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42章 恶魔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别提了,司机不舒服,请假休息了。”

若不是一时半会儿找不到司机,老爷子就已经亲自送过来了,也不用给厉远冥打电话。

想了下,又道:“要不我派人打车送过去,你看着浅茵好了。”

“爷爷,不用,让阿衡回去取就行了。”

梁浅茵适时的插了话,并不想让老爷子觉得她矫情,“我就在病房里休息,哪也不去,阿衡就回家拿个饭菜的时间,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浅茵,我不放心……”

“你呀,如果乔萘敢在医院里害我,那我躲进保险箱,也不安全。”

梁浅茵摇头,催促他赶紧去,“你快去快回,刚好给我带点换洗衣物和日用品过来。”

“那我叫佣人赶紧收拾,厉远冥回来拿个东西就立即回去。”

老这么僵持着也不是办法,老爷子干脆给了定音,厉远冥无奈,只得挂断电话,又交待梁浅茵,“我不在的时候,你自己小心些,有什么事就立即喊护士,知道吗?”

“知道啦,我又不是小孩子,不会自己走丢的。”

梁浅茵笑着点头,将他送到门口,看着他进了电梯之后,这才回身关紧了病房门。

只不过先前已经睡饱了,这会儿了无睡意,梁浅茵上前整理了下被子,特意将枕头塞进被子里,装成有人在睡觉的模样,这才满意的退开了身。

乔萘贼心不死,她还是防着点好。

关了房里的灯,坐在窗前慢悠悠的欣赏着夜景,逐渐与黑暗融为了一体。

房外,乔萘藏在走廊角落里,看着厉远冥离开,眼里就闪了怨毒。

摸摸袖子里藏着的匕首,毫不犹豫的就走向了梁浅茵的病房,她就算死,也要拉着梁浅茵一起下地狱,她得不到的东西,别人也休想得到!

眼里杀意频闪,见无人注意她这边,便轻巧的扭开门锁,袖子里的匕首也滑到了掌心。

咔嚓声轻响,房门轻轻开了,黑暗也扑面而来,乔萘在门口站了几秒,待眼睛适应了黑暗,看见病床上有团隆起的黑影,眼里顿时就闪了怨毒。

梁浅茵,你去死吧!

明年的今天,就是你的忌日,老娘会给你烧纸的!

脚步轻巧又极快的冲到病床边,一把掀开被子就是通乱扎乱刺,喉咙里发出桀桀阴笑,不像是人类该有的声音,倒像极了九幽地狱里爬起来的恶魔。

梁浅茵坐在窗口的窗帘边,与黑暗融为了一体,也死死的咬了牙,不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她就知道这个恶魔一直躲在暗处,想要伺机害死她!

若她躺在病床上,此刻哪还有命?

凤眸里恨意大炽,想要抓住她,但奈何她手里有凶器,厉远冥又走了,喊护士也来不及,只能尽可能的将自己缩在角落里,免得遭受更大的伤害。

乔萘狠狠刺了十几刀,方才觉得不对劲,低头见是个枕头,顿时就扬了匕首,疯狂尖笑起来,“梁浅茵,我知道你在房里,你给老娘滚出来,滚出来啊!”

房里静悄悄的,只能听见门外隐约的喧嚣声。

喊了两句,并无人应她。

黑暗笼罩着病房,乔萘也不敢开灯,心里害怕起来,她分明看见厉远冥离开,梁浅茵回了病房的,怎么这贱人就突然变成了个枕头?

还是说,她早就洞察了自己的计划?

黑沉沉的房里,像是藏了无数怪兽,正静静的盯着自己,乔萘心里绷不住,听着房外有脚步声往这边而来,哪还顾得上找梁浅茵,拉开门就跑了。

来送药的小护士被她撞得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,还皱了眉,这人什么毛病?

到病房门口,见房里黑漆漆的,就顺手开了灯,拿着药往床头柜走过去,“梁小姐,你的药送来了,记得……我的天,这是怎么了?梁小姐?!”

枕头已经被扎得千疮百孔,棉絮纷飞,护士想到方才匆忙跑走的女人,也急了,四处找梁浅茵,“梁小姐,你在哪里?你怎么样?”

“我在这里……”

窗帘里传来梁浅茵仍在颤抖的声音,小护士赶紧按了呼救铃,又急匆匆的跑过去,飞快的打量了她,见她身上没有出血,这才大大的松了口气,“幸好没事,吓死我了!”

几个值班的护士都匆匆跑过来了,“怎么回事?出什么问题了?”

“你们看看她的床,我这小心脏都快吓停了。”

小护士搀了梁浅茵起身,把方才被撞的事情说了下,领头的护士长一脸严肃,“梁小姐,看情况应该是你惹了什么人,想要致你于死地,你自己最好多加防范。”

方才她命大,没睡在床上,否则这会儿就该进抢救室了。

“我知道,谢谢你们关心。”

梁浅茵勉强笑了下,坐在厉远冥的办公桌旁,心里方才觉得踏实了些。

几个护士看她心里有数,也就不好再唠叨什么,各自安慰了几句,也就离开了,梁浅茵看着被扎成破袋子的枕头,更觉乔萘不可理喻。

她搅乱自己的生活,把自己屡次逼到生死边缘,自己都没有动过杀心,她居然还更恨自己?

究竟有多混账的思维,才能做出这种触犯法律的事情?

走廊里人来人往,病房里灯光大炽,乔萘也没敢再来,梁浅茵就呆呆的坐着。

等到厉远冥急匆匆的赶回来,看见扎得乱七八糟的枕头,立即就阴了脸色,“她又来过?”

“你走后没多久,她就来了。”

梁浅茵也没瞒他,把前因后果都说了,厉远冥听得满眼愠怒,“我已经让许风找人去查乔萘的踪迹,既然她在医院里出现,那就让人把重心放在医院这边。”

“行,她的事,你安排就行了。”

梁浅茵这会儿都还有些惊魂未定,虽说之前乔萘也欲置她于死地,但做什么都没有动刀子来得刺激眼球,她坐在黑暗里看着寒光乱闪,心脏都差点蹦出来。

若那床上躺的是她,怕是白刀子进,红刀子出,她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,就死了吧?

也不知道到底是多大的仇,多大的怨,让她如此恨自己?

就因为自己嫁给厉远冥了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