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39章 小侦探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7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老大都开口求饶了,余下的小弟哪还绷的住?

哗啦啦,四五个人都跪在了地上,痛哭求饶,“大哥,我们知道错了,饶了我们吧!”

“您大人有大量,饶了我们这次,我们以后再也不敢欺负女人了!”

“对对对,我们再也不欺负女人!”

几个男人呯呯呯的嗑着响头,痛哭流涕,忏悔不已。

可对面的男人依旧脸色如冰,那双血红的眸子犹如厉鬼,“犯了错,就知道不敢了?”

“你们活在阳光下,是对所有女性的侮辱!”

“既然想玩,那就成全你们!”

一字一句,如冰如箭,没有半分留情的意味。

话音刚落,门口的保镖就提了电棍进来,几个男人满面惊恐,想要扑过去求饶,但厉远冥已经抱着梁浅茵出了小瓦房,随后就听房里几声传出极为凄厉的痛嚎声。

哀嚎声在夜色下回荡,叫人毛骨悚然。

厉远冥却只哀伤的抱着梁浅茵渐行渐远,若他的浅茵有事,那些人纵然是死,又怎么弥补得了他心头的悲伤和痛楚?

救护车很快而来,又匆匆的载着厉远冥和梁浅茵走了。

许风把事情安排下去,这才去了厉远冥车上,梁小阳都快急疯了,“许叔叔,我看见救护车来了,是不是我爸爸和妈咪受伤了?”

“你们爸爸没事,但是妈咪受了点伤,需要去医院观察几天。”

那些血腥残暴的事情,许风就没说给孩子听,开着车走了,“你们还没有吃饭吧?叔叔先送你们回家,等你们明天放学,就可以去医院看她了。”

梁小阳皱眉,“真的没有什么大问题?”

“真的没有,你们要是不信的话,可以去问你们的爸爸。”

许风脸不红心不跳的撒了谎,梁小月听他这么肯定的回答,也就信了他的邪。

倒是梁小阳依旧狐疑的盯着许风,若是妈咪受的轻伤,爸爸和妈咪怎么会不过来看看他和梁小月,再去医院?

许风从后视镜里瞟了眼梁小阳,见他一直若有所思的盯着自己,后背都沁了层冷汗。

小家伙太聪明了,自己根本就骗不了他,也是作孽啊。

加快速度把人送到老宅里,老爷子都等急了,“许风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没事的,您带着孩子休息吧。”

老的老,小的小,许风哪个都不敢刺激,只能把方才哄梁小阳的话拿来哄老爷子。

老爷子没有身临其境,怀疑也就没那么多,就说了声知道了,又招呼许风留下来,“你还没吃晚饭吧?和小月小阳一起吃饭了再走不迟。”

“那个,我还有别的事情,就不吃饭了。”

梁小阳太聪明了,许风是真怕他会看出什么端倪,客气了句,就赶紧走了。

老爷子也没有强留,回到餐厅,看梁小阳并没有吃饭,便催促起来,“在想什么呢?明天还要起早上学的,赶紧吃饭了上楼去休息。”

“祖爷爷,我想见见妈咪。”

梁小阳没看到梁浅茵,始终都觉得不安心,老爷子看他忧思重重的模样,摇头叹了气,“明天放学带你们去医院,今天先就这样吧。”

“不,祖爷爷,我想今晚去。”

梁小阳再次重申了自己的意愿,乌溜溜的大眼睛定定的望着他,“可以吗?”

“你真的很想去?”

“嗯,见不到妈咪,我晚上只怕会担心的不能睡觉。”

许叔叔虽然不像在说谎,但疑点太多,他见不到妈咪,心里怎么能安?

老爷子叹气,“想去也行,先把饭吃了,我再带你过去。”

“祖爷爷,我也要去!”

梁小月已经几下扒完饭了,赶紧出声证明自己的存在,梁小阳也不管她这茬了,就以最快的速度吃着饭,争取能早点赶过去看妈咪。

医院里,护士已经将梁浅茵送进了病房,交待厉远冥小心看护,也就走了。

额头上的伤口已经换了大号的绷带,身上凌乱不堪的衣服也换成了统一的病号服,除了脸色苍白以外,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区别。

可厉远冥看着看着,眼睛就有些泛涩,赶紧转过身,狼狈的擦了眼角。

医生说她头上的伤并不是太严重,身体也没有受到任何实质性的伤害,可身体没问题,心理上的那些伤痕怎么办?

她本就孤傲倔强,此前已经撞伤了额头,谁知道下次会做出什么傻事?

“不!不要过来!走开啊!”

夜色深沉,病房里陡然响起凄厉的尖叫声,厉远冥梁然回身,一把抱住惊醒过来的梁浅茵,“浅茵,是我,你别害怕!”

“你走开!走开啊!”

梁浅茵满眼狂乱,疯狂挣扎着,使劲要推开厉远冥,厉远冥怕她伤着她自己,只能用力的把她的手腕控制起来,梁浅茵却疼的大哭起来,“你们都是坏人!坏人!”

“浅茵,你看看我,我是厉远冥!你看看我!”

厉远冥紧紧抱着她,梁浅茵却哭的泣不成声,挣扎不了,就狠狠一口咬在厉远冥的肩上,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。

肩膀上传来尖锐的刺痛感,厉远冥却是动也不动,任由她咬着。

她受了那么大的惊吓,若是咬一口,就能让她把心底所有的委屈和恐惧都发泄出来,那就算咬掉他的肩膀,他也绝不会皱下眉头。

空气里飘了淡淡的血腥味儿,厉远冥却始终保持着拥抱梁浅茵的姿势,动也不动。

血腥味儿充斥着整个味觉,梁浅茵愣了愣,眼神逐渐清明。

昏迷前的一幕幕飞快的从眼前闪过,想到厉远冥的出现,再联想到嘴里的血味,梁浅茵一个激灵,赶紧松了口。

低头看他肩膀上都被自己咬出了血,眼泪顿时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“你为什么不躲?”

“是我没有保护好你,我躲不了,也不想躲……”

看她终于恢复清明,厉远冥的声音里也多了哽咽,“浅茵,你快吓死我了,知不知道?”

“阿衡,对不起,对不起……”

梁浅茵心乱如麻,想到小瓦房的事,就要挣扎着躲开厉远冥的怀抱,她被乔萘害得差点失身,哪还有颜面再见厉远冥?

“没有,你没有对不起我,是我对不起你,浅茵,真的对不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