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45章 叫声哥哥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4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连着几天都撞见有人在四处搜寻,乔萘哪还会不知道厉远冥已经在派人抓她?

心里恨的要死,又没有办法,就只能先藏着。

这会儿都下午四五点钟了,乔萘照例去倒垃圾,却发现出口的人已经撤了,心里顿时暗喜不已,看来藏了几天还是有效果的,抓不到人,他们就撤了?

眼珠子几转,跑回女厕所换掉身上的衣服,走到大厅里,见有位老太太似乎要出门,立即就挽了人家的手,笑眯眯的道:“奶奶,我扶您出去吧?”

“哎,小姑娘,那怎么好意思?”

“没关系的,奶奶,尊老爱幼是我们的美好传统嘛。”

乔萘笑的极甜,老奶奶刚巧也要离开医院,当即就亲热的和乔萘聊天,离开了医院。

出口的确没有人守着,乔萘也放了心,送了老奶奶上车,自己立即也找了辆出租车,飞快的离开了医院。

哼,只要她从这里走脱,看厉远冥还怎么抓她?

等过段时间,厉远冥和梁浅茵都放松了警惕的时候,自己再蹦出来,逮着机会就把梁浅茵往死里整,一次不行两次,两次不行就十次,整到死为止。

她就不信了,梁浅茵的命就那么硬,死不了?

心里盘算着以后的计划,眼里不经意间就露了怨毒,看得司机师傅都阵阵害怕。

这个女人怎么像条毒蛇似的?

乔萘的车刚走,许风就接到了电话,“行,我知道了,你先跟上去,别丢了。”

说着又招呼其他人,“乔萘出现了,马上跟过去!”

“好家伙,蹲了她几天,终于舍得露面了?”

“还是许哥的计划好,要不然咱们在门口堵着,还不知堵到什么时候才能抓到人?”

“可别夸我,这都是厉总的计划,我只负责执行。”

许风笑起来,才不贪这点好名声,众人嘿嘿笑,“那也得您老懂厉总的意思,会执行任条,才能共同完成这么出色完美的计划啊?”

“就你小子会拍马屁,赶紧的,千万别管人跟丢了。”

许风笑骂了句,催促着赶紧跟上去。

出租车里,乔萘并没有发现异常,只是叫司机就在城里绕圈子,来回绕了好几圈,才前往南城的老街,就在街口下了车。

老街曾经是南城最繁华的地方,只不过随着发展,经济中心都移到城里去了,老街的青石板砖藏在巷子里头,已经显少有人问津。

那些老旧的房子里透出点点昏黄灯光,还在诉说着曾经的辉煌。

乔萘怕被厉远冥的人发现,就专往信号不好的偏僻街道走,她在这里也已经住了段时间,绕来绕去的,也不怕会迷路。

偶尔会有喝醉酒的醉汉路过,调戏两句,但被她一骂,也就走了。

天色已经昏暗下来,暮霭沉沉,乔萘走了那么久,见身后并没有人跟过来,这才放心的绕回去,绕进了自己那座不起眼的小院里。

小院混在众多老房子里,看不出丝毫异样,乔萘进院锁门,回房就开始收拾行李,厉远冥已经盯上她了,她得先出去躲躲风头,过了这阵子再回来。

院门口,许风一行人已经来了,沉声问道:“检查过没有?确定没有后门吗?”

要是还让人溜了,他们就可以自裁谢罪了。

手下人摇头,“没有,四面都有围墙,就只有这里能出入。”

“围墙?派几个人去后墙守着,万一她趁我们不备,搭梯子溜了,那就麻烦了。”

许风向来谨慎,立即就派了人去后院,其他弟兄看看紧锁的大门,“许哥,咱们踹门吧?这娘们万一不出来,咱们得等到什么时候?”

“踹什么门?怕不引人注目是吧?都给我爬墙进去!”

许风瞪了下眼睛,也就三米高的围墙而已,几个大老爷们,上去容易的很。

他都那么多说,众人也都纷纷各施妙招,上了墙头,而许风的对讲机里也传来了焦急的声音,“许哥,这娘们真的在爬墙,你们快来!”

乔萘也就回房拿了重要的随身物品,便准备从后墙用爪钩溜走的,但见墙头上忽然出现两个彪形大汉,心里一紧,连爪钩也不要了,立即调头就跑。

听到大汉喊许哥,心里越发急了,是许风来了?

院子也就那么大,许风闻声就带人急跑过来,迎面撞上慌不择路的乔萘,当即就伸手拽住了她,“乔萘,你还想跑?”

“许风,不,许哥,你放了我行吗?只要你放了我,你叫我做什么都可以!”

那些大汉围上来,乔萘知道自己跑不掉了,当即就楚楚可怜的哀求,但见许风眼里并无波动,干脆就衣衫半解,朝他猛抛媚眼,“你放了我,我就是你的,行吗?”

“乔萘,你哪来的自信,认为我看得上你?”

许风虽然是特助,不像总裁的身份那样高大上,但并不代表他看人的眼光就有问题,嫌恶的别开头,“厉总找你,你跟我走一趟。”

“不,许哥,我见到厉远冥,我就完了,你帮帮我,别抓我行吗?”

乔萘一下哭了起来,见许风并不受诱惑,干脆就哭着扑到他面前,拿饱满的胸去蹭他,“你放了我这回,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回青城了,行吗?”

“你的艳福,我可消受不起。”

许风厌恶的一把推开,又叫了手下人,“带走!”

说罢就上前走了,那些手下啧啧笑个不停,“美人儿,我们老大是最不讲情面的,你居然勾引他?倒不如陪我们这些哥哥说话,还能抚慰你受伤的小心灵呢。”

“就是,我们多怜香惜玉啊?快叫声哥哥听听?”

“我呸!你们也配?”

乔萘连许风都看不起,更何况这些保镖,狠狠的吐了口唾沫,一脸的不屑。

那副拽得二万五八的样,引得保镖们都恼怒起来,“嘿,臭娘们,敬酒不吃吃罚酒?都死到临头了,还敢嚣张?”

“哥几个,削她!让她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!”

几个保镖怒声嚷嚷起来,一巴掌就狠狠甩在了乔萘脸上,毫无怜惜,打得乔萘顿时眼冒金星,尝到了满嘴血腥味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