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82章 花开富贵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0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张枫见她笑容里带着羞意的模样,顿时就打趣道:“您老这是急着去见厉总?”

“啊,下午约好了一起逛街。”

梁浅茵不好意思的摸摸脸颊,才又笑道:“公司最近没什么事情,我就躲躲懒,你就多费些心思,如果实在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行,你去吧,我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,都早已经习惯了。”

张枫也觉得没什么,说着又笑道:“不过你比梁重负责多了,是真正干实事的人。”

毕竟从前梁重都快将梁氏玩散架了,而梁浅茵却将梁氏起死回生,又变得蒸蒸日上,替这样的总裁办事,他心里也乐意。

“不同的人,自然做法也不同嘛,你多费心了。”

梁浅茵也不喜欢成天坐在办公室里,见张枫没什么要紧事找自己,也就下楼去了街边。

没等几分钟,厉远冥就开着辆火红色的跑车疾驰而来,下车殷勤的替她开了车门,笑道:“不知道小娘子想去哪里?在下捎带你一程。”

“那就多谢公子了,”梁浅茵翘了兰花指,又冲他抛了个撩人的媚眼,“十里处有家大型商场,公子在那放奴家下来即可。”

“小娘子撩人的紧,落到在下的手里,怕是不能全身而退了。”

厉远冥倾身过去,帮她系了安全带,又笑着在她唇边偷了个香,“我知道十里外还有家十分方便的酒店,不如小娘子随我去那里,怎么样?”

“白日宣淫,公子草率了。”

梁浅茵眨眨眼睛,直接就拒绝了他,看厉远冥甚为失望的看着自己,又羞红着脸啐他,“前几日才去过,今儿你得陪我逛街,不许再胡思乱想。”

“那好吧……”

老婆大人都是明令禁止了,厉远冥也只得选择服从,不过又郑重其事的给自己争取权益,“下次单独出来的时候,你就得听我的安排,就十里外的酒家,谁先下床算谁输。”

“你,……算了,你还是赶紧开车吧,我说不过你。”

梁浅茵羞的满脸红霞,不跟他的话了。

再说下去,谁知道这个家伙嘴里,还会吐出什么羞人的荤话?

午后的阳光暖暖的,秋风里偏又带着丝凉意,刚好降了秋阳带来的燥热。

街上的行人并不多,梁浅茵早早的就叫厉远冥停了车,两人手挽着手在街边漫步,不时有行人经过,还诧异的看看他俩。

男帅女靓,都是高颜值好身材,怕是模特出来走秀的吧?

两人也不在意那些眼神,就在街边慢悠悠的走着,见着路边有个推销瓷器的,梁浅茵想到自己的陶艺,顿时就有些羞赧起来,她又有段时间没去陶艺班学习了啊。

见着那些精巧的瓶瓶罐罐,一时间有些见猎心喜,拉着厉远冥上去细瞧了几眼。

老板见有客人上门,也就热情洋溢的笑道:“姑娘好眼力,我这些瓷器也是有来头的,您在那些瓷器行啊,根本见不到我们卖的这些东西。”

“哦?还有来头?那你说说看?”

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梁浅茵也就当听故事了,老板看她有兴趣,当即就递了个青花瓶给她,只是梁浅茵没来得及接稳,旁边恰巧有人撞向她,厉远冥想也没想,当即就拉着梁浅茵错开了身子,青花瓶也摔在了地上,应声而裂。

“哎哟,我的青花大瓶!”

撞人的那个路人已经迅速跑远了,老板看着满地的碎瓷片,顿时就抹着眼泪哭了起来,“好好的你躲什么啊?你得赔我的青花瓶!”

梁浅茵也没明白厉远冥为什么突然拉了下她,错愕的望过去,厉远冥就冷冷的道:“刚刚有人要撞她,我就拉她避开了,你这瓶多少钱,我赔给你。”

东西确实是因为梁浅茵的避开而摔碎的,厉远冥也没有不承认的意思。

而那老板瞟了瞟两人的穿着打扮,也就抹着眼泪开口了,“我这是清朝康熙年代的青花瓶,没个百八十万,你们今天走不了!”

“不是,你这就个现代的工艺花瓶,你拿来当古董讹我们啊?”

梁浅茵本来觉得他糊口谋生不容易,想着多赔些钱给他的,但他狮子大开口,一个普通花瓶要价就是百八十万,这怎么让人接受的了?

这是把他们当傻子吧?

“什么现代工艺花瓶?我告诉你,我这可是清朝的古董花瓶,你们得赔我的钱!”

老板一阵哭天抢地,很快就吸引了不少围观者,冲着梁浅茵和厉远冥指指点点的,把两人都气笑了,这人怕是讹诈的老手吧?

梁浅茵恼了脸,直接说道:“既然你觉得是古董,那咱们就带着这些古董去鉴宝,要真是清朝的青花瓶,我照价赔偿,若不是,我就请你进警局吃牢饭!”

“哎哟,你们看看看啊,她打碎了我的花瓶,还说狠话吓唬我,还有没有天理啊!”

瓷器老板又是一阵哭,但那些路人也有些明白过来了,“你哭什么啊?你东西要是真的,你跟着人家去鉴定就完了,还怕他们会耍赖?”

“说的对,你要是心里没鬼,直接揪着他们报警都行,你怕什么?”

“我们就是觉得,你把清代的古董花瓶拿到这街边上来卖,怕是有什么猫腻吧?”

路人们七嘴八舌的,说的瓷器老板都不敢答话了,而厉远冥捡了花瓶底,拿起来一看,顿时就嗤笑了声,“康熙年代的花瓶,底座居然还会印花开富贵?”

扑哧一声,路人们都捧腹笑了起来。

瓷器老板面红耳赤的争辩,“他就爱印花开富贵,你管得着吗?”

“我是管不着,但我好歹还有些常识。”

厉远冥摇头,沉声说道:“你这三轮车里的瓷器无论工艺还是彩釉,都明显是现代制造,你居然随口就冒充古董,也把太把别人当傻子了。”

说着又拿了张百元钞递给瓷器老板,“花瓶的确我们打碎的,念你生活不易,钱还是赔给你,但你再敢拿什么古董说法来讹诈我们,那我们就只能走一趟警局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