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06章 扭姚的三观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27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你怎么和小阳一样的口气?都不懂你父子俩的脑回路怎么长的。”

梁浅茵懒得跟他争辩这事了,每个人都有她自己难以言说的伤痛,晓晓既然没明说,那她也就只能当不知道。

厉远冥看她还傻傻的替晓晓担忧,就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

如果当时晓晓是无意间碰到他的,那他擦手的时候,晓晓就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。

结果她脸都白了,只能说明她当时就是蓄意去碰他的。

自己的这个傻丫头啊,别人都在打她老公的主意,她还在帮着别人说话?

送了梁浅茵到工厂,郑聪已经带着人在门口等候了。

看见厉远冥陪着梁浅茵来的,郑聪心里就打了个突,紧张起来,面对和善的梁浅茵时,他还能好好说话,但一看见厉远冥冷冰冰的眼神,舌头就不自觉的想打结。

这会儿看厉远冥望向自己,赶紧就站直了身体,“厉总,梁总,所有产品都已经打包完成,只等您开口令下,产品就马上运送至港口。”

“嗯,你听梁总的吩咐,有事就赶紧和我联系。”

既然梁浅茵想要独立完成手头的事情,厉远冥也只叮嘱了句,便驱车离开了。

他一走,郑聪顿时就长出了口气,笑起来,“梁总,咱们出发吧?”

“行,”梁浅茵知道他畏惧厉远冥,也没有点破,跟着上车,前往港口。

路上,郑聪又提了一嘴,“梁总,合作方的黄总已经到了青城,等会儿也要去港口,您看我是现在通知他,还是怎么办?”

“现在通知他,在港口汇合就行。”

既然人都来青城了,梁浅茵也想起了上次许风给的承诺,看来把产品送上邮轮后,还得陪着黄总在青城转转,聊表地主之谊。

工厂离港口并不是太远,梁浅茵到那里的时候,胖乎乎的黄总也到了。

见面就笑着握手,“想不到现在的梁总如此年轻,早知道,我就应该早早过来拜访的。”

“黄总太客气了,这批产品的事情,还多亏了您帮忙。”

见面三分笑脸,谁也不得罪谁。

梁浅茵笑着还了话,黄总也挺礼貌的,握了下手便很快松开了,看看她身后跟着的车队,“一半的产品都在这里了?”

“对,另外半批产品,郑经理已经在安排人加班加点的赶货。”

梁浅茵点头,随手拿了个产品给他过目,“这都是员工们日夜奋战,才赶出来的产品,都还冒着热乎劲儿,您瞧瞧?”

“梁总真幽默,过目就不必了,你们办事,我放心!”

黄总爽朗的摆了手,又瞧瞧阴沉的天色,“我看这天气不甚好,还是赶紧装箱,运上邮轮了再说,免得再遭风雨侵袭。”

“行,”他这般爽快,梁浅茵也笑了,看向旁边的郑聪,“叫大家都加把劲儿,赶在中午前干完活,我请大家去吃午饭。”

“好,我马上去吩咐。”

郑聪喜气洋洋的去转达命令,很快一众员工欢呼起来,都卖力的干着活儿。

黄总看在眼里,赞叹了声,“梁总瞧着年纪轻轻的,又是女流之辈,但御下的本领不错,梁氏在您手里的发扬光大,那是指日可待。”

“黄总太夸赞我了,我就是将心比心,不亏待员工们而已。”

梁浅茵笑着摇摇头,眼神却不经意的瞟到远处有个熟悉的身影在偷偷摸过来,眼中顿时就起了警惕,低声说道:“黄总,有点小麻烦来了,您往边上站站,别伤着您了。”

“哦?装货也能有麻烦事?”

黄总表示不解,但也还是往边上站了几分。

梁浅茵佯装没有发现偷偷摸过来的乔萘,直接就给郑聪打电话,“昨晚那个女贼又来了,你带人去守着货,记住了,留个空子,好逮住她。”

“好,我明白了,马上就去办。”

郑聪早就恼透了那个坏事的女人,依着梁浅茵的吩咐,带了人去守货,但特意留了个比较不显眼的角落出来,看似和员工们在聊着天,但眼睛却不时的警惕的扫着周围。

很快一个偷偷摸摸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视线里,见她试探着不敢过来,郑聪就忽然指了她那边的几个员工,“看着快要下雨了,你们也去帮着装货,赶赶时间。”

“好嘞,我们马上就去。”

员工们不疑有他,立即就走了,郑聪则带着剩下的几个人挪了位置,就在货车的车头旁边闲聊,把货车的车厢都露了出来。

乔萘本来看防守挺严密的,也没法过去,但那个男人指使员工去干活了,还挪了位置在那闲聊,眼中顿时就闪了得意,梁浅茵,这是天要亡你啊?

趁着无人注意她这边,立即就一溜烟的闪到了车厢尾部,厢门大敞着,里头全是货。

怕有人过来取货,乔萘也不敢进车厢,咬咬牙,抱起两件产品就要往旁边的海水里扔,斜刺里却突然有人窜了出来,挡住她的路,“臭女人,你还敢作恶?”

“哟,聪明了,懂得设套抓我啊?”

乔萘瞬间反应过来,听着急促的脚步声往这边跑过来,立即就抱着东西退出几米远,而梁浅茵也匆匆赶来了,“乔萘,果然是你!”

“呵呵,是我又怎么样?梁浅茵,你霸占了属于我的东西,你就该去死!”

乔萘看见梁浅茵,眼中就起了疯狂,梁浅茵听的好笑,不紧不慢的堵过去,“我霸占了你什么东西?厉远冥吗?”

“哼,你知道就好,厉远冥是我的,你根本就配不上他!”

“笑话,我跟了厉远冥近八年的时间,我和他还有对儿女,而你认识厉远冥不过两个月,居然敢说厉远冥是你的?”

梁浅茵都服了乔萘扭姚的三观,“你妈难道没教过你,不是你的,你别乱伸手吗?”

“我说了厉远冥是我的,那就是我的,你才是那个该死的小三!”

“啧,你真应该进精神病院去转转。”

梁浅茵满眸怜悯,甚是可惜的摇头,“瞧着人模人样的,也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,怎么嘴里吐出来的话,就那么不堪入耳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