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 指南
快捷键指南
全屏模式
上下移动

知道了

目录

升序 倒序

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 共727章

目录
阅读设置

阅读设置

手机阅读
加入书架
回到顶部

第492章 恶作剧?

  • 书名:无限挚宠:闪婚娇妻超甜哒
  • 作者:南北
  • 本章字数:2198
  • 更新时间:2021-09-18 22:04:53

“快递盒子在哪里?”

厉远冥问了最关键的问题,徐景痕摇摇头,“那东西太恶心,还扔在房子里没动,让专业的人清理去了,我这里就拍了快递单。”

说着就翻出手机相册,调出那张快递单的图片。

图片拍的很清晰,但是收货地址语焉不详,瞧着像徐景痕家,又有些不像,而寄货人的信息也不清楚,名字只有个大写的Q,而地址就填的徐景痕他们那条街的街道名。

这般似是而非,就让人有些摸不清头脑。

梁浅茵仔细研究了下,狐疑起来,“难道在国外也有人针对你们?”

不然不会把这么箱东西寄到徐景痕家里啊?

“不可能,我们和邻里的关系极好,又从没有与谁红过脸,结过仇。”

徐景痕当即就否定了,可这种恶心人的东西又的确出现在他家门口,让人倒足了胃口。

“那是不是送错了地方?”

收货人和寄货人都含含糊糊的,也有可能是送错了地方。

梁浅茵又说了自己的猜想,厉远冥也跟着点了头,“很有这种可能,估计是谁的恶作剧,但不小心送地错了地方,让你们虚惊一场。”

“如果真是恶作剧,我得买十箱,不,一百箱蟑螂,送到那人的家里去!”

徐景痕恼得牙痒痒的,开玩笑没个分寸,真以为好玩吗?

幸而云染没事,否则他烧了这条街,都得把那个混蛋给揪出来,往死里揍!

“好了好了,既然是场虚惊,那你们暂时就在这里住着。”

梁浅茵看云染的脸色并不是特别好,遂又笑道:“你们两个大男人赶紧去准备早餐,吃过饭后,我陪小染出去玩玩,小染你说怎么样?”

“好啊……”

云染勉强笑笑,想着有可能真是快递送错地方了,心里也稍稍好受了些。

两个男人自是不推辞,立即就去了厨房,梁浅茵又私下安慰云染,“下次见着有异常的快递盒子,你就在院子里拆了,或是等徐景痕回去了处理,千万别再自己动手。”

“我哪还敢有下次啊?一次就将我吓得够呛了。”

云染想到那盒蟑螂,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,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恶趣味,居然会搜集这种恶心的东西,专门搞恶作剧?

“好啦,不想那事了,周围有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,我陪你走一走?”

梁浅茵摸摸她圆滚滚的大肚子,笑起来,“你自己不是想试试顺产的吗?还是得多走动走动,顺产的机会也更大。”

“哎,走动可以,至于顺产还是剖腹产,顺其自然吧。”

想通了也就那么回事儿,没有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搅和,那就听医生的吩咐。

她能想通,梁浅茵自是替她高兴,也不多说什么。

吃过早餐,都快晌午了,太阳高高挂着,四个人慢悠悠的出门,离家不远的地方,就有个广场,正适合散步游玩。

广场上落着不少白鸽,有游人在给鸽子喂食,小朋友们欢快的跑来跑去。

梁浅茵牵着云染的手慢慢走着,轻声笑道:“其实不看他们的金发碧眼,环境也和国内没有太大的区别,同样的绿树蓝天,和同样悠闲的人群。”

“环境看着没什么区别,但这边的治安可就糟糕多了,晚上都不敢独自出门。”

云染摇头,小声说道:“这边不禁枪,我们经常能在这里听见枪声,有时候都怕匪徒闯进家里,所以天黑以后,都是紧闭门扉,哪都不去。”

说着又叹息道:“要不是为了避开国内的那些争斗,我也不会选择在此落脚。”

整天提心吊胆的,日子也不好过。

“嗯,就治安这点来说,国内的确比许多国家都强多了。”

梁浅茵点点头,见有白鸽飞过来,顿时就笑道:“这些鸽子很乖巧的,咱们拍个合照?”

“好啊,我都没拍几张孕期照片,好遗憾的。”

云染兴致勃勃的点头,叫了徐景痕和厉远冥过来,“咱们合影纪念吧?”

广场边上就有专门拍照的,两个女人都兴致勃勃的,男人们自也是没意见,笑拥着各自的老婆,在阳光下留下最珍贵的纪念照片。

来回走了也有那么久,云染身子沉重,赶紧找了个地儿歇着。

徐景痕看她累出了汗,赶紧帮着递水扇风,贴心道:“饿不饿?我给你买吃的吧?”

“好像有点儿饿……”

云染嘿嘿讪笑了下,好像随着月份增大,她的食量也在成倍的增长,明明吃过早餐没多久,就转悠了这么会儿,胃里好像又空了。

“你现在一张嘴养着两条命,就是要少吃多餐,确保营养跟上才行。”

梁浅茵宽慰了句,笑道:“阿衡,你和徐景痕去买东西吧,我就和小染在这里等你们。”

“行,那你俩休息着,我们去去就来。”

厉远冥点头,青天白日的,广场上还有那么多人,不用担心安全问题。

他俩急匆匆的走了,梁浅茵和云染也就坐在那里,一边喂着鸽子,一边闲聊着。

而在离她俩不远处的花丛角落里,姚娇盯着两人,恨的牙都快碎了。

她明明把那么大一盒蟑螂放在了云染门前,也远远的看着云染拿了盒了进屋的,怎么她现在的气色还是那么好,根本没受到影响?

难道说,云染的胆子忒大,根本就不怕那些恶心的玩意儿?

看来下次还得换更恐怖的东西才行啊?

心里恼恨的紧,也就躲在暗处,像是条阴冷的蛇,紧紧的盯着两人。

梁浅茵和云染聊着天,只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不怀好意的盯着自己,疑惑的侧头,却只见着欢快的孩子,悠闲的人群,和那些自由飞翔的白鸽。

皱了下眉,想想又哂笑起来,这是在国外,人生地不熟的,哪会有什么阴谋?

刚想收回眼神,和云染说说自己的感觉,却忽见不远处有个小女孩蹲在地上哭泣,而她周围并没有家人陪同,也不知道是不是走丢了。

看她的年纪和梁小月相差不少,梁浅茵顿时起了恻隐之心,上前问她:“小朋友,你怎么自己在这里哭?你妈咪呢?”

“我找不到妈咪了……”

小姑娘哭着摇头,仰起头,眼泪汪汪的看她,“阿姨,我想要妈咪……”