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87章 离国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86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我得叫小阳看着你,我才安心啊?”

梁浅茵才不怕他瞪眼睛,笑眯眯的道:“每天我都会打电话询问的,要是哪天您没吃药,没按时好好休息,就等着我回来了在您耳边唠叨个不停,没您没个清静。”

“行行行,算我怕你了不行吗?”

老爷子吹胡子瞪眼睛的,但眼睛里隐约有着笑意,厉远冥那家伙成天就只知道围着他的媳妇打转转,幸好他媳妇是个心细的,不然自己都没人管啊。

心里有腹诽厉远冥,厉远冥已经回来了,笑道:“你们爷俩聊什么呢,看起来挺开心的?”

“哼,说你是个不孝孙呢。”

老爷子瞪了下眼睛,又不放心的交待道:“国外不比国内,出门在外就多注意安全,尤其是你这个娇娇弱弱的媳妇,自己看紧点,不然哭都没地儿哭。”

“那必须的,就是把我自己弄丢了,也不会丢了她的。”

厉远冥信誓旦旦的给了保证,把梁浅茵都逗笑了,又难掩娇羞的轻捶了下他,“爷爷在这里呢,你瞎说什么呢?”

“爷爷是过来人嘛,再说我哪舍得让你有事?”

厉远冥心疼梁浅茵,那是出了名的,看看门口收拾出来的东西,“咱们现在走?”

“行。”

该收拾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出来,可以赶飞机了。

临出门前,梁浅茵又交待老爷子,“爷爷,再炖上两个小时,补汤就可以喝了,记得吃饭少油腻多清淡,那些……”

“哎,厉远冥,你赶紧把你媳妇领走,太能唠叨了!”

老爷子打断她的话,叫厉远冥赶紧的领着人走,再唠叨下去,他的耳朵就该起茧子。

厉远冥一个公主抱,直接就将梁浅茵抱走了,“你甭管爷爷,有什么话儿,就只管唠叨我好了,让他自己好好的安静会儿。”

“你呀,出趟远门,也不知道叮嘱爷爷……”

梁浅茵满是无奈的声音响起,而老爷子几步走到廊前,看着两人渐渐远去,眼里又多了丝寂寥,他俩走了,老宅里又冷清了啊。

不过幸好还有两个孩子陪着自己,也不算是太孤单。

到了机场,厉远冥去买票,梁浅茵就在旁边给云染打电话,笑道:“我们马上买票飞过来,做好迎接我们的准备了吗?”

“今天的飞机,明天到是吧?浅茵我爱死你了!”

云染激动的大叫起来,又赶紧喊徐景痕,“浅茵和厉远冥明天到,你明天这个点准备一桌子大餐,我许久没有见到浅茵了,一定要和她不醉不归!”

“我的小祖宗,你还驮着个球呢,也敢喝醉?”

徐景痕满是无奈,只是话里也难掩激动,“浅茵嫂子,你和衡哥到了就给我打电话,小弟我鞍前马后,一定为你们服务!”

“你就别贫嘴了,好好照顾着云染,千万别让她太激动了。”

梁浅茵哭笑不得的叮嘱了句,万一把宝宝给激动下来,那可就尴尬了。

“放心吧,妥妥的,不会有问题!”

徐景痕给了保证,而厉远冥也从售票员那里拿了票,沉声说道:“我们已经买好票了,半个小时以后登机,预计明天这个点就能到了,你告诉我地址,我们直接过去就行。”

“哎,那不行,我一定得接你们!”

徐景痕拒绝了他,老友来探望,怎么能让他自己找上门?

他既然坚持,厉远冥也没再多说什么。

扶了梁浅茵去候机厅坐着,自己则去办行李托运了,而他前脚走,后脚姚娇就到了售票柜台,甚是随意的道:“把刚刚他俩办的票,也给我来一张,对了,我要经济舱。”

她说的挺随意的,柜台小姐看看她,见没什么异常,也就给了她一张票。

机票顺利到手,姚娇也去了候机大厅,远远见着梁浅茵还在打电话,便挑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着,反正以厉远冥的财力,绝不可能去坐经济舱的。

等她跟着混到国外,再给梁浅茵好看。

十几个小时的行程,梁浅茵大半时间都是睡过去的,刚出安检,都还没来得及给云染打电话,就见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中间,混了个大肚子的女人。

女人身边,就站着徐景痕。

刚一对上眼,大肚子的云染就尖叫大笑着朝梁浅茵扑了过来,“浅茵,我想死你了!”

“哎,哎,你小心点!你慢点儿!”

她是热情洋溢,梁浅茵是被吓的不轻,赶紧跑上前扶对她,这才松了口气,又嗔怪道:“不是叫你在家里等着就好吗,怎么还眼巴巴的跑过来了?”

“哎呀,我知道你要来,哪还坐的住?”

云染挽着她的手,忽就有些嫌弃自己,“你看你多纤瘦啊,怎么穿衣都好看,不像我,都胖成球,难看死了!”

“傻丫头,你肚子里怀着小宝宝,当然要胖点才好呀?”

梁浅茵笑起来,“你要是像我这么瘦,还怀个宝宝,你说让不让人担心宝宝会出问题?”

“那倒也是哈?”

云染笑了起来,和梁浅茵嘀嘀咕咕的说悄悄话去了。

徐景痕无奈的和厉远冥对视了眼,又心照不宣的赶紧上前,陪在了各自的老婆身边。

而在他们不远处的人群里,姚娇就一直尾随着他们,到家门口才悄悄离开。

为了让云染有个舒适的孕期环境,徐景痕干脆买了栋花园洋房,这会儿回到家里,满室都飘浮着食物香气,云染笑道:“饭菜都已经做好了,咱们先吃饭吧?”

国内国外有着时差,这会儿都已经是晚上了。

梁浅茵看看桌上的饭菜,顿时笑了起来,“这些都是徐景痕做的吗?看来在外磨炼半年,厨艺是大有长进啊?”

“哎,你别夸他,他一夸就飘。”

云染笑嗔了眼徐景痕,徐景痕就嘿嘿的笑,“浅茵嫂子,你是不知道这个小祖宗有多难侍候,酸甜苦辣叫我折腾了个遍,改明儿我都想自己怀孕,叫她来侍候我。”

“要我说,这个主意就真不错。”

梁浅茵笑起来,“让你也尝尝怀孕生子的痛苦,才能知道云染的不容易。”

“他个大男人,哪能体会到这些痛苦啊?”

云染笑骂了句,“天天做饭就抱怨,那要是家庭主妇,铁打的嘴皮都得被抱怨磨完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