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38章 欺辱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200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给你找的男人,我怎么能享受呢,你说是不是啊,梁姐姐?”

乔萘说话的声音柔柔的,手指轻轻抚过梁浅茵的脸颊,看着挺温柔似水,但忽然就狠狠抽了梁浅茵一耳光,尖利的指甲划破了她的脸,“贱人,你就等着出句吧!”

话音未落,手上狠狠使力,嘶拉声扯破了梁浅茵的外套,露出半边诱人的胸衣。

梁浅茵又惊又怒,“乔萘,你会遭报应的!”

“哈哈,报应是什么东西?我只要你身败名裂,被厉远冥抛弃,我就是死都快活了!”

乔萘疯狂大笑,用力的把梁浅茵的胸衣往下拽,但梁浅茵也使了万般力气,拼命挣扎,忙活了半天,胸衣没扯下来,倒是累出了满身汗。

恼不过的狠狠甩了她一耳光,“你现在挺有劲儿的,待会儿到了床上,看你还能不能那么起劲的挣扎!”

“哎,乔姐,你都已经帮我们安排好了啊?”

猥琐的声音从门口传来,忽啦涌进来四五个男人,个个满脸涎笑的盯着梁浅茵,“这小妞皮肤倒是不错,白得晃眼啊?”

“你眼瞎了啊?她就是个残花败柳,哪是什么小妞!”

乔萘骂了句,退开几步,“这女人脾气烈的很,我拽了半天,衣服都没有拽下来,现在你们来了,姐就把地方腾给你们,记得拍照,拍视频,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!”

“放心吧,敢得罪我们乔姐的女人,都没有好下场!”

领头的男人笑的阴险,伸手就要去摸梁浅茵的脸,梁浅茵满脸愤怒,狠狠一口咬过来,“我就是死,也不会让你们得逞!”

“哟,果然脾气挺烈的,不过嘛,我喜欢。”

男人满脸猥琐,看看还站在那里的乔萘,越发笑的下流,“乔姐是要跟我们一起玩?”

“呸,你想得美!”

乔萘骂了句,转身就走,“交视频的时候找我拿钱。”

“那必须的,乔姐给我们哥几个送人又送钱,我们怎么着也得把事儿办好啊。”

早有伶俐的把乔萘送出了门,而领头的老大就立即去解梁浅茵手脚上的绳子,“捆着玩有什么意思?女人要尖叫起来,才让人觉得兴奋刺激!”

“大哥,你真会玩!”

小弟们适时的送了恭维,老大刚松开梁浅茵,梁浅茵立即就要跑,但老大往身前一拦,一脸得意的笑,“小娘子,你往哪边跑?”

梁浅茵怒极,埋头就要换个方向跑,但立即又有人堵了上来,咸猪手也跟着袭了上去,“哟,这是要投怀送抱啊?”

“哈哈,大概是看你长得比较好欺负!”

“老子像是好欺负的?”

几个男人闹哄哄的,咸猪手开始肆意拉扯梁浅茵的衣服。

梁浅茵避无可避,退无可退,想求死都不能,眼里闪了绝情愤怒,胡乱挣扎起来,“你们放开我!走开!快走开啊!”

“叫啊,使劲尖叫!你叫得越大声,我们越兴奋!”

臭烘烘的气味传过来,熏的梁浅茵几欲昏厥,逮住就只手就狠狠咬了下去,瞬间房间里响起刺耳的打骂声,“贱人!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

“弄死她!叫她知道我们的厉害!”

“上了这个婊子货!”

怒骂声顺着门缝传出来,乔萘站在门口听了小会儿,也就满脸阴笑的走了。

五个大男人要是对付不了个弱女子,那他们就可以去死了。

远处有车灯照过来,乔萘利落的翻过小土墙,融进夜色里,跑的不见踪影。

厉远冥顺着梁小阳的地位一路寻过来,最终停在了百十米外的路口,前面的路已经行不了车,就只能下车去找。

许风也已经带着人手急匆匆的赶过来,“厉总,是前面吗?”

“对,”定位就落在前面的小瓦房那里,听着风声里好像有绝望的哭叫声,厉远冥锁了车就大步冲过去,脸色阴冷的犹如索命厉鬼。

那些混蛋要敢伤害他的浅茵,自己绝对要叫他们生不如死!

小瓦房里,梁浅茵披头散发,哭泣声不断,奋力推开那些脏手,那些男人也红了眼睛,把她身上的衣服扯得凌乱不堪,有心急的,已经在脱衣服。

不堪入目的景象,疯狂的刺激着梁浅茵的大脑,两眼血红,已然丧失了神智。

哭声已经嘶哑,只知道疯狂的往外推着那些手,揪着机会就要狠狠一头撞在墙上,却又不知被哪只手拽在了怀里,将她狠狠的推进绝望深渊。

她梁浅茵就是死,也不受这份屈辱!

狠了心,就要一头撞上那男人的脑袋,木门却轰隆声垮掉了,溅起满地灰尘。

房里的几个男人愣了下,齐齐回头,梁浅茵没了是箍制,看看门口陡然出现的厉远冥,眼里起了惊喜,瞬间又悲愤莫名,想也没想的,狠狠一头撞向砖墙。

“浅茵!”

厉远冥都没来得及进屋,就见梁浅茵一头撞向了墙,顿时又痛又怒,疾步冲上前,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,“浅茵,你别吓我啊……浅茵!”

梁浅茵没有反应,额头上破了个大口子,鲜血不停的沁出来,很快就沁湿了他的衣袖。

厉远冥看的满眼猩红,房间里有几个男人,而梁浅茵的衣服被扯得凌乱不堪,想也知道那些男人想对梁浅茵做什么。

这些混蛋,就应该让他们生不如死!

许风已经叫了救护车,又赶紧撕了布条,给梁浅茵包扎伤口。

许是额头上痛的厉害,刚一碰,梁浅茵便睁开了眼,痴痴的望着厉远冥。

凤眸里含着愧疚,又有丝凄笑,可没来得及说话,没两秒就头一歪,昏死在厉远冥怀里。

“浅茵!”

厉远冥惊叫,又痛又怒,眼中一片血色,许风利落的将伤口先包扎起来,勉强阻止血流的速度,又安慰厉远冥,“救护车很快就会过来的,您别着急。”

顿了顿,又看向那几个光着膀子,不知所措的男人,“他们怎么办?”

“不是喜欢玩吗,打断一手一脚,送销金窝去。”

厉远冥脸色阴沉,眼神冷的毫无温度,那么喜欢玩,那就好好尝尝被玩的滋味。

为首的那个老大慌了,想要反抗,但看看门口那群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,身子一哆嗦,差点就屁滚尿流,“大哥,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再也不敢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