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36章 失踪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厉氏出的问题不大,但也不小,厉远冥一到公司,就再没有停下来休息的时间。

一直忙到天色昏暗时,刺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来,这才看见外面的天色黑了,见是学校打来的电话,心头一跳,赶紧就接了,“蓝玲老师,有事?”

“梁爸爸,你们怎么都没来接孩子?”

蓝玲也是服了他们两口子,劈头盖脸的一顿骂,“你们又不是头回接送孩子,怎么自己回家了,还不晓得把宝贝儿接回去?天都黑了,是不打算要他们了吗?”

“不会吧?我妻子没去?”

“她要是来接孩子了,我还能打电话找你?”

蓝玲生气的很,就觉得他俩太不负责任了,梁小月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,“爸爸,您和妈咪是不是忘了我和梁小阳还在学校里啊?”

“爸爸还在上班,你妈咪在家,我以为她去接你们了。”

不知为何,厉远冥总有些心惊肉跳的感觉,“你们就跟着蓝玲老师,我马上来接你们!”

“放心吧,我带着孩子们在门卫室等你。”

见厉远冥挺知趣的,蓝玲也就安抚了句,厉远冥挂断电话,拿起外套就赶紧出门,边又给家里打了电话。

老爷子接的电话,听他说完,也懵了,“她下午就出门了,我还以为是你们带着孩子在外面玩呢,怎么好端端的,人却不见了?”

“没事,我给她打电话,问问她在哪里就行了。”

既然人没在家里,厉远冥也不想老爷子跟着担心,挂断电话给梁浅茵打了过去。

只是连着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,厉远冥心往下沉,飞快的往学校赶过去,又让许风赶紧查查梁浅茵下午的行踪,梁浅茵不是无故发脾气,离家出走的人。

突然不接电话,又消失的无影无踪,只怕出事了。

几通电话之后,手机没再响起来,梁浅茵有些绝望的看着黑暗下去的口袋,她的手被反绑着,脚也捆了起来,哪碰得到按键?

她没回家,肯定是厉远冥打过来的,好好的救援机会,就这么错过了。

心里懊恼的紧,听见外头响起脚步声,又赶紧摆出了愤怒模样,奋力挣扎着。

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近,随后小破屋的门便被推开了,屋外的黑暗透进来,却掩不住雪亮的灯光照清来人的脸,梁浅茵瞬间大怒,“乔萘,果然是你!”

“是我又怎么样?梁浅茵,我要你死!”

乔萘咬牙切齿,生生将姣好的面容扭姚得狰狞恐怖至极,“你害我失去了荣耀,失去了所有的亲朋好友,还霸占了我的男人,今天我就要让你痛不欲生!”

“你脑子有病吧?厉远冥什么时候成你的男人了!”

“我看上了,那就是我的,你不过是个要胸没胸,要屁股没屁股的贱人,给我提鞋都不配,还妄想霸占厉远冥那样的优质男?”

说到激动处,乔萘狠狠往梁浅茵脸上啐了口唾沫,“今日姐姐找几个男人好好服侍你,把你的不雅视频传的满天飞,看厉远冥还会不会稀罕你?”

“你这种女人就是神经病,送进精神病院,永远都别放出来祸害人!”

对于乔萘这种强词夺理,还丝毫不觉得她自己有错的人,梁浅茵也是佩服的不行,究竟是有多厚的脸皮,才能说出如此冠冕堂皇的话?

想到她的种种恶心行径,梁浅茵也恼了,“你今天害了我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!”

“那你就做鬼去吧!刚好把厉远冥还给我!”

“你的脸皮已经死了吧?”

“那又怎么样?只要能得到厉远冥,脸皮算什么东西?”

乔萘好整以暇的是欣赏着梁浅茵愤怒至极的表情,笑的扶了腰,开心的很,“梁浅茵,应该感谢我才对,在你死前,还叫了好几个男人来服侍你,就你风流快活。”

“滚!”

“嘁,不识好人心,等他们来了,我看你还能不能犟嘴!”

乔萘自认还是要自尊心的,被梁浅茵骂了,心里也不痛快的很,虎着脸出去,就开始在门外面打电话,“你们这群蠢货,眼瞎了不识路啊?快点给老娘赶过来!”

“半个小时内没到,你们就给我滚!老娘不需要你们!”

声音里多少有些气急败坏,踩着高跟鞋噔噔蹬的走远了,梁浅茵脸色苍白,死死的咬着唇,不让眼泪滑下来,半个小时,她还有半个小时的逃走机会,绝不能放弃!

手腕上的棕绳绑得极紧,皮肉都磨出血了,火辣辣的疼,绳子都没有半分松开的迹象,脚上也是如此,纵然蹲下身,反绑的手也解不了脚腕上的绳子。

好在乔萘只是绑住了她的手脚,没将她固定在柱子上,还能蹦跳。

门口肯定是出去不了的,梁浅茵打量了下破烂的小瓦房,屋里几乎没什么家具,连椅子都没有,就更别锋利的刀具剪子。

心里暗恼,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下,见歪歪斜斜的墙面上,有半块参差不齐的砖头露了出来,眼晴一亮,赶紧就走过去,反绑的手凑到砖头上,摸索着磨起了绳子。

天色已经彻底黑下来,厉远冥急匆匆的赶到校门口,蓝玲也就将孩子送了出来,“下次可别犯糊涂了,记得准时来接孩子。”

“好,这次是疏忽了,下次肯定不会忘的。”

厉远冥也不好和蓝玲说梁浅茵的事情,道过谢后,就抱了俩孩子上车,梁小阳心思比较敏锐,直接就问他:“爸爸,妈咪去哪里了?为什么不来接我和梁小月?”

“那个,妈咪她有事去了,又没跟我说,所以疏忽了。”

厉远冥进了驾驶室,习惯性的给梁浅茵拨电话过去,只可惜连拨几个,依然无人接听。

正在磨绳子的梁浅茵被电话铃声也吓的不轻,侧耳仔细听着屋外的动静,大概是乔萘走的比较远,并没有发现,她这才放下心来。

她被反绑着手,也接不了电话,只能用了所有的力气去磨绳子。

电话没接,厉远冥眉宇间的戾气就又重了几分,脸色阴沉沉的,烦躁的拧了下眉心。

后座的梁小阳哪还会不晓得是出不了,眼睛里闪着不符年龄的稳重,“爸爸,究竟怎么回事?你把事情告诉我,说不定我还能帮忙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