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88章 皆是柔情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35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小祖宗,我那是爱的唠叨,怎么能叫抱怨呢?”

徐景痕笑嘻嘻的哄着云染,好脾气的给她夹菜,“喏,你爱吃的蹄膀,尝尝味道如何?”

梁浅茵眨眨眼睛,笑道:“多吃蹄膀有好处,尤其产后,天天熬汤喝。”

“还早着呢,我就是爱那个味道而已。”

云染知道梁浅茵说的什么,脸上羞红了下,刚要吃菜,却忽然又捧着肚子哎哟了声,瞬间把徐景痕惊的赶紧看向她,“是不是那个臭小子又踢你了?”

“你看看我这个肚子,都快成他的拳击馆了!”

云染的肚子已经像个胖西瓜了,穿着薄薄的秋衫,能明显看见肚皮上被拱起个圆坨,一会儿左边,一会儿右边,拱了有两三分钟,这才消停下去。

小宝贝不调皮了,云染这才松了口气。

软软的靠在椅背上,脸上有着明显的疲惫,徐景痕赶紧给她拿来了靠枕,又端着碗一勺一勺的喂她,眼里有着说不尽的心疼,“这个臭小子敢折腾你,出来了先挨我的揍!”

“宝宝什么都不知道,你揍他干什么?”

云染嗔怪了眼,靠在椅背上享受徐景痕的贴心服务,她的肚子已经严重限制了她的行动能力,就连弯腰提个裤子都做不到,就更别提穿鞋什么了的。

肚子顶在她和桌子中间,夹菜也极不方便。

梁浅茵听的笑了起来,“看来你俩已经决定好了宝宝的性别啊?”

“是不是已经去医院问过了性别?”

厉远冥也紧跟了句。

不过徐景痕摇了头,嘿嘿笑起来,“我和小染都希望能生个儿子,这样就可以想办法把你们家小月骗到我们家来了,一下子儿女双全,想想都美!”

“你倒是好算盘,居然打我家小月的主意?”

厉远冥轻哼了声,“那你还是生个女儿吧,嫁给小阳做媳妇,以后等你们老了,就刚好搬来和我们一起住,热热闹闹的,多好?”

云染不乐意了,“你把小月给我们,你还有小阳呢,一家两个,多公平?”

“哼,那你再拼个二胎,不是更好?”

厉远冥才舍不得梁小月嫁人呢,光想想她以后会离开自己身边,就恼的想揍那个敢娶她的臭小子,那么乖巧懂事的女儿,才不要给别人。

说着又给了建议,“要不然让你儿子到我家来,家产给他和小月一半,也挺好。”

“喂,衡哥,你不厚道了啊?”

徐景痕急了,生女儿要抢,生儿子他还要抢?

梁浅茵扑哧一声,笑弯了腰,“你们就是典型的操碎了心的老父亲,孩子大了不由娘,更不会由着你们的意愿生活,更何况是他们自己的婚姻大事?”

“咱们倒不如想想,以后老了要不要结伴生活?就像海边别墅那样,咱们院子紧邻着院子,中间弄个月洞门,多方便?”

“这个主意我喜欢!”

云染笑着点头,满眼憧憬,“孩子的事情操心不了太多,以后老了,咱们就住在一起,彼此之间也好有个照应,还不用给孩子们添麻烦,都乐得清静自在。”

“老了住海边不好,风大,身子骨受不住。”

徐景痕拿纸巾给她擦拭了下嘴角,小心的给她喂汤喝,边又说道:“要找个山青水秀,周围生活交通还都要比较方便的地方,咱们在那里买两栋别墅,才叫好。”

“唔,说的也是啊……”

他考虑的比较周全,云染也就没反驳什么,厉远冥皱着眉头,略略思索,“青城像这样的地方并不是太多,等你们回国后,咱们就开始慢慢寻访,把这事定下来。”

“其实也不必要买别墅,如果有好位置的话,咱们直接按着自己喜欢的风格建房子。”

梁浅茵也给出了自己的想法,厉远冥点头,琥珀色的眸子里有着温柔笑意,“咱们家的房子风格,你说了算,按着你的心意去建就行了。”

“那我们家的房子,小染喜欢什么样的,就建什么样的。”

徐景痕也不甘落后,直接就把特权给了云染,云染笑嗔了,又催促道:“你把碗给我,你自己赶紧吃东西,别只顾着我。”

“你是一个人的身体,两个人的性命,先顾着你是应该的。”

徐景痕把碗里的补汤给云染喂完了,自己这才去吃饭,梁浅茵笑着摇头,“难怪小染腹中的宝宝会偏大,都要像你这么投喂,想不长胖都难。”

“浅茵嫂子,你看小染方才辛苦的模样,她都那样了,我哪舍得让她再受累?”

孕期的所有辛苦,徐景痕都看在眼里的,不止是身材臃肿变形,还要忍受身体上的各种不适,前四个月吃啥吐啥,后四个月又见啥都想吃,好像成天都处于饥饿状态。

而且整天都带着个球,活生生把自己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人士。

他好手好脚的,就负责投喂而已,有什么好抱怨的?

“哎,看来你也是真的成熟稳重了啊……”

梁浅茵感叹了句,初识徐景痕的时候,他还是个吊儿郎当的混小子,如今却已是能独挡一面的成熟男人,是云染的依靠了。

“我这也是被逼出来的,尤其你失踪那几年,我真的……”

徐景痕想说来着,但看云染一眼睛横过来,又赶紧刹住了话头,笑道:“你们也别光顾着说话,尝尝我的满汉全席,味道如何?”

“手艺挺好,照顾小染应该是绰绰有余了。”

梁浅茵笑了笑,看了眼厉远冥,恰巧厉远冥也望过来,四目相对,皆是柔情。

当初已经尝够了分离之苦,又如何能再重蹈覆辙?

他们吃的宾主尽欢,而姚娇在街边徘徊了许久,终是咬着牙,在离云染家不远的地方租了个很小的单间房子,用以安身。

只不过七七八八的折腾下来,身上的钱又开始捉襟见肘了。

心里恼死了云染,又不是什么金枝玉叶,难道在国内就生不了孩子,非要眼巴巴的跑到国外来生?

他们倒是无所谓,可自己的花销怎么办?

心里恼怒,又没个谋生的技能,想来想去,只能动那些歪心思,用以糊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