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35章 有证的合法夫妻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42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没等厉远冥话落,梁浅茵已经被玫瑰刺扎的瑟缩了下,赶紧抬手,就见尖刺已经扎进了手指里头,有殷红的血珠沁了出来。

“快给我看看,扎的怎么样了?严不严重?”

厉远冥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梁浅茵身边,见血珠都沁出来了,顿时就心疼的不行,“怎么那么不小心?走,我带你去医院取刺。”

“去医院?别别别!”

梁浅茵都惊住了,要是扎个玫瑰刺就得上医院去遛遛,她指定得上新闻。

老爷子摇摇头,慢悠悠的修剪着花丛,“玫瑰虽然好看,寓意也很好,但它的花梗上却满是利刺,想要好好的修剪它,不扎几个刺,都不能证明你碰过玫瑰。”

“但浅茵都出血了,哪是扎刺那么简单?”

“你现在带她去医院,回头人家医生问你伤口在哪里,你尴尬吗?”

老爷子不是不心疼梁浅茵,就觉得厉远冥小题大做,都乱了方寸,“你要实在担心,你就亲自帮她挑刺,再弄个创口贴包上,保管那块肉不会再扎刺。”

“阿衡,我真的没事……”

梁浅茵也是哭笑不得,把那一点血珠抹掉,都看不见受伤的痕迹,连刺都没有。

大概就是扎的深,沁了血,但刺并没有断在里面。

“看见没有?好端端的,什么事都没有。”

梁浅茵拿起剪子,继续跟着老爷子修剪花枝,老爷子笑骂了句,“我打理花园的时候,都不知道被刺了多少回,就没见这个臭小子有过什么表示。”

“您老都不吭声,我哪知道您扎了刺?”

“扎个刺而已,有什么好吭声的?”

老爷子也没那么矫情,凑合着把玫瑰丛剪完,身体也乏了,把剪子递给了厉远冥,“你们俩慢慢折腾吧,我回去休息。”

“您慢着点。”

梁浅茵叮嘱了句,示意佣人赶紧过来搀着老爷子,待老爷子走远了,这才冲厉远冥笑眯眯的道:“厉先生,会修剪花园吗?”

“呃,这个我还真不会。”

厉远冥对园艺没有半点研究,胡乱摆弄了下剪子,“就这么咔嚓咔嚓的,行吗?”

“你说呢?要是把爷爷的花园剪坏了,看你怎么跟他说。”

梁浅茵轻轻松松的剪着花枝,完全没有这方面的顾虑,厉远冥看看她,忽就上前揽了她的腰,在耳边低声笑道:“那不如老婆大人教教我,怎么修剪花园?”

“哎呀,干活呢,别没羞没臊的!”

梁浅茵拿眼嗔他,厉远冥却轻轻握了她的手,跟着她的手势动来动去,“这样也算一起修剪花园了,你说对不对?”

“还有佣人在呢,像什么样?”

梁浅茵瞥见不远处掩嘴偷笑的佣人们,顿时羞的满面桃红,就要推开厉远冥,厉远冥却紧紧的将她锁在怀里,“那是不是叫佣人们走开,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?”

“你瞎说什么啊?不许乱来!”

“胡说,咱们可是有证的合法夫妻,谁敢说我乱来?”

厉远冥在口袋里拿出本红艳艳的结婚证,把梁浅茵都看呆了,“你不会还随身携带吧?”

“那必须的,我得随时向人证明,你是我的,谁都甭想和我抢。”

“你呀,我又不是什么值钱的宝贝,哪会有人惦记?”

“那我不管,”厉远冥拥着梁浅茵,紧贴着她纤弱的后背,那双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温情,“不管别人惦不惦记,反正我得做好防范措施。”

否则老婆被别人拐跑了,他找谁哭去?

后背靠着温热坚硬的胸膛,给人莫名的安心感,梁浅茵半眯了眼,享受着他的温柔,有这样的老公相伴终生,还有何求?

花园里磨蹭了两个小时,花枝没剪多少,两人倒是好的蜜里调油,满脸都笑容。

回到房里,恰好云染打了电话过来,“嗨,浅茵,有没有想我?”

“当然有想,你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

接到云染的电话,梁浅茵也是开心满满,云染的笑声透过话筒传过来,“我现在的挺好,只不过现在肚子越来越大,徐景痕啥都不让我干,有些闷得慌。”

“肚子越来越大,走路都需要人扶了,你还能干嘛?”

梁浅茵笑骂了句,又问她,“已经确定在那边生了吗?生的时候,我过去陪着你吧?”

“好啊好啊,我现在老害怕了,都怕宝宝会把我的肚皮撑破。”

云染和徐景痕在国外,身边也没有个可以说话的朋友,早就孤单寂寞,“快到预产期的时候我给你打电话,你和徐景痕还有我家里人一起过来,我都快想死你们了。”

“好,我到时候和她们一起过来陪你。”

最好的朋友在国外生孩子,梁浅茵当然是要去陪陪她的。

笑闹了会儿,云染也就挂电话了,梁浅茵拉了厉远冥的手,“到时候我们腾段时间,过去陪陪云染和徐景痕吧?”

都是彼此最好的朋友,这种大事当然不能错过。

“你决定就好,我负责听令行事。”

这些小事情,厉远冥向来不操心,正想叫梁浅茵陪自己休息会儿,他的手机却响了,许风打来了电话,“厉总,公司有点事情,您现在能过来处理吗?”

厉远冥皱眉,“一定要我去处理?”

“对,如果您能抽出时间,最好是现在就赶来厉氏。”

许风的声音听起来挺严肃的,梁浅茵推了下厉远冥,示意他去公司,厉远冥无奈的看看她,也就答应了,“我马上过来。”

厉氏被他和爷爷的内战搅得元气大伤,已经大不如从前,想要再恢复以前的辉煌,还得兢兢业业的努力才行,半点马虎不得。

在梁浅茵额上落了轻吻,厉远冥这才依依不舍的走了。

少了厉远冥,孩子们也不在家,老宅就好像突然冷清了许多,梁浅茵在房里转了几圈,反正也是睡不着,便拿着严湛画的那张全家福出去了。

这么美好的东西,当然得裱框保存起来。

下午的阳光温暖而不炽烈,秋风微拂,落叶随着风儿翩翩起舞,颇有意味。

街道上的人并不多,梁浅茵找了个裱画店,等到把画像裱起来,天色都已近傍晚了,想着还要去接孩子,也就走进拿了东西出店,准备前往学校。

只是刚到停车场,忽听身后有劲风响起,刚想转身,却已经被人死死的捂住了口鼻。

刺鼻的气味传进脑子里,没几秒,整个人便晕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