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46章 商业互吹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9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乔萘哪受得这般气,立即就怒声大叫起来,“姓许的,你就让他们这般欺负我?”

“欺负你?你怎么对夫人的,今天你就怎样受着。”

许风回头望了她一眼,目光幽冷,随即就走出了小院,“把嘴堵着,聒噪。”

一报还一报而已,公平的很。

“你,唔,唔唔……”

嘴里被塞了团布条,乔萘想叫也叫不出来了,而许风这次特意带的都是刺头儿,见老大都不管这个女人了,哪还能放过她?

院子里传来乱七八糟的声音,许风走远了些,才给厉远冥打电话,“厉总,乔萘已经抓到了,手下人正在教训她。”

“暂时别弄死了,我过来看看。”

乔萘几次三番差点害死梁浅茵,厉远冥也是恼极了她,挂断电话,看看还在熟睡的梁浅茵,起身给门外的保镖打了声招呼,便按着许风给的地址寻了过去。

许风就在小院不远处候着,看见厉总过来,立即就迎了上去,“厉总,人在里面。”

“把人提出来。”

“是。”

许风按了下耳朵里的微型对讲机,“厉总来了,马上把人提出来。”

那众手下一听,哪还敢迟疑,没两分钟就将乔萘带了出来,厉远冥看她嘴里塞着布团,浑身衣不蔽体的样,用脚趾头猜,也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。

只不过琥珀色的眸里只有冰冷寒光,“那夜拿刀刺杀梁浅茵的人,是不是你?”

“唔!唔唔唔!……”

乔萘疯狂摇头,厉远冥看向许风,许风立即就扯掉了她跟里的布团,而乔萘也立即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眼泪横流,“厉远冥,我只是喜欢你而已,你好狠的心哪!”

“在你对付我妻子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你现在的下场。”

厉远冥并不许她绕过话题,“是不是你?”

“哈哈,你问梁浅茵去啊?是我怎么样,不是我又能怎么样!”

乔萘已经豁出去了,笑的满脸狰狞,瞥见大家都没注意她,拔腿就开跑,只要她今日逃出生天了,来日必将让梁浅茵受十倍百倍的凌辱!

“想跑?你有那个机会吗?”

许风腿一伸,绊得才跑两步的乔萘摔了个狗吃屎,立即就有保镖上去,牢牢的按住她。

厉远冥轻嗤了声,“找个她喜欢的地儿,扔了。”

说罢也就上了车,许风稍稍琢磨下,立即就带着乔萘上了后面的车,在老街的最深处,直接就将乔萘扔了下去。

呯嗵一声,也不知道砸到了什么,就听得乔萘惨叫了声,而叫声也吸引了巷子深处数双饿狼般的眼睛,绿油油的,盯着乔萘都舍不得移开眼睛。

没几秒钟,就有浑身脏乱不堪的乞丐跑了出来,将乔萘往巷子最深处拖,乔萘摔伤了腿,疼的又哭又喊,可随即就被破布堵了嘴巴,强行拖进了黑暗里。

已经入夜,巷子里黑漆漆的,只有绝望的呜咽声,和着男人们压抑不住的涎笑声传来,厉远冥冷冷的看了小会儿,也就驱车离开了。

作恶多端,终有报应的时候。

回到医院里,梁浅茵已经醒了,看他进来,就问道:“已经解决了?”

“许风把她扔到乞丐窝里去了。”

厉远冥脸色平静的回答了句,梁浅茵愣了愣,才低低:“还真是报应。”

乔萘和她结仇,无非就是看上了厉远冥,想尽办法的抢男人,如今死在男人堆里,也算是她咎由自取,若命大能活下来,料想以后也不敢乱来了。

既然乔萘的事情结了,厉远冥也就提议道:“医生说你的伤快好了,咱们今晚就出院?”

“行,我就盼着能早点回去。”

梁浅茵住医院都住怕了,三天两头往医院跑,她的身体都快废了。

既然意见统一,两人也就干脆的回了老宅,梁小月和梁小阳正在客厅里捏泥人,陡然看见两人回来,顿时就高兴的不行,“爸爸,妈咪,你们终于回来了!”

“想念我的小宝贝了,所以就早早的回来了啊?”

梁浅茵抱住他俩,在小脸蛋上亲了下,笑道:“让妈咪看看,你们捏的什么?”

“老师说,让我们自己发挥想像力,捏自己喜欢的东西。”

提到功课,梁小月和梁小阳赶紧又跑回了茶几旁,梁小阳一本正经的捏着泥团,“我做捏辆小汽车,梁小月你捏的是什么?”

“我要捏小兔子,兔子那么可爱,我最喜欢了!”

梁小月拿的都粉嫩颜色的彩泥,嘴里嘀嘀咕咕的,“兔子的耳子长长的,眼睛圆圆的,还有两颗大门牙,用来啃萝卜……”

“小月乖宝宝,看祖爷爷给你弄来了什么?”

厅外响起老爷子的笑声,梁小月回头望过去,顿时就咯咯笑的跑了过去,“哇,祖爷爷你从哪里弄来的兔子,好漂亮啊!”

小笼里子里装着对雪白的兔子,老爷子看梁小月开心,也跟着咧嘴笑了起来,“我们的小月公主要捏泥兔子,那祖爷爷自然也得支持工作,弄对真兔子让小月公主仿照啊?”

“祖爷爷,您真好!”

梁小月笑嘻嘻的道谢,逗得老爷子也眉开眼笑的,“小月也乖,超级乖!”

“爸爸,妈咪,你们看见没有?”

梁小阳瞥了眼那对祖孙,满眼无奈,“你们不在的时候,他们俩每天互相吹捧,都活在彼此营造的美梦里面。”

“瞎说,小月是真的乖巧又可爱!”

“梁小阳,祖爷爷本来就很好,你干嘛不认同?”

祖孙俩瞬间就不高兴的怼了过来,梁小阳举起手,做投降状,“我错了,我人单势薄,不应该跟你们俩对呛的。”

“嘿,你个臭小子,还说我们俩欺负你?”

老爷子哭笑不得,他就爱和小月互相吹捧几句,这臭小子怎么还拆他的台?

看梁小阳在那里捏汽车,又哼哼两声,“我让人把汽车开到客厅里来,让你模仿?”

“别,我现在这样就挺好。”

梁小阳忙不迭的摇头,嘴里虽和老爷子插科打诨,但手里依旧在认认真真捏着小汽车,但梁小月已经被那对雪白的兔子吸引住了,哪还记得捏泥兔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