那我去学陶艺怎么样?”

“随你自己高兴,兴趣嘛,得要你自己有兴趣去学才行。”

老爷子并不反对,两个小宝贝儿稍有些遗憾,但还是支持她的想法。

厉远冥就更直接,既然梁浅茵想去学陶艺,直接就找了城里的陶艺兴趣班,吃过饭后,就直接带了她去兴趣班学习。

学陶艺的人还挺多,大多都是父母带着孩子学习,做亲子活动,像他俩这样的小年轻也有好几对,人多也不显得尴尬。

厉远冥去办手续,梁浅茵就好奇的打量着那些练泥机上的作品。

有的小孩子玩泥巴玩的很好,做出来杯盘碗碟都像模像样,再厉害点的,做的小动物也很逼真,上了彩釉,颇有童真稚趣。

有的嘛,转轮上的泥巴都抹不匀,作品也东倒西歪的,简直惨不忍睹。

梁浅茵看得心痒痒的,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好?

很快厉远冥拿着学生卡过来了,旁边跟着个温和的女老师,将她领到角落里的桌子前,让她先自由发挥,有什么问题,再单独问她就行。

梁浅茵也喜欢这样的教学方式,若是老师就在旁边盯着,反而会紧张。

桌子上摆着整套陶艺工具,梁浅茵迫不及待的抓了泥,又小心翼翼的往拉坯机上抹,只是看着那些小朋友玩的很厉害,自己往上抹的时候,瞬间就发现不是那么回事。

抹上去的泥巴根本不受她控制,不是抹厚了,就是抹薄了,要不然就东缺一块,西缺一块的,像是被狗啃过,惨不忍睹。

厉远冥特意换了休闲装,笑意盎然的坐在她对面,“你别急,慢慢来。”

“它不听我摆弄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?”

梁浅茵拿了泥巴往缺泥的地方抹,但刚糊上去,还没等她撒开手,泥巴就掉了。

再糊,再掉,连着反复弄过很多次,梁浅茵都咬了牙。

玩个泥巴,都还玩不好了?

看她急躁起来,厉远冥赶紧就给她灭火,指了不远处的认真制作的小姑娘,“最简单的就应该是做杯子,你看看那些小朋友都是怎么弄的?”

“她好像也就是慢慢抹泥啊?”

梁浅茵仔细看了两眼,觉得好像没什么区别,但厉远冥把她的双手放在泥坯上,自己的大掌则覆在她手背上,“你再仔细看看,她是不是双手都轻轻的护着泥坯?”

“啊,好像会快速的抹点泥,然后用手心磨着泥坯?”

梁浅茵也看出点思路来了,想要抓泥再做,但见厉远冥护着自己的手背,顿时就红了脸,“人家是护着泥坯,你护我的手干什么?”

“我和你一起做。”

厉远冥挽起袖子,快速的抓了泥抹上去,与她共同呵护着小小的泥坯。

只是泥坯依然还不听使唤,只不过有了厉远冥的加入,梁浅茵的情绪也缓和了许多,笑着指挥他,“快快快,左边掉泥了!右边,右边!”

“哎,你都看不见,还是我自己来吧。”

虽然两手抓的都是泥,梁浅茵却玩的开心,厉远冥也全心的陪着她制作最简单的杯子。

经过两人共同不懈的努力,一个歪歪扭扭,但总算是不漏水的杯子给制造好了,涂了最简单的白釉,再画上两颗爱心,厉远冥越看,越觉得的顺眼。

爱不释手的拿在手里,临走前问了老师,“我挺喜欢这个杯子的,能买走吗?”

梁浅茵没想到他抱着杯子是想买回去,摇了头,小小声的道:“这个杯子并不美观,等下次我手艺学精了,再送你个精巧美观的杯子。”

“不,这是我和你共同,也是第一次做的杯子,定要收藏起来才行。”

厉远冥抱着杯子,都舍不得撒手,一杯子,一辈子,他和茵工第一次共同做的陶艺品,怎么能留在这里,让人家毁了?

梁浅茵看他认真的模样,眼中现了甜甜的笑,没再反对。

老师抬头,看看厉远冥手里形状并不美观的杯子,也笑了起来,“第一次做陶艺品吧?这个杯子就送给你们做纪念了,不用买。”

“谢谢老师!”

梁浅茵甜甜的道歉,厉远冥向来冰冷的脸上也难得的露了个笑容。

回到家,两个小宝贝儿正在客厅里玩耍,见到他俩回来,双双就扑了上去,“妈咪,您的陶艺作品呢?快拿出来让我们欣赏欣赏!”

“喏,在你们爸爸手里抱着呢。”

梁浅茵笑的不行,厉远冥一路上都舍不得松开杯子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古董呢。

“呀,妈咪,这是杯子吗?造型可真别致!”

梁小月乍看之下,顿时就被歪歪扭扭的造型丑到不敢多看,厉远冥哼哼两声,“这是你和你妈咪亲手做出来的杯子,以后就是我的专属杯子,谁都不许和我抢。”

“妈咪,我觉得挺好看的,我也想要专属杯子……”

梁小阳缠上来,爸爸都有妈咪亲手做的杯子,那他也要妈咪亲手做的杯子。

梁小月一看情况不对,赶紧也扒到梁浅茵腿上坐着,黏着她撒娇,“妈咪,我也想要,我和梁小阳陪您去学陶艺好不好?”

“说得热热闹闹的,都在说什么呢?”

老爷子的声音从楼梯上传来,梁小阳献宝似的拿过杯子,“祖爷爷,这是爸爸和妈咪亲手做的杯子,您瞧好不好看?”

梁浅茵本来还感觉良好,被梁小阳这么一问,还紧张起来了,不过老爷子看了看杯子,也笑着点了头,“第一次能做成这样,已经很有天分。”

“多谢爷爷夸奖,我一定好好学习陶艺!”

梁浅茵喜笑颜开,决定等陶艺学精了,就给家里人都定制个杯子,一家人嘛,就要整整齐齐的,不能偏心谁。

老爷子看她高高兴兴的,脸色也带了淡淡笑容,“你们俩也别只顾着玩,再过几天就是开学季了,你们俩给他们挑好学校没有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